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國與香港反警暴抗爭的差異與共鳴

2020/6/4 — 22:38

圖片來源:Stephanie Keith/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Stephanie Keith/Getty Images

美國因為明尼蘇達州雙子城發生白人警察拘捕涉嫌使用假鈔黑人時,被指使用過分暴力導致疑犯死亡,引發美國全國各地發生大規模示威,多個地方的示威發展成燒警局、燒警車、搶掠商店的暴力。示威更蔓延到首都華盛頓特區和白宮外。

中國官方媒體每次看到美國有甚麼天災人禍社會動盪,總是幸災樂禍,好像誇大渲染美國的問題,中國的問題便會消失似的。

這次美國的動盪,剛好遇上中共要強行為香港訂立《國安法》鎮壓香港,迫使美國作出強力反應,威脅制裁中國。中國官媒、戰狼官員和網上小粉紅,好像忽然撿到槍,說引起香港抗爭的警暴,美國也有。又說特朗普譴責美國暴力示威者,與美國支持香港抗爭者,是雙重標準。

廣告

這種將美國狀況簡單化和扭曲,將之與香港比較,經常發生。例如每次香港出現真普選的訴求時,中共及其奴才總會指鹿為馬,硬說美國總統由州的選舉人選出,不是普選產生,故意不提州的選舉人都是根據本州選民的投票結果投票,欺騙無知阿 Q 稱香港的鳥籠式特首選舉其實與美國一樣民主。

現在這些五毛粉紅戰狼,又拿美國警暴、美國暴力抗爭,與美國總統譴責暴力抗爭,與香港警暴、香港抗爭、中共鎮壓香港作類比。這種邏輯混亂的比較,當然經不起嚴謹思辨考驗。

廣告

美國一直有警暴問題,這又與美國社會的種族主義關聯,這個誰也不能否認。美警在執行職務時導致疑犯或無關人士死亡,死亡的絕大多數都是非裔,而導致他人死亡的警察,又很少像這次明尼蘇達警察一樣會被起訴,多年來一直引起反警暴抗爭。

為美警辯護的一個論點,是美國有持槍自由,警察執行任務時,經常面對被對方槍殺的風險。數據顯示,在過去十年,幾乎每年都有超過 100 名警務人員在執行任務時死亡,當中有一半或以上是被射殺。警員憂慮辦案時被殺,當然不能合理化警察濫殺無辜。怎樣找到保護警員生命和限制警暴間的平衡,在美國是一個爆炸性難題。但肯定的是,美國警員拘捕罪犯時恆常要考慮被射殺的風險,與港警以無節制暴力對付和平示威者,根本不可比較。

現在全美示威衍生出來的暴力,很多是針對大型百貨公司和商舖的趁機搶掠。這種搶掠行為,在香港的抗爭,從未發生。就算是破壞親建制商舖的示威者,媒體都驚訝店鋪竟然沒有一粒糖果被搶。

說特朗普總統譴責美國暴力示威者而支持香港抗爭是雙重標準,更為荒謬。在極權社會活慣的奴才,當然無法分辨民主國家的領袖與其他政治人物與社會,認為總統便等如全國。但事實上,現在美國很多學者、媒體和政治領袖,在譴責示威抗爭時,都十分克制,並強調問題根源是種族主義與警暴。在這一點上,美國主流社會支持香港和美國的反警暴示威者,十分一致。

美國處理社會動盪,主要是地方政府的責任。現在華府除了特朗普口沒遮攔地譴責和威脅趁機搶掠破壞者外,並無像北京一樣以示威出現暴力為藉口,大舉拘捕議員、學者和傳媒老闆,強迫企業開除支持反警暴的僱員等,更沒有要求調整學校課程教小孩盲撐政府。

美媒與民眾,不少都同情反警暴示威者。美國反警暴抗爭,令更多人更理解香港市民為何要反警暴爭民主,可說是「We Connect」。美國示威者的口號「沒有公義,便沒有和平」(No Justice, No Peace),相信也喊出了很多香港人的心聲。中共將香港與美國的抗爭相提並論,以為可以挑撥美國與香港,只是可憐阿 Q 的枉作小人。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