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教育界同工:學生有危難時,人師必挺身而出

2019/11/13 — 15:1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致教育界同工:

三個月前我撰寫了一封致「政府、警隊高層及大人們」的公開信,當時仍天真地抱存一絲希望當權者能「回轉心意」。

今天再次撰寫一封給予「同路人」的信,除共勉外,願我們能共同堅守信念,不負「人師」這身份。

廣告

學生縱使有錯,但師生從不割蓆

當權者們常說「教育歸教育,政治歸政治」,不時批評教育工作者對學生「洗腦」,鼓勵學生走上街頭,變成激進份子。但當有學生受傷被捕時,這些人又運用輿論壓力,逼使學校與學生割蓆。

廣告

作為人師,最常看見就是學生犯錯,我們的責任就是讓學生從錯誤中學習。我們從不因學生犯錯,就離棄他們、不承認他們是我們的學生。

老師與學生從不割蓆!

當我們讉責暴力,請用更大的力道讉責當權者的暴力

由小到大,我們都被教導不應用暴力解決問題。成為人師後,我同樣這樣教導學生。

當雙方發生暴力後,我們不是各打「五十大板」,就是「公平」。作為人師,必須查找暴力因由,若一方需承擔更大的責任,那方應承受更大的懲處。我們追求的是「公道」,而不是不合情理的公平。

社會上很多討論早已說明為何警方行使武力需要有更高的要求和接受大眾監查,警方亦承認有執法人員「不完美」、「不理想」、「有改善空間」。而當有著各種客觀證據顯示警方執法時不按規例行使武力,「讉責一切暴力」這種「持平」的說法更顯得不合情理和不公道。

而政府未能運用其權力制衡警方時,反而只是不合比例,甚至單方面讉責一方的暴力,我們作為有識之士都不大力讉責當權者的暴力,我們枉作人師!

學生有危難時,人師必挺身而出

同工們看見學生被羞辱,被捕、受傷、甚至離世時都很悲憤,但我們仍緊守崗位,我們仍教導學生不要讓仇恨支配自己。

當由「香港人加油」轉到「香港人反抗」直到今天「香港人報仇」時,作為人師怎能不擔心和痛心?是誰將我們年青一代要走上這條路?作為「大人」,你我每一個人都不能逃避這責任!

不要再問「我能做甚麼?」,不論你是甚麼身份,只要我們本著良知,仍能作最大的努力阻止悲劇發生。

當有一天,學生和當權者對峙時,我會站在學生前面,這是我作為「人師」能作的事!

中學教師

雅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