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國「大敵」當前,俄羅斯和中國卻只是結伴不結盟?

2020/7/20 — 11:48

【文:王家豪    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    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新冠肺炎疫情令原本處於休戰狀態的美中貿易戰變本加厲,並延燒到金融、科技和地緣政治的方方面面。當後者受到前者指責時,俄羅斯往往以中國的堅定支持者姿態出現。例如2020年5月在北京舉行的全國人大記者會上,中國外長王毅聲稱:「疫情發生以來,習近平主席同普京總統多次通話,在主要大國中保持了高水平的戰略溝通……雙邊貿易逆勢增長,中方自俄進口增速在中國主要貿易伙伴中排名第一。面對個別國家的無理攻擊與抹黑,雙方相互支持,彼此仗義執言,成為政治病毒攻不破的堡壘,體現了中俄高水平的戰略協作」。中俄即將結盟之說又再甚囂塵上。

早年有分析質疑俄中合作只是「權謀之合」(Axis of convenience),充滿機會主義色彩。然而觀乎近年俄中的合作,尤其在地緣政治協作、軍事互動和能源互利的深度和闊度,都反映兩國關係進入新階段,上述說法似乎過於簡化。不過,雙方又為何無意結成軍事同盟?進一步合作的瓶頸在哪裏?

廣告

豈止於「權謀之合」

俄羅斯與中國同意將歐亞經濟聯盟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對接合作,共同推動歐亞融合。普京倡議建立歐亞盟,旨在鞏固俄羅斯在前蘇聯地區的影響力,防止西方世界向東擴張勢力;習近平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標誌中國「西進」,將利益拓展至中亞和歐洲國家,打破美國的圍堵政策。

廣告

儘管兩者都旨在回應西方的挑戰,搞不好卻有可能觸發地緣政治衝突,因為俄羅斯一直視中亞為其勢力範圍。普京與習近平嘗試將二者的個人政治雄圖結合,避免互相競爭,也許能減輕地緣政治風險。與此同時,北極蘊藏豐富天然資源,俄羅斯於視之為長遠經濟發展目標,積極加強區內軍事部署以保障重大戰略利益;俄方邀請中國參與北海航道和北極開發,共建「冰上絲綢之路」,也標誌兩國戰略合作提升至更高水平。

另一方面,俄羅斯與中國展開航天和軍事技術合作,以協助後者軍事現代化。2019年普京曾經透露俄方正幫助中國建立導彈預警系統,而目前只有俄國與美國擁有這種技術。中國的防禦系統發展仍未成熟,依賴進口俄製反導系統,面對美國的核威脅時顯得力有不逮,處於戰略劣勢。導彈預警系統是中國核威懾力量的關鍵,由遠程警戒雷達和衛星組成,能防禦美軍的洲際彈道導彈攻擊,提升中方的攔截和反導能力。中國長年奉行「核模糊」政策,但在預警系統興建過程中,俄方能藉此窺探其防禦系統的水平。這正反映兩國具備充分戰略互信、不再視對方為軍事威脅?近年兩軍互動頻繁,加強作業互通能力,邁向軍事夥伴關係。舉例說,俄軍與解放軍曾共同參與「東方-2018」和「中央-2019」反恐演習,地中海、南海、東海海上軍演和亞太空中巡邏。

近年俄羅斯制定新能源戰略,推動出口多樣化,積極開展亞洲市場,特別跟中國企業合作。2013年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與中國石油、中國石化簽署多項協議,包括對華石油出口增至每年1500萬噸、獲得中方貸款200億美元、擴建「東西伯利亞-太平洋石油管道」、成立合資企業開發東西伯利亞、在天津共建煉油廠等等。然而,俄中兩國能源關係難言平等,因為中國的石油進口來源多元化,自然有較多談判籌碼與俄方討價還價。在中國原油進口來源地中,石油輸出國家組織成員國佔比55%,而俄羅斯只佔總額的15%。俄羅斯天然氣公司(Gazprom)與中石油於2014年簽署為期30年的協議,透過「西伯利亞力量天然氣管道」向中國每年供氣380億立方米,這合作項目談判拉鋸多年,皆因其投資回報率存疑,最終需要兩國政府施壓方能促成協議。天然氣合約條款對中方有利,顯示俄方作出較大讓步。除了國際局勢使然外,俄羅斯矢志向東發展,力圖開拓歐洲以外的市場,而中國對環境污染愈見關注,尋求較潔淨能源,都驅使兩國在天然氣合作尋求突破。

