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國東岸六場大學演講結束ㅤ深化民間外交ㅤ講述香港故事

2019/11/28 — 20:52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在 26 日晚上終於完成了美國東岸六間大學的演講,尾場是在常春藤聯盟的賓夕法尼亞大學,同是坐滿了觀眾,當中當然不乏來自中國留學生「撐場」。

過去幾場演講都會見到中國留學生動員充撐場面,輕則有組織地搶問問題、集體去信學校抗議我的演講,重則在場外舉辦示威、場內高聲呼叫。至少在紐約大學以及今次賓大的演講,該校的中國學生組織便寫信予主辦方以及學校,嚴辭要求他們拒絕我的演講,一眾中國舊生會亦參與了聯署。本身這些活動都是由個別的學生組織或人權中心舉辦,面對這些「抗議」,便榮升至大學管理層直接參與的級別,保安亦提升了幾個檔次。幸好這些學校都堅守學術自由的傳統,面對赤裸裸以利益的威脅,仍然願意開放學術平台供各方討論,實在難得。

但這亦折射了一些美國高校面對的問題:中國的財大氣粗,在官媒和共產黨煽動以金權利益收賣學術自由及價值,這些接收相當多中國富商捐獻、學生學費院校能夠堅持下去嗎?在不久之前,紐約哥倫比亞大學便因為同樣有中國學生的抗議便取消了一個中國維權人士的講座。在牆外自由訊息流通的世界,中國的人權問題眾所周知,新彊囚困逾百萬維吾爾族也是公開秘密,但一些即使在海外生活仍孜孜不倦地信服牆內新聞資訊的學生,卻是以他們自認「最公正」的官媒黨媒訊息反駁,質疑種種外界對中國人權問題的指控。這幾次的座談,最容易面對的問題便是將香港抗爭以「種族歧視」的角度連繫 — 香港「暴民」專打中國人,專砸中國鋪,不是「種族主義」嗎?更有講者將在港中國人的遭遇與二戰期間猶太人相比,而這種完全忽視背後權力運作的言論便被即時打臉,但在官媒的渲染下,他們找到了一個貌似與「普世價值」接軌、反對香港示威的說法,並不斷試圖以反對美國霸權、反對暴力的論述鞏固。

廣告

當然,要解釋也非難事 — 一直以來,香港人都是反對中國的政權(regime),而非人民。這次抗爭亦非中國人與香港人之間的對立,而是爭取民主的反抗者以及專制政權的對㽮。然而,在背後潛藏的維穩意識形態下,面對這種有強烈政治動機的反向宣傳,也是難以在場解釋清楚。中共完全掌握了輿論機器,有利於維穩抹黑的假消息亦藉此深入牆內民心。其中一個典型的例子,正是中共經常以假消息慫恿網民攻擊我的資歷。中國網民經常翻牆來說我入讀耶魯是消費了整場運動,「別人坐牢、我去耶魯」,透過「煽動暴亂」獲取美國利益。但我早已在三月收到入學邀請並公佈在社交媒體中 — 我如何消費一場六月發生的運動,去換取三月所得的入學邀請?一大堆牆內網民如獲至寶,全數媒體從沒與疑官方說法,跟隨著一個邏輯完全錯亂的指控起舞,實在令人扼腕長嘆。

值得慶幸的是,仍然有不少中國留學生在講座內專心聆聽,並提出超脫了中共統戰框架的想法及提問,更能站在普世價值的一端評論香港的抗爭。有不少中國留學生在講座後發訊給我,鼓勵之餘,亦表達了自己對香港抗爭的同情,甚至支持。更有本身在「動員」群組內的學生,將這些陸生組織示威抗議的過程、證據、組織詳情轉發給我,清晰的分工、具名的「總指揮」、在不准拍攝的演講場地偷拍、各種各樣的大頭照片,應有盡有。我很感謝他們在種種同儕壓力、校園監視下仍然抱有開放的頭腦以及眼界,真正的為中國人民著想。在這個國度中,我同樣希望他們能夠早日得到民主自由,人民從專制下的苦難解脫,而非單純祟拜權力,以「愛國」之名行「護黨」之實。

廣告

整整六場的巡迴演講,在四間常春藤大學都有香港學生接待和支持,讓我感到非常溫暖,讓我再次感謝每位協助籌辦的朋友。國際戰線除了大家非常關注的法案以外,亦有很多民間共同建構、交流的成份,我希望在美國的這一年能盡我的職責,以前議員、政治受難者的身份將香港的故事傳揚開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