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梁振英:深紅路線絕不可取 特赦方能化解仇恨

2020/7/3 — 21:0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梁振英先生:

你在行政長官位置退下來後已有三年,但在媒體中仍時時看到你的身影,不論是牽頭成立香港再出發大聯盟,或是常常點算《蘋果日報》的廣告數量,看得出你仍然心繫香港。在對香港前途十分關心這件事上,我與你是一樣的。說起你我的緣分,也必要由你在五年前點評《香港民族論》說起。你作為政治人物,一向喜好挑起衝突,好勇鬥狠,相信抨擊一本由學生編輯的書刊,對你也是政治工作的一部份。猶記起你常使用「港獨分子」去標籤別人,不論對錯,一棒打下去,首先罵一句「港獨」。但今天看來,這種做變相大大推廣了港獨思潮,怪不得你常被揶揄「港獨之父」。今天我特意致函,就是要與你相榷,如何令香港社會化解仇恨,重回和平,令一國兩制的平衡重現。

說服比威逼更有效

廣告

不得不承認,即使國安法已經生效,分離主義相關的標語和口號仍有在示威遊行中出現。要令分離主義降溫,必須要有正確的方法,不是一味打壓就能成功。環觀國際例子,令人民願意留在母國,放棄分離目標的方法,是令大家了解到留下比分開更好。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前,時任英國首相金馬倫的演說,既理性說明脫離英國的政治和經濟後果,也訴諸情感,細數蘇格蘭在英國307年的共同歷史,告訴大家你可以同時做自豪的蘇格蘭人和英國人。他以一句話總括所有蘇格蘭應該留下的原因:「We are better together. (我們在一起更好)」同理,相同的手法同樣適合香港。說服總比威逼更有效。只要香港人看到一國兩制能行之有效,看到香港是中國一分子的長遠前景,分離主義自然會失去市場。

深紅戰狼令香港永無寧日

廣告

相反,你所代表的是一條「深紅路線」。你不論在任行政長官期間和卸任後,對與你不同政見的個人和機構,常以批鬥和抨擊。你常戰狼上身,發掘機會對人窮追猛打。這種風格令人聯想起文化大革命中的批鬥,只要是政敵便會攻擊。《蘋果日報》和泛民人士已經不在話下,香港外國記者會和匯豐銀行也是你近年狙擊的對象。對個人的打壓也是不違餘力,甚至一位只舉着紙皮宣傳牌的少女,也要被你狙擊。我雖然理解你在離任行政長官後需要維持自己的政治能量,卻無法理解為何你的行為每每對社會造成更多撕裂。更甚者,你的深紅路線隊伍更漸漸壯大。一個明顯例子就是「KOL100」計劃,參加者努力搶佔網上輿論陣地,但影片內容少談實質政策,反而多以對人批鬥漫罵嘩眾取寵。中國每年耗資巨大經費維穩,卻越維越不穩,主要原因就是有人常興風作浪,製造矛盾,然後再做事當作政績。這條路線再走下去的後果可想而知,香港將會永無寧日。

另外,你創立香港再出發大聯盟,其中一個目標是為年輕人找就業機會。於我看來,這樣受益的年輕人只會是和你政見相同的年輕人。現時香港不少企業和商界人士對政治議題噤聲,甚至有企業要出信予員工管制他們日常社交媒體的使用。對被深紅勢力狙擊的恐懼,已經進入社會各個行業之中,企業、員工、學校與教師,皆會害怕因失言而成為打擊對象。在香港,表達各種言論、參與遊行和集會,本來就是《基本法》中保障的自由,也是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正常的社會,是允許企業和員工都有自己的政見,這就是和而不同。如果必須要以特定政見作政治審查才能換得工作職位,這已經和我們熟悉的香港相距很遠。你與女兒相處,難道也不允許她有自己的意見嗎?正正因為每人都有自己的意見,才能造就多元而自由的香港。

特赦化解仇恨

要令香港重回和平,需要宏大的氣量和膽色。社會氣氛今天依然對立,我認為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之前被捕的示威者被逐步判刑和送到監獄。當數千人受審和被判刑後,監獄將成為示威者的集中營,很可能每家每戶都有家人、朋友、同事身陷囹圄。這樣,仇恨只會積累更深,重回和平又從何說起?

《基本法》第四十八條第十二項列明行政長官有權赦免或減輕刑事罪犯的刑罰。而且,在1998年,時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在一宗貪污案件曾引用公眾利益因素,考慮到如果檢控當時星島集團主席胡仙,可能會導致傳媒倒閉和二千名員工失業,最後決定不起訴胡仙。再回望歷史,1977年大批警察因新成立的廉政公署積極打貪而人人自危,曾到廉政公署抗議,更有廉署人員被襲擊。港督麥理浩其後頒布局部特赦令,宣布不追究1977年1月前發生的貪污案,成功逐步平息了警廉衝突。我想,如果特赦示威者和終止起訴程序能令抗爭停止,被捕的各人能重返原有的生活,將會是化解仇恨的最佳方式。為了香港的整體利益,手握實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應該要能擔當大任,為和平做出歷史性的決定。我也會提醒你,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也可以考慮學習陳方安生,退出政壇,好好享受退休生活。

我在此祝每位香港人,都能在和平的香港中生活,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順候 

鈞安

李啟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