軟制衡:重塑權力平衡

現實主義的權力平衡理論相信,當大國之間出現權力失衡,弱國將增強自己實力,或與他國結盟,藉以制衡強國和保障國家生存,恢復權力平衡之局。冷戰後美國成為唯一超級大國,主宰國際秩序,新現實主義者認為隨着美國的霸權行為對他國構成嚴峻威脅,但跟崛起國的相對實力呈現差距收窄,就勢必招致制衡行為。以俄羅斯和中國經濟為例,過去20年期間兩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分別增長近6倍和11倍,而美國只增加了1倍。經濟增長帶動軍事力量發展,俄中正是藉此推進軍事改革。

與此同時,美國與俄羅斯和中國的磨擦持續發酵,造成前蘇聯、東亞局勢動盪,對兩國構成安全威脅。美國帶領北約向東歐擴張,批准格魯吉亞和烏克蘭加入北約,觸發2008年俄格戰爭;奧馬巴政府推出「亞太再平衡」戰略,旨在遏制中國的戰略發展空間。美國在全球推廣自由民主,與威權管治形成意識形態之爭,衝擊俄羅斯和中國的政權安全。莫斯科批評美國在前蘇聯國家推動「顏色革命」;北京則抨擊美國干預內政,介入香港和台灣局勢。

隨着美國霸權對俄中兩國威脅漸增,國力卻又有此消彼長之態,俄羅斯與中國的合作愈趨頻繁,這是全球權力結構轉變的產物,兩國冀能產生協同效應,抗衡美國霸權的單極世界秩序。然而跟現實主義的預測不同,俄中始終無意締結軍事同盟,雙方合作更貼近「軟制衡」,透過非軍事手段、組成非正式聯盟,以約束美國的霸權行為。以最近的疫情為例,牛津大學互聯網研究院院長Philip Howard的研究透露,來自國家支持的機構散佈關於新冠病毒的不實信息中,多達92%來自俄羅斯和中國;他們也在傳播一種敘事,即民主國家正在走向失敗,缺乏抗疫的能力和意志;一位加拿大政府的前任安全分析員直接形容這種信息對抗為「觀念和意識形態的戰爭」。

俄中同床異夢?

北京聲稱跟俄羅斯發展「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將兩國關係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然而,俄中關係時有出現分歧矛盾、忽冷忽熱,令人摸不著頭腦。例如俄羅斯聲聲支持中國抗擊新型冠狀病毒,但同時率先對華全面封關;俄羅斯向中國出售S-400防空導彈和蘇-35戰機等先進武器,卻又將同等級別武器售予中國的宿敵印度;俄中海軍在南海舉行聯合軍演,但俄羅斯在南海問題爭議上往往保持「中立」,甚至幫助越南石油公司在爭議區域鑽探石油。

兩國無意結盟,皆因雙方各自有內部問題要處理。新古典現實主義補充,除了結構性因素之外,國內政治因素如政治體制、決策者認知、戰略文化等等,同樣影響國家行為。俄羅斯學者指出,俄中發展模式的差異、負面的歷史記憶和戰略利益迥異,都成為兩國結盟的重要障礙。

在全球經濟分工下,俄羅斯依賴能源經濟,處於全球產業鏈的下游,但中國無意大力協助俄國推展工業化,造成兩國貿易嚴重失衡。中國民族主義情緒高漲,對於跟俄羅斯簽訂過「不平等條約」耿耿於懷,認定俄國佔盡中方便宜,掠奪中國東北領土。北京對俄羅斯入侵格魯吉亞和吞併克里米亞保持緘默,皆因「絲綢之路經濟帶」要向東歐伸展,免得觸怒沿線國家;即或如此,在南海爭端上俄羅斯同樣表現騎牆,避免得失任何一方,影響其「向東轉」戰略。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代理所長Aleksey Maslov認為,中國的「一帶一路」跟俄羅斯正在醞釀自己的「大歐亞」全球策略有重疊(尤其在中亞地區),始終是雙方進一步結盟的阻礙。

其實,俄中兩國結伴不結盟,正為保留外交靈活性,更符合自身的國家利益。俄中在諸事的立場未盡一致,唯兩國鮮有公開批評對方,而且盡量緩和對方憂慮。即使俄羅斯與中國沒有正式結盟,但兩國軍事合作已然高度制度化,甚或稱得上為「實質」(de facto)盟友。以往莫斯科不抗拒與中國結盟,只是北京憂慮這會影響對美關係。如今中美關係裂痕處處,將會如何影響俄中軍事同盟的可能性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