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由與教育

2019/12/11 — 18:11

12.8 遊行

12.8 遊行

上世紀初英國殖民地政府創辦香港大學,目的是培育精英管理人才和專業人士,如醫生和工程師。早期大學高層考慮成立文學院,但被大多數人反對,理由之一是: 當時在印度叛亂的示威分子源自大學的文學院,因此,大學不應該建立文學院,尤其是哲學系。

為什麼統治階級懼怕知識份子、哲學家?因為知識份子不能接受強權即是真理。因為哲學家要反省權力的來源及其合法性。公義不是由統治者頒布下來的法律,正義不能由強權來決定。

我們和動物最不同的地方在於我們能夠問問題,我們能夠問為什麼,更可以問為什麼是為什麼?但與此同時,我們會自覺的知道我們是一個個體,依徳國哲學家海徳格說,一個可以選擇自己或不是自己的個體,簡單地說,我們能夠做自己或不做自己,是因為我們有自由意志。自由不是一個概念,自由是我們每個自主行動的預設。

廣告

無論你是和理非或勇武或深藍人,無論你是泛民或建制,你首先是一個人,當然你有很多理由決定你是黃或藍,反對暴政或擁護建制,但當你決定去遊行抗議,去勇武抗暴,或去贊成暴警,你是做了一個自由決定,你可以去或不去。至少在現時香港沒有人強逼你去遊行抗議,或去反對市民抗議的愛國護港行動(當然除了收了報酬去辦事之外)。你做了一個選擇,去或不去的選擇。當然你的選擇可能受不同情況影響,受你的知識和情感所決定。(我在這裡暫時不談什麼知識是對或錯),或但無論如何,你知道你是自由的決定自己的行動。

為什麼香港民主運動經過了六個月的漫長抗爭,香港市民受了無數催淚彈,暴警武力鎮壓和無理拘捕,上星期日仍然還有八十多萬人遊行示威?除了憤怒和良知之外,還有什麼可以令我們抗爭?因為我們仍然是自由的人,仍然可以自由地決定我們的行動!

廣告

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徳兩千多年前説過,教育最終目的是令我們成為自由人和好市民。當然教育是要有方法的,有學習內容的,這是將我們從無知、獨斷、狹隘和愚昧的處境解放出來,學習和反覆思索,到達共同的公共知識領域。透過真確知識我們便可以自覺的成為自由人。這就是 Liberal Education 的原意。”liberal” 不單指自由,同時意謂 “解放”。

我們香港中學的教育通識,英文不是 “General Education” 而是 “Liberal Studies”。 這正正是沿亞里士多徳的原意發展出來。透過通識課程,讓同學理解人生、社會、文化等等議題。當然不單單是通識課程,人文學科、社會及自然科學同樣是重要的課題。有了這種知識才可以獨立自由思考我們的世界,反省我們的處境。知道公義、法治、平等、誠信、民主等普世價值的意義,才可以對暴政、強權、獨裁、虛偽進行批判!憤怒和良知令我們自由的走出來抗爭。

數以百萬計的香港人出來抗爭,因為我們是受了教育的公民。我們不是在豬欗裡被一種洗腦教育,只服從命令的順民,只接受官媒訊息,不能行使自由的滿足豬羣。我們是能分辨是非善惡,理解真假對錯的自由公民。

老董説得對,中學通識教育課程教壞了我們的中學生。但正正是「教壞」了的學生才是受了真正教育的學生。如果我們想香港沒有這批「壞」學生,當然應該要取消通識教育。事實上,更應該取消所有教育,更重要的是廢除大學教育,而成立思想統籌局,強制奴化訓導,服從上級命令,灌輸單一價值,這樣香港便沒有受教育的公民,香港便太平盛世,繁榮安定了,自由也不存在了,民主法治更不需要談論了。香港多美好!

但是,知識份子沒有了,受教育的自由人和好公民也沒有了,這還是我們可以生存的香港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