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聶德權,你有兩條舌頭,但是公務員只得命一條!

2020/6/9 — 19:59

聶德權 (右圖來源:RTHK facebook live截圖)

聶德權 (右圖來源:RTHK facebook live截圖)

聶德權,報載昨日(6 月 7 日)你在民建聯舉辦的圓桌會議表示:「香港公務員除了是『特區政府公務人員』外,亦是『國家公務人員』,思考問題要考慮兩個身分」云云。隨即引起兩個公務員組織代表的強烈回應,分別是新公務員工會主席顏武周和公務員工會聯合會總幹事梁籌庭,基本上他們異口同聲表示對於這種「雙重身分」的說法大惑不解,有違「一個兩制」原則之嫌,因為明顯與香港《公務員守則》所描述的公務員職責內容和要求有所矛盾。

聶德權,今日(6 月 8 日)你主動在電台再次發言解述,嘗試「降溫淡化」這番「兩個身分」言論,兜兜轉轉,顧左右言他,依然無法具體證立「身分」的合法雙重性,只能含糊其詞,「苦心提醒」香港公務員所謂要關注考慮,重覆所謂「不言而喻」的偽「道理」,不斷「解畫補鑊」,可惜到頭來還是愈描愈黑,露出尾巴來。筆者終於明白,原來聶德權你有兩條舌頭,可以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根本就是虛言假語,目的是騙人愚民,巧言令色的引導,甚至誘使公務員入甕。

聶德權,你身為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所盤算過對公務員的講話必須有分寸、條理分明,否則只不過是你個人投名狀的表態,拉扯公務員隊伍為你「墊底」,抬高你的立足位置,增進你的政治本錢,內容卻是廢話連篇。筆者以為,拆穿了其實你的潛台詞只是:香港公務員必須識時務的審度當前政治態勢,言行必須「政治正確」,與內地「國家幹部」看齊!聶德權你當然心裡有數,刻意迴避用上內地慣用的政治化「幹部」標籤,但是,言下之意就是要公務員盡責服侍特區政府的同時,必須對中央政府輸誠效忠。可是,公務員只有一條命,怎麼能夠聽信你的爛舌胡言,向兩個不同主子同時表忠賣命?!

廣告

聶德權,你當然曉得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和香港的《公務員守則》內容風馬牛不相及。前者一切以「政治掛帥」,把共產黨理論和信條奉為臬圭,行事為人必須以「政治正確」為唯一考慮,絕對服從忠誠;後者卻保持著香港公務員過去的傳統特色,正如《公務員守則》中「基本信念」這一節開宗明義指出:「公務員隊伍是一支常設、誠實、用人唯才、專業和政治中立的隊伍」。聶德權,你心知肚明,內地「國家公務人員」與「特區政府公務人員」的職能要求完全不同、實際角色矛盾、心理難以平衡,怎能彼此「看齊」呢?!除非聶德權你真的認為可以「改造」香港公務人員,變成為雙重性格的變態兩面人,以不同身分在不同時空出現,而又能夠心安理得!

聶德權,所謂「不言而喻」的通俗說法就是:「心照啦!」、「你懂的!」、「唔洗畫公仔畫出腸㗎!」,實際上只是由於提不出甚麼可令人信服的理據。筆者以為,聶德權你已投靠共產黨,或者你已被共產黨收買,又或者你已是共產黨員,算是「不言而喻」罷!理性一點說,香港 18 萬公務員一直深信《公務員守則》列舉的「基本信念」,指的是:「堅守法治;誠實可靠、廉潔守正;行事客觀、不偏不倚;政治中立;對所作決定和行動負責;盡忠職守、專業勤奮」。可是,在內地「政治正確」這一張鋪天蓋地的大網籠罩之下,筆者恐怕,也是所有香港公務員的憂慮,這些「基本信念」還怎能堅持守護呢?

廣告

聶德權,你我都清楚明白,《基本法》第九十九條訂明:「……公務員必須盡忠職守,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並且,將第六十條和第四十八條引申,也可進一步說明「公務員作為公務人員體系中的主要組成部分,具有政制上的角色,須竭盡所能,輔助在任的行政長官及政府」。不過,理論上和按照公務員入職時所簽署合約的「合約精神」,以及一直持守「政治中立」的立場,根本無必要,也並無可能靠攏傾斜與內地公務人員而「等量齊觀」!聶德權,你應該曉得,香港公務員一向以「專業知識」、「專業技術」和「專業守則」肩負起「專業責任」,撐起整個特區政府的如常運作,有其「專業特色」,過去殖民地統治後期如此,回歸後特區「一國兩制」治下理應如此。

聶德權,你撫心自問:如今你要以「政治正確」,甚至「政治任務」加諸在香港公務員身上,合理嗎?可行嗎?真的「不言而喻」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