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國制裁七大終極武器 攬炒的終極之路

2020/5/28 — 5:13

隨着美國總統特朗普喊話,表明本星期內會採取反制措施應對中國在香港推行國安法的威脅,美中新冷戰一觸即發。然而,即使美國在今星期採取制裁行動,我們也不應天真地以為這場大國博弈便能就此結束。事實上,參考貿易戰美中互相交鋒也超過數回合,今次就着香港議題美中的博弈也不可能在短期內就能輕鬆解決。想必大家也會在互相試招,那麼究竟美國所謂的制裁其實具體內涵和實際板斧到底有什麼?

其實美國擁有的制裁武器不少均是核彈級選項,如非必要美方不可能輕易動用,尤其美國商會在香港擁有一定程度的利益。但事到如今,自由主義下的商貿利益是否真的能確保美中關係不會再惡化走向更極端的一步?如果貿易真的「大哂」,第一次世界大戰其實也不會爆發,德國跟全歐洲應該還是良好的貿易夥伴。

所以踏入2020年,與其選擇「積極理性」但繼續錯判,倒不如一起沙盤推演時勢還可以怎樣壞落去。 這裏我不妨拋磚引玉,向大家講解美國有可能動用到的制裁七大武器,如果這些武器都用上場,中國還可以怎樣回應我們就屏息以待。

廣告

1. 制裁港共或港澳辦官員

美方可制裁港共或港澳辦官員。美港關係法同人權民主法授權美國總統,對打壓香港高度自治的人士作出制裁。措施包括:凍結在美資產,户口及取消現有簽證和禁止其再申請簽證。 過往美國制裁新彊顯示美方並不會放過地方政府架構官員。從新彊大規模侵犯人權的案例中,制裁措施包括黨委書記陳全國及當地公安部。可以預視美方將同一樣制裁香港官員。同一時間,美國參議員 Chris Van Hollen 和 Senator Pat Toomey為了聲援香港人已經提出一項兩黨法案,以制裁執行港區國安法的中國共產黨官員和實體(entities),而法案亦將處罰與實體有業務往來的銀行,一旦法案通過美國絕對有權制裁港澳辦的夏寶龍和駱惠寧,並且制裁一些與他們有聯繫的銀行,務必封鎖他們的海外資產。

廣告

2.制裁中資

在1977年生效的《國際緊急狀態經濟權力法》賦予美國總統廣泛權力,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後,便可以限制美國企業甚至整個經濟產業的國際商業活動,以應對外國的異常情況或特殊威脅,但這裏所指的「緊急狀態」並非真的很嚴重的那種戰爭狀態。事實上,總統特朗普在今年五月初才利用這條法例的權力簽署行政命令限制美國電訊企業採購中國製造設備(例如華為)一年。

因此美國政府絕對可以運用這項權力去針對不讓美國企業跟中國企業合作,從而打擊中國本地經濟。

即使不動用這法例,過往美國亦為打擊協助在新彊侵犯人權的公司,使用國會通過的法例制裁為解放軍提供武器和監控系統的公司,亦禁止向列入實體清單的企業出口敏感科技。

加上,美國商貿部以往也試過制裁伊朗,對其銀行作出巨額罰款,同時禁止美國企業與伊朗銀行交易,變相阻止它在美國營運。 可以預見中資企業,支援中國社會信用評分系統的企業亦被制裁。尤其《香港人權民主法案》列明了美方可制裁支援中國社會信用評分系統的企業 ,例如 Sharp Eyes, Skynet, Integrated Joint Operations Platform 以及其他可作大規模人群監控及行為預測管理的系統 (other systems of mass surveillance and predictive policing),所以美國借住這次事件借力打力限制眾多中資絕非不可能。

3. 停止向香港出口敏感科技 不承認香港船隻飛機認證

美港關係法表明香港的特殊地位將不會限制美國對港出口敏感科技。若美國認為香港的高度自治受到威脅,可停止向香港出口高科技產品。於是中共將無法再以香港作白手套偷取敏感科技。

同一時間,美港關係法列明美國在主權移交後將承認在港註冊船隻及飛機。不少中資在港註冊貨船作掩飾,美國可禁止這些貨船在美國靠岸。實際影響可迫使其改變航道,增加營運及香港和中國企業對美貿易成本,破壞整個生產鏈。

