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帝放毒」宣傳戰再現?

2020/3/14 — 15:37

新任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趙立堅不脫 KOL 本色,在推特語出驚人,斷言美國「被抓了個現行」,「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變相為網上有人暗指,是美國趁去年武漢軍運會之機往中國「播毒」之說,提供了「官方佐證」。到底這只是一種不顧體面只求 soundbite 的「戰狼式外交」,還是會進一步發展成轉移國內外視線、將冠狀病毒疫情定性為「華盛頓肺炎」的宣傳戰策略?我們可以借鏡一下一件發生在接近七十年前的歷史懸案。

「新中國」成立一周年,就派遣志願軍「雄糾糾,氣昂昂,跨過鴨綠江」,與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在朝鮮半島作戰。中國官方的戰史至今仍然斷言,美軍在北韓以至中國東北境內發動細菌生化戰,派出軍機向中、朝地區投下帶病的蟲鼠,造成數以百計的軍民病死。多名國外的科學家及律師先後前往涉事地區考察,他們發表的報告佐證了北京和平壤政權的指控;中國更在歐洲多國舉辦「反細菌戰展覽會」,並且在《人民日報》連篇累牘地刊登美軍戰俘承認投毒的供述。

美國堅決否認曾經動用細菌武器,並向聯合國大會提案,要求將有關指控交付國際中立調查。聯大在 1953 年 4 月通過第 706 號決議,由巴西、埃及、巴基斯坦、瑞典及烏拉圭五國組織調查團;但調查團提出進入中、朝境內設施調查時,則被對方拒絕。

廣告

隨著牽涉戰爭的多國檔案解密,有關美軍曾否在中朝使用細菌武器的公案,在九十年代再起爭議。加拿大學者 Stephen Endicott 及 Edward Hagerman 聯合撰寫的 The United States and Biological Warfare: Secrets from the Early Cold War and Korea 在 1998 年出版,書中引述美國軍政界的五十年代檔案內容,並提出它們和中、朝的歷史紀錄相對照,足以支持對美軍的指控;日本《產經新聞》記者內藤靖夫則在同年年初報道,他在解封的前蘇聯檔案中,發現了十二份檔案抄本,內容大致是蘇聯黨中央發現了中、朝官員偽造有關細菌戰的「證據」,並為此而懲處涉事的蘇聯官員。[1]

但若數芸芸著述中最「爆炸性」的,應是發表在 2013 年第 11 期《炎黃春秋》的〈1952 年的細菌戰是一場虛驚〉,[2] 作者吳之理正是時任志願軍衛生部部長。據吳所述,當 1952 年國內官媒已經大肆報道美軍的「罪行」時,志願軍衛生部其時所掌握的證據,「尚不能證實美軍進行細菌戰」,而且前方單位有關病死的呈報,屬於「道聽途說」。吳更指出一些中、朝軍方提供偽證的細節,包括吳自己曾安排下屬從瀋陽帶回一些鼠疫桿菌菌種,以替換在部隊實驗室內「丟了」的菌種;有北韓士兵對外國科學家隱瞞關鍵事實,例如將發現帶菌跳蚤地點從室內說成露天,掩飾蚤子可能來自家居環境的可能性;吳又曾對下屬說,如果仍不能證明指控,就將鼠疫菌注射給吳,好等他自己死後「證明」「衛生部長染上美軍投撒的鼠疫,不怕不是鐵證」。

廣告

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雙方輿論都認為對方的著述充滿漏洞。美國科學作家 Ed Regis 在《紐約時報》撰寫書評,批評 Endicott 和 Hagerman 迴避了中、朝方捏造證據的可能性,更指如果兩人的著作就是對美方指控的最佳佐證,那麽指控根本就不攻自破。[3] 中國方面當然亦對新材料火力全開,包括從蘇聯權鬥背景以至文本來歷等角度,指斥「前蘇聯 12 檔案」的可靠性;[4] 對於吳之理的文章,官方輿論更斥之曰「胡說八道的奇文」,對被指牽涉偽證的志願軍副司令員洪學智將軍造成「黨性的褻瀆,人格的侮辱,聲譽的損害」,也違反了歷年來中外考究得出的種種證據。[5]

