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閹的陳奕迅 與不死的香港文化

2021/3/25 — 21:58

要嚟嘅始終都會嚟,陳奕迅係微博出一篇簡體字聲明,「堅決抵制任何污名化中國的行為」,與Adidas終止一切合作,正式歸隊。

一向口水多過浪花嘅陳生,係2019中啞左成年,大家或者已經估到一二,只係未願接受;到今日,正式跟隨一眾護旗手,隨極端愛國小粉紅嘅主旋律起舞,香港人,總算有一個答案。

講起又講,小克填詞嘅《主旋律》,係佢嘅歌入面我最鐘意嘅一首。

廣告

啱啱到YouTube開返呢首歌嚟聽,見到第一個留言,無比諷刺:

「我是中國公民。我不想發表任何政治意見,我只想有一天我能大聲的唱出這首歌來,還有六月飛霜。我真的希望和平,停止流血,讓黑暗重現光明。」

廣告

就算係言論自由再受限嘅地方,係中國,都依然有人希望用某種方法,堅持去搵絲微發聲嘅空間,憑歌寄意,去追尋自由。而陳奕迅,有名有利,大概三餐唔憂,本身作為香港人,尚有相對自由嘅空間,卻自我閹割,先變一個啞仔,再變成一個《主旋律》歌中「受命如奴,隨旋律沉澱了再洗腦」嘅護旗手。可笑,多麼可笑。

每逢呢啲時間,又會有人呼天搶地,向香港樂壇、文化界落井下石,「有實力嘅都去左中國發展」、「___都要奶共,冇空間可以做㗎啦」,「樂壇已死/香港電影已死」云云。

而我係見到呢個陳奕迅自閹消息時,咁啱播緊周國賢同ToNick嘅《時間的初衷》。聽到恆仔一句:「避唔到,一齊捱」,我就知道,香港音樂唔會死,香港電影唔會死,香港亦唔會死 — 只要我哋香港人仍然企係度,一齊捱。

要背棄呢個城巿,擁抱大灣區嘅,快啲走。留低係度嘅香港人,會繼續撰寫屬於我哋嘅香港故事。

關於「香港電影/音樂會唔會死」,講得最啱嘅,係田雞嘅一句:「我係香港人,我拍出嚟嘅就係香港電影」。有香港人呢個身份認同,就有香港文化。而2019後嘅一切亂象,係一個機會去驗證,邊個係真正嘅香港人,邊個係大灣區人。

的確,自由嘅空間急速收窄,但正正當呢個發聲嘅空間愈難堅守,佢就變得更加可貴;亦正正當「香港巿場」愈黎愈比陳生呢類人嫌棄,我哋更加知道仍然以香港人為對像嘅創作人,有幾咁忠於香港。香港電影、香港音樂呢個標籤,從未如此堅貞、如此難能可貴。

香港音樂或者電影,唔在於下下要傳遞啲咩政治訊息,唔使每套都係《十年》。而係只要創作者真心從香港人角度,去睇呢個社會、呢個世界,自從會創作出香港人有共嗚嘅文化作品。就正如五一手勢,幾隻手指,本身亦冇政治含義,背後一切嘅意義,係由人去賜予。一套影片,影同一條政府總部;建制派影,你自己會睇得出係維穩宣傳片;由手足影出黎,自然係記載緊香港人係度流過嘅血淚。

講返《時間的初衷》套電影《一秒拳王》。我仲記得,恆仔上一套執導作品,係《救彊清道夫》,(with all due respect),口啤好似唔見得特別好。經歷過2019後,香港人一切嘅歷練,恆仔再執導演筒,同香港人嘅周爸一齊,拍出《一秒拳王》,好評如潮,個個朋友睇完都一讚再讚,甚至再入場睇第二、第三次。原因再簡單不過,因為佢拍出左香港人嘅共嗚、我哋嘅信念。

「而我想一秒一秒守,還記得初衷不放手」

重要嘅嘢,肉眼係睇唔到。即使創作空間再縮窄,再多嘅制肘,只要香港人用個心去感受,創作人努力去耕作,自然會搵到香港人共嗚嘅地方。我哋相信香港人嘅創造力、相信我哋如水嘅堅毅、相信我哋獨特嘅核心價值,就永遠唔會被同化;唔自我閹割,就寫唔出「大灣區音樂」、拍唔出「大灣區電影」。

政治打壓已經夠可怕,對所謂「黃色文創圈」、「本地文化界」嘅冷嘲熱諷,可免則免。我哋比任何人清楚現況有幾嚴峻,清楚可以做嘅有幾少。但就係因為咁,我哋要盡用仲有嘅空間,任何嘅渠道,去傳續香港人呢個群體嘅共嗚。

請支持真正嘅香港音樂、香港電影、香港文化。

香港文化唔會死,香港人唔會死。

避唔到,一齊捱。

唯有處身最黑暗中,尋遍青空。



周國賢 Endy Chow x ToNick【時間的初衷】Official Music Video《一秒拳王》電影主題曲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