再者,美國及歐洲對中國實施的軍事相關設備出口管制並不適用於香港,所以過去中國經常被發現在香港設立眾多公司,在利用香港名義的船隻去入口那些受管制設備,再轉運至中國,所以限制香港的飛機船隻亦可達致對中國施壓的目標。

4.取消香港世貿成員待遇

1992年制定的《香港政策法》列明美方基於香港擁有在關稅暨貿易總協定(世界貿易組織前身)的成員身份而不會對香港製造的出口產品有歧視待遇。1995年世界貿易組織正式成立,香港作為創始成員比中國更早「入世」,一直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世貿組織規定成員需要在對外貿易關係和參與世貿事務上享有「完全的自治權」,但中國不斷利用香港買賣軍民兩用敏感科技,以及爲中國公司逃稅,令香港被視為缺乏自治權;大灣區規劃亦令香港經濟自主失陷。隨着香港自治淪喪,美國對香港與中國一視同仁,美方或會動用影響力,呼籲盟友動議將香港踢出世貿,杜絕中國作為一個國家在世界貿易組織可以擁有三票(中國、香港、澳門)的荒謬現象。一旦香港不是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很多雙邊的自由貿易協定便要重新簽署,但外國政府又不一定以最優惠的形式看待香港,香港貨品進口其他地方的關稅必然會提高,香港競爭力大為下降。屆時,香港的貿易和金融服務必定受到很大的衝擊。

5. 停止兩地交流
《香港政策法》支持加強美港交流,促進兩地文化、科學、教育和學術互動。隨着香港自治地位不保,美國不再視香港爲有別於中國的地區,或會收緊港美學術交流活動,限制交換生名額或研討會,把香港從國際學術、文化圈仲排擠出去,令香港學術機構排名和國際競爭力大跌,甚至將香港踢出美國 Fulbright Academic Exchange Program,削弱香港國際地位和文化紐帶。

6. 降低香港護照待遇級別

美國制裁或會令香港特區護照得不到國際認可。在美中關係惡化之際,美國大可收緊港人赴美簽證要求,甚至鼓勵其他盟友國家取消對香港的免簽資格,令廣受多國認可、168個國家免簽的香港護照,變成與只得45個國家免簽的中國護照同等地位。香港人將不能如以往般,自由暢遊世界各地。

7. SWIFT 制裁 實施外匯管制

美國可利用 System SWIFT 對香港金融市場實施制裁。SWIFT 系統為各國依賴的一個結算系統。假如某些金融機構不合作,即不願意交出制約對象客戶的資料及凍結其戶口,便有機會禁止該金融機構連接SWIFT進行以美元為主的結算,直至彼等願意合作。未能以美元結算,等於宣告該機構倒閉陣亡,不能再做「白手套」。有論指,中國會嘗試把區塊鏈技術加入到 CIPS(China International Payment System),以減低制裁的衝擊。區塊鏈技術作為結算工具是否成熟存疑,但中共可能面臨新彊和香港事務的雙重制裁,只能邊試邊用。

美國曾對為北韓和伊朗提供服務的銀行進行「斬首」,例如澳門的誠興銀行就曾遭制裁。

更甚的是假如港元由聯繫匯率轉為掛鈎人民幣,基於人民幣仍未是自由兌換的貨幣,更會因人民幣積弱而拖累港幣價值下跌。為控制外匯進出內地,人民幣匯率由中國人民銀行操控,這點不會改變。因此,港幣亦會隨中國經濟波動大上大落,香港並不宜再作交易中心。

由於中國一向管制外匯進出,外資投資中國,必須先將手上外匯結存於境內銀行體系,並由此兑换為人民幣作為造生意的資本。近年中國政府為遏止外匯流失,外匯易進難出,這在外資撤資時未能換回外匯的情況屢見不鮮。

近年中國外匯儲備捉襟見肘,中國四大銀行和地產商普遍在海外發行大量以美元計價的企業債。這些企業債很快面臨償債期,恐怕中國地產商手持的外匯不足以埋單,最後觸發連環破產的風險。如果美國在香港實施外匯管制不容許這些國企在香港自由匯出美元,那麼他們的日常運作甚至長久以來累積的經濟問題例如壞帳等便會爆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