頗有趣的是,上述兩位加拿大學者 Endicott 和 Hagerman,一直相當留意史學界對細菌戰事件的論爭,而且積極投入筆戰。在他們回應美國生化戰研究學者 Milton Leitenberg 的文章中,兩人堅持美方檔案顯示美國在五十年代有系統地隱瞞(plausible denial)生化武器的存在。兩人甚至質疑,美方支持者經常提出,如果發動細菌戰確有其事,何以事過境遷後的今天,仍沒有參與其事者出來承認;他們則反指,同樣道理,數十年來在中國方面亦沒有人指出細菌戰是子虛烏有。[6]

當吳之理的文章面世後,Endicott 和 Hagerman 的進一步回應中亦不至於對吳文的「造手腳」指控視而不見,更指該文證實了「前蘇聯 12 檔案」當中兩宗事件,但仍不足以令這樁歷史爭議定案。他們對吳文的整體評價是,吳認為當時沒有由生化戰引發的疫症大爆發,是正確的;但吳認為這只是一場虛驚,是錯誤的。他們更認為,如果他能獲知美國檔案中有關細菌戰的內容,他會用更科學和實在的方式,去理解自己的觀察所得。[7]

基層工人誠然沒有本事,參與到學術巨擘的史學官司當中。無論韓戰細菌戰是否真有其事,我們仍可以從六十多年前中國啟動的宣傳戰,觀察到中共贏取輿論高地的手法。除了上文提及的在官方媒體刊登美方的「認罪」證詞、招請外國專家提供權威研究成果,以及在外國組織「展覽會」,更不能缺少領導人在國內外的煽情演說,例如毛澤東在 1953 年 9 月對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的講話:「我們方面發生的問題,最初是能不能打,後來是能不能守,再後來是能不能保證給養,最後是能不能打破細菌戰。這四個問題一個接著一個,都解決了。我們的軍隊是越戰越強。」還有周恩來在 1953 年 12 月譴責聯合國的聲明:「……是美國軍隊在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領土上和中國東北境內進行了滅絕人性的細菌戰。」[8]

到了廿一世紀的今天,如果中國真的志在扭轉不利的國際形象,將自己塑造成生化攻擊的受害者,那麼新一輪的宣傳戰,正好驗證中國在備受疫情及其他國內外因素的衝擊後,還餘下多少影響世界輿論的「銳實力」。也許在今天,會有更多各國學者、網軍等,願意投身到新的訴苦指控大軍之中,「善用」經官方宣傳機器「認證」的「事實」,掀起「聲討問責」的巨浪。

另一值得關注的,就是北京會否無所不用其極,出動法律武器壓制不符合主旋律的聲音。正如對於韓戰史實爭議的討論,都在寥寥數輪交鋒後,像其他攸關抗日及內戰歷史的爭論一樣,被官方以「貶損烈士聲譽」為名打壓;一旦中國確定要將疫情的責任轉嫁他方,大可以利用民間歌頌抗疫英雄的氛圍,先標舉一個又一個「抗疫烈士」,繼而援引《英雄烈士保護法》等法令,禁制任何「否定英雄烈士事蹟」或者「侮辱英雄烈士」的行為,藉此劃下紅線,阻止任何挑戰官方宣傳主旋律的討論。

從未來官方有否更進一步「展示證據」的宣傳動作,就能看到「美軍為武漢帶來病毒」之說,到底只是網上喧嘩,還是會上升成為國家宣傳戰的主線。

 

[1] 齊德學:〈抗美援朝戰爭中的反細菌戰是中國方面的造假宣傳嗎?〉,《當代中國研究》2010 年 3 期,摘自「察網」。
[2] 基層工人出 post 時,連結 http://www.yhcqw.com/33/9308.html 已經移除,只能從《獨立評論》及《合傳媒》等其他媒體找到複帖。
[3] Ed Regis: “Wartime Lies?”, 27 June 1999.
[4] 齊德學,2010,同註 [1]。
[5] 〈堅持唯物史觀ㅤ歷史不容篡改 — 質疑《1952 年的細菌戰是一場虛驚》〉,丹東市抗美援朝紀念館,2015 年 6 月 18 日。
[6] Stephen Endicott and Edward Hagerman, “Comment on Milton Leitenberg’s article, ‘New Russian Evidence on the Korean War Biological Warfare Allegations: background and analysis’”.
[7] Stephen Endicott and Edward Hagerman, “False Alarm? ‘The Bacteriological War of 1952’: Comment on Director WuZhili’s Essay”, .
[8] 豫民:〈反細菌戰不是一場虛驚 — 質疑《1952 年的細菌戰是一場虛驚》〉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