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聖誕前,我就回來

2019/12/4 — 14:25

立場新聞資料相

立場新聞資料相

今年的聖誕前夕,小朋友照例可以寫信到德國東北部布蘭登堡州的聖誕老人村。

從十二月十四號起,聖誕老人便會與二十多位助手一起,回答來信。世界各地的小孩,都可以共享這份快樂,親筆寫信給這位仁慈的老人,告訴他自己的心願。他會在平安夜前努力回信,務求各位抱著盼望的小孩都有個歡樂平安的節日,拿著這封遠渡而來的信函,在聖誕節晚上的派對,向家人和眾多的親友讀出。

今年的聖誕節前夕,這位相傳留著厚厚白鬍子的老人,或會收到以下的一封來自香港的信件:

廣告

親愛的聖誕老人:

你好,我是個來自東亞香港的小孩,這是我第一次寫信給你。我的英文不太好,這封信是我英文老師跟我一起寫的。

我今年十歲,正在讀小學。香港離你們德國很遠,但可能你在近月的新聞中也常聽到這個大都會吧。我很羨慕你可以在德國生活,那裏地方大,空氣好,海天一色; 相反,香港人多車多。我班上有好幾位同學,都是住在小小的「劏房」中,面積小得連你的鹿車也放不進。還要一家五口,做家課和吃飯,都得在同一張床上。

我比他們幸運,可以住在私人住宅。我的父母都有份穩定的工作,雖然收入不算高,但總算衣食無憂。我還有位今年十五歲,正在讀中學的哥哥。他很有美術天分,藝術科成績總是名列前茅。他常常告訴我,這個世上真的有聖誕老人,會在這個佳節前夕把禮物放進我床邊的襪子裏。每年,我都會有這樣的驚喜,臨睡前把襪子放在床頭,起床後,探頭一看,裏面多了一張手繪的聖誕卡,還有幾顆糖果。然後哥哥就會嘻嘻哈哈的走進來我的房間,說昨夜他看見老人的影子飄過。接著爸媽都走了進來,我們都笑作一團,然後我對哥哥說,這是你來的,對嗎? 然後他總是說,禮物是聖誕老人給他的。

我們快樂的家庭,一切都在六月起轉變了。哥哥忽然變得熱衷時事來,經常在家說要保護香港的民主和法治。爸媽都很擔心他,覺得他一定是受同學的影響,經常對他說,不要聽那些「黃絲廢青」的說話,好好讀書,將來讀家好的大學,就份好工作就是了。但哥哥卻很生氣的反駁: 「沒有法治和人權,有份好工作又有何意思?」。就這樣,爸媽和哥哥自此很少說話。有時哥哥周六日出門到很晚才回來,但都不敢多問他去了那裏。

直到兩星前的一個周末,爸媽早就外出探朋友。我還在睡覺,卻被進來的哥哥吵醒了。他滿頭大汗,臉都漲紅了,很匆忙的樣子。我問他一切還好嗎,他急忙問我有沒有看見他的黑色上衣,他需要兩套黑色衣服,有「手足」在等他。我不知道甚麼叫「手足」,只好立刻把自己的黑色衣服都借給他,很擔憂的問他,甚麼時候回來。他突然停下來,望著我的雙眼說,握著我的手說: 「沒甚麼事,你不用擔心我。我答應你,無論發生甚麼事,我都會在聖誕節前回來,從聖誕老人處帶禮物給你。你要聽爸媽的話,好嗎? 」

接著他一枝箭般飛奔離家了,那天晚上,他沒有回來。爸媽打他的手機沒人接聽,在沙發上一直等候他至早上六點,都沒有消息。爸媽在手機群組叫人轉發他失蹤的消息,有人叫他們不要報警,因為警察幫不了忙。

我整個星期都悶悶不樂,很擔心哥哥。英文老師看見我這樣,就問我發生何事。我一五一十的告訴她,她就說,不如你寫信給遠方的聖誕老人,問問他哥哥在他那裏嗎?

聖誕老人,你可否告訴我,哥哥在你那裏嗎? 

遠在德國的聖誕老人,收到來信,很想告訴這位香港小朋友,哥哥正在和我吃大餐,也告知我你是很乖巧的小孩,他很快會回來,送禮物給你。但是聖誕老人寫不下這些說話……

廣告

(故事純屬虛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