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決派為何支持全面復耕?

2020/6/15 — 21:52

村民默默地耕種

村民默默地耕種

吾友周顯日前在報章撰文,提到自決派政客如朱凱迪和香港眾志之流,都在政綱主張香港「全面復耕」或「以農立港」。在文中,他利用數據,得出香港人口除非減少一半,否則即使全面復耕,也難以自給自足的結論,因而認為支持自決派的智障者還真不少,同時覺得「民主」招牌真好用。

其實,周顯心裡亦都知道,在當今立場先行香港,所謂政黨的政綱,大部分選民根本不會看,他們通常是按候選人的所屬陣營投票。換言之,部分選民分分鐘不知道部分候選人支持所謂「全面復耕」,即使知道並覺得不可行,他們也會更看重對方的所屬陣營,再拿對方跟其他同一陣營的侯選人比較,而決定投票意向。

另一方面,所謂「全面復耕」的主張,是指復耕香港現已荒廢或閑置的土地,從而提升香港的蔬果或肉食自給率。大家若有詳看復耕派的文章,便知他們深知香港不可能做到完全自給自足,他們只是主張復耕增加蔬果主糧和肉類的自給率,減少香港對於進口糧食的依賴而已。是故,無法完全自給自足,不能證明復耕派主張是愚蠢或錯誤的。

廣告

當然,全面復耕的主張本身未必有錯,不代表這一主張背後的意識形態沒有問題,亦不代表這一主張若被落實,其客觀效果未必對全港市民有利。例如:復耕派所談的蔬果肉類自給率,為何只看香港一地?為何他們把內地進口的食物,跟外國進口劃上等號?這個所謂食物自給率的背後,究竟在傳遞着什麼的政治訊息?

又例如:香港一向奉行自由市場經濟,現時 4,400 公頃的農地中,閑置農地為何多達 3,665 公頃?主張復耕的人,他們大可從地主手中租借土地,為何他們又要熱衷於製造輿論?歸根究底,就是復耕作為一種經濟主張,根本沒有市場空間。講白一點,就是復耕有高的投資回報,地主們便不會任由農地閑置,又或者把地賣給地產商。

廣告

因此,所謂全面復耕,其實是一種保護主義主張,是要求政府對市場作出干預,例如:給予農產品補貼,或是要求政府訂立「農地農用」的政策,不准現有農地改變土地用途,政府則用以地換地的方式,贖回地產商所持有的 1,100 公頃閑置農地。

先不說政府有否地換地的條件,上述這類的復耕要求,其客觀效果便是農地不會變成商住用地,全港的商住用地面積亦不會增加,地價亦不會因此而下跌,甚至還會因為商住用地供不應求而上升。如此一來,所謂全面復耕的最終得益者,究竟又是誰呢?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說到這裡,便讓人想起經濟學上的「私酒商人與浸會教徒理論」。二十世紀的美國奉行禁酒政策,浸信教徒基於宗教理由支持禁酒,於是私酒商人便在背後支持浸信教徒,借他們的力量保住美國的禁酒政策,好讓私酒商人能繼續獲利。是故,復耕派是否跟浸信教徒一樣,真心相信自己的主張,這個不是重點。他們的背後有否收受過什麼匿名捐獻,可能才是值得玩味的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