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治與港獨之爭

2019/9/28 — 13:13

爭取自治是我在 2010-2011 年經歷九個月與各方同道討論之後的策略和共識,那些參與的同道,包括現在成為偽港獨的當年同道。這個安邦治國的大策略,寫在《香港城邦論(2011)》。

當年用自治的鬥爭策略,是要準確描述香港的實然主權,用普選來充實香港的實然主權及國民身份建立,用主權不定論(小主權)的方法,締結美國邦聯及英聯邦的邦聯,開拓香港的國際關係,之後靜待中國大陸出現主權懸空的狀態(政變或割據),憑籍原先建立的香港國際立法的承認(例如美國現時為香港而立的五套法案!),忽然宣布獨立而成功過渡到香港共和國。我這套自治策略,美方是心領神會的,現在加把勁、開行 turbo 去做。我夠膽預告,英國的新首相約翰遜在成功脫歐之後,就會轉回來與美國聯手,逼中國談《中英聯合聲明》,補簽協定,延長國際監察香港的年期(例如 50 年、99 年)。

這是在《香港城邦論》寫明白的,而中共至今並未批判城邦論,因為這樣的國際化的香港,對英美日本台灣韓國有利,對中共更加有利。至於香港獨立的時候,已經是中共瓦解的時候,中共的赤色資本家和權貴子弟也樂得有一個獨立的香港來保護身家性命。這是利己利人的香港政治,採取的是普魯士建國首相俾斯麥的條約政治(contractual politics),符合英聯邦國家的獨立之路(加拿大、澳洲、紐西蘭都是自治政體而不是共和國),符合儒家、基督教及佛教的價值觀,更有《道德經》的「和光同塵」與《莊子》的泥龜「曳尾於塗」的人生哲理。

廣告

現在香港處於生死關頭,很多從政者不看《香港城邦論》,而重複討論和各走極端,在爭論是否要高舉港獨、唱香港國歌,除了那些撈取名氣和選票和共產黨 / 外國深層國家的資助之外,這些人是在送香港去死。

香港已經沒時間給你辯論。我將基本法的高度自治,轉為自治,而美國方面全面跟隨,由總統、國務卿到參眾議院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都是以自治觀念(autonomy)操作。

廣告

美國現在依然是採取一個中國的外交方針的,美國會逐步強化中華民國台灣的主權操作,也逐漸用美國立法的方式監護香港走向普選自治,一旦香港民眾顯露分裂中國的普遍主張,美方就要從頭部署,而一個國際金融中心是無法經歷忽然宣布獨立而可以生還下來的。

泛民與偽港獨是極力抗拒普選和自治的,香港的傳統媒體也沒一個夠膽報導昨日獅子山掛上的反共標語內容,這些都是共產黨養的。當美國支持香港自治的時候,泛民就會忽然高唱港獨國歌,將自治的部署搞爛。

自治是香港建國的理想政治,也是謀生繁榮的現實政治。你不要以為你可以超越陳雲。陳雲在這裡是毫無利益的,甚至是損己利人的,我犧牲了生計、榮華富貴、也折損了壽命和健康。你不珍惜這個香港一百年也遇不到的建國機會,你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眾生。目前香港的惡報,就是香港人辜負陳雲在 2016 年立法會選舉的搶先用永續基本法來突擊得到自治而留下的爛攤子。

(按:請廣傳給所有關心香港前途的人知道,這是香港最後的機會了。錯過了,大家準備移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