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人與畫中少女

2020/2/19 — 16:08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偶爾想起,在去年十一月,某區連儂牆下的幾位銀髮族。

那夜翻風,一個七旬老婆婆擔著水桶,從家裡走來。幾公升水,壓在老弱的肩,這一程,是為了祭壇的白花。

一勺接一勺,又細看花瓶有否養蟲。如此打理,難怪花兒在那種寒冬,仍然沒倒下。

廣告

街坊說,婆婆是淋花組。隔幾日來換一次水,什麼都不會講。

整理後,她退後幾步,望著少男少女的畫像,良久,站在原地。

廣告

那夜特別冷。

一位姨姨細心向途人講解,畫中的男女,是離去的某君。

姨姨說著,講到眼淺。

原來,她的女兒讀中學,正是十幾年華。

姨姨對新聞背誦如流,卻講得含糊,半句抹一次眼淚。

「佢得十五歲咋。」

然後,哭的就不只她一個。

又有女生走來,蹲跪地上,用手擋著風。

蠟燭熄了,就點火。

伯伯也忍不住,將斷掉的 C 字,用光駁起來。

他們如此徒勞也想留住的,是地上的一個英文詞,Peace。

那個晚上,巴士站旁,很多陌生人擁抱了。什麼都講不出,原來拍拍膊頭,就很足夠。

牆上的他和她,是周梓樂和陳彥霖。

陳同學,在五個月前的今天,莫名地走了。

我們都記不起,在十五歲那年做過什麼。因為,活著是如此理所當然。

她在海上,少艾變成屍首,真相卻比海還深。

我們沒有忘記。

十五年華止步,髮及肩,已離開的妳。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