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脫下口罩,我們都是政治難民

2020/2/3 — 0:13

口罩長期掛在臉上,每個人都得花時間適應,一個新生器官,明明跟身體互相排斥,卻逼於無奈暫時共存。

重新適應呼吸的節奏,一呼一吸忽地變得實在,每一口氣都證明依然活著。
由自己呼出來的味道,也必須由頭認識,儘管陌生而有點難受。
怎樣避免錯誤戴上,短暫除下來怎麼安置,何時正式替換,諸如此類,節約與安全之間的取捨,成了每天重複發生的掙扎。

身體尚可調整,更難接受是政權及決策者的辦事不力、弱智與漠視訴求,由始至終拒絕封關,任由城內的人以潔白之軀去迎接病毒輸入。

廣告

口罩成為臨時貨幣,長者向採訪的記者表示僅希望求得兩個口罩。兩個。第三個已經覺得奢侈、貪婪、不知分寸。

欠缺人道關懷的政策下,人們成為難民,簡單如最基本的保命工具,求而不得。
與此同時,城內印有 CSI 字眼、由懲教工業組製作的口罩,繼續不停生產,並繼續神秘地交到不明人士手上。

廣告

需要永遠記住上星期網傳政府為確保口罩供應穩定,決定向每位市民限量派發十個口罩 — 民政事務總署急不及待發聲明澄清,「絕無其事」,回應寒夜裡通宵苦候的人民,如此斬釘截鐵。
官員的哽咽都是虛偽的,所有共同抗疫的承諾都由外太空發出,那兒不著邊際地絕對安全。

此刻除了堅定支持醫護展開罷工行動,爭取全面封關,盼望天氣盡快回暖以外,唯有繼續封住口鼻,頻密洗手,蓋上廁板方好沖廁,避開人群聚集的地方。

有人建議額外多帶一兩個口罩在身,分予基層,老人或清潔工,把當下最重要的社會資源攤分,以無助者的無助為先 — 去年我們巳開始習慣自救,互救,公民團結,盡能力抵抗荒謬與不公,然後改變它。
而這次也不會例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