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閹的叫奴才,被斬殺的「通識科」諡號「政治課」!

2020/11/28 — 15:53

楊教頭你一再出手「整肅」教育界早已是意料之內的事,如今全盤否定課程發展處通識教育組的檢討意見,狡辯說甚麼不做橡皮圖章,明顯就是赤裸裸利用長官的政治意志,凌駕於本科教育工作者的專業判斷。自行閹割斷根本來是甘願做奴才的自家事,可是楊教頭你有權在手,如今揮剪掄刀,斷臂截腿,以至去勢,把「通識科」置諸死地。筆者以為,「通識科」已被殺,楊教頭你不如予以「政治課」諡號罷!

在這個鹿馬不分、黑白混淆的年代,楊教頭你的言行正是政治高官樣板,不惜扭曲是非、昧於教育專業良知,只曉得切實執行中央政治任務。教協會早前發表聲明,表示教育局「謀殺」了「通識科」,所指述的並非虛言。筆者敢問,當年倡導廿一世紀教育改革,視引進「通識科」為創舉新猷的三頭馬車諸君,財爺梁已擁妻呵女自得其樂且不必多說,程大教授和戴氏校長這兩隻老驥仍然在教育論壇上大放厥詞,如今眼看著楊教頭你如此囂張狂妄,手起刀落把「通識科」廢掉,他們是否還是啞口無言? 難道真的認為「通識科」死有餘辜不足惜,便龜縮噤聲,或者竊竊暗喜呢?

楊教頭你宣布整頓「通識科」的手段除了把「通識科」重新命名外,還包括:(一)評核形式改為「合格」或「不合格」;(二)刪減一半課程內容和課時;(三)取消獨立專題研究 (IES:Independent Enquiry Study);(四)增加有關國家發展、《憲法》和《基本法》教學內容;(五)要求學生參與內地考察活動;(六)必須進行審批教科書等。這一連串的所謂「改動」根本上是把「通識科」教學理念、課程結構、教學方法、評核形式,以至教材選取等原來設計方案,徹頭徹尾的破壞毀掉,楊教頭你真的出手狠毒,可說招招奪命、挑筋斷脈,扼殺了教師和學生有關「通識科」的教與學應有權利!

廣告

楊教頭你辯稱「通識科」已「被污名化」而必須改名的說法其實十分幼稚,至於推說不會將「通識科」改名「國民教育科」,筆者倒覺得頗不以為然,因為香港市應該「名正言順」與內地一致看齊,索性擺明車馬正名為「政治課」,要香港學生接納和融入內地這一套認識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國情,把腦袋洗得乾乾淨淨,甚至脫胎換骨! 楊教頭你豈能如此惺惺作態,擁琵琶掩面呢? 有關評核形式改為「合格」或「不合格」,楊教頭你聲稱因為難以有客觀評分標準實在貽笑大方,露了本業會計師的薄餡,須知音樂科、美設科,以至體育科也可以按學生的表現予以評核等級。至於課程內加入國情和港情資料,筆者本來認為無可厚非,可是楊教頭你如此大動作的削減既定內容,實在太過分而食相其醜、居心叵測! 那項內地考察活動規定,其實只要安排上能夠讓學生全面、準確、報喜又報憂的了解內地民情真相,筆者大表贊同,可是,楊教頭你敢嗎?

究其實,「通識科」的探究式學習有助訓練學生的自學技巧、獨立思考、組織能力、建構價值觀和批判精神等,楊教頭你取消獨立專題研究,正是要連根拔掉「通識科」的特色! 此外,進行教科書和教材的送檢政策,說穿了就是要經過篩選來控制教學內容,間接限制、收窄甚至直接窒礙教學空間,這都是威權獨裁政權一貫操控學校教育和扼殺言論自由的伎倆,楊教頭你如今只不過是助紂為虐的奉命行事,路人皆見! 

廣告

歸根究柢,楊教頭你斬殺「通識科」的措舉,源於與中央黨官「絕不罪責於己,只會諉過於人」的思維一脈相承,將年輕人拒共抗中的意識歸咎於過去香港殖民地教育的餘毒,以及近年教育政策的失誤。筆者看來,這絕對不只是誤判,卻是共產黨人鬥爭本質,以及思考問題劣根性所導致的! 為此,筆者只能慨歎自閹的官員正是奴才一名,可惜被斬殺的「通識科」只能被諡號「政治課」,名留香港教育歷史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