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港澳辦及特首:港人含冤,擊鼓待雪

2019/8/17 — 11:36

【文:May Tam】

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先生,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女士,兩位好。

我是香港土生土長華人,為香港永久居民,父母祖籍廣東省。我於 1975 年 11 歲,在英殖香港領取兒童身份證時填報國籍,毫無考慮選擇了當時多數港人不願意選擇的中國籍,因為知道自己血源和文化的根源於中國,不願意為出國便利的個人利益而選擇英籍,忘本棄義。後來,中英政府就殖民地香港的前途進行談判、簽署和落實中英聯合聲明,至香港九七年回歸至今 22 年,一直在港見證歷史,從未離港棄港。

廣告

今天香港蒙難,我正經歷有生以來最嚴竣、最慘痛的險局,而此重大危機,源出於香港特區政府(下稱「特區政府」)和中國中央政府(「中央政府」)對香港的管治方針,因此,為了香港福祉,特此致函閣下陳情,並上達訴求。

此函所載雖為個人心聲,卻深信港人之中,非常多數者亦抱相同看法。若對此存疑,閣下可以科學方法調查民意求真。

廣告

香港今日出現大規模示威浪潮,近日更演成多次警民衝突,雙方暴力升級,全城燥動不安。此乃源於特首女士領導的特區政府於今年三月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掀起社會多方反對後,仍全拒民意,堅持六月修例。後來雖因官民尖銳對立而暫緩修例,但現時由多數民意提出的「五大訴求」亦全遭否決,企硬不讓才導致今天群眾運動不休不止。

本人參與過多次遊行集會,並繼續爭取五大訴求。遺憾是過去兩周,港澳辦官員、特首女士及內地官方媒體,多次評論事件的最新發展時,所言不符事實,屈枉民情。

因此,本人作為一直參與反修例運動的弱小市民,無法噤聲,在此陳明冤情,尋求昭雪。今次修例風波的冤情:

冤情一:屈枉正直,誣捏罪名

港澳辦記者會曾指今天香港的亂局,參與者有三種人:前台的激進暴力分子、居中被誤導裹挾的善良市民善、幕後的反中亂港勢力。

此說法對眾多參與反修例運動的港人而言,是屈枉正直,誣捏罪名。我們獨立思考,沒受誤導裹挾,站出來全為香港福祉,竭力維護一國兩制中香港司法制度區隔於內地,惜特首女士拒應百萬人上街的民意,堅決修例,才引發 6 月 12 日大規模包圍立法會靜坐,但特首女士卻出動警方向和平無武器的示威者開槍及放催淚彈,由政府一方首先發動不必要的暴力,全球見證。幾許善良人民如教師及中學生,受重創至失明和吐血,繼而屈枉此和平抗議運動為暴動,才有其後極多數港人提出的「五大訴求」。

五大訴求正是撥亂反正,維護被破壞了的一國兩制、基本法和令香港優秀的核心價值 — 1. 要求正式撤回修例是確切落實一國兩制讓香港與中國的司法制度區隔;2. 追究非法警暴是維護香港法治;3.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修例風波,是為各方討回公道,體現香港講求公平、公正、公義的管治文化,並汲取經驗改善施政,避免再有強逆民意引發的風波;4. 停止拘捕示威者,是政府在堅拒民意和透過警方非法濫暴來鎮壓異見者後,願意承認錯誤,作出政治承擔,與民眾和解的善意舉措;5. 落實雙普選更是糾正香港現時違憲的特首和立法會產生方法,其違反了基本法第45和68條關於特首和立法會由普選產生的承諾;而今天修例風波引發的災難,正源於特首女士非由普選產生,因而可以拒納民意,把香港推向粉身碎骨的深淵。

把極多數香港人維護一國兩制、基本法和香港核心價值的訴求,冤枉成被誤
導裹挾、反中亂港,何等傷害香港人的感情。

冤情二:先暴者王,抗暴者誅

港澳辦和特首女士多番譴責示威者的暴力行為,強勢敲定目前首要「止
暴制亂」,維護法治,先恢復社會秩序之後,才展開「真誠對話,修補撕裂」。

法治為了社會公正,不包庇惡行,不屈枉正直。示威中當警民雙方都有不法
的暴力行為時,閣下的譴責之聲只落在示威者身上,卻對整個修例風波首先施暴的政府和警方,從沒責難。

修例建議推出以來,社會各界紛紛提出憂慮和議異,包括政界、商界、法律界、新聞界、大專學界,其後伸延至公眾自組團體發聲,如近三百所中學的校友師生聯署,大型遊行集會不斷,民意清晰不昩。反對者亦有提供多個反建議解決問題,但所有聲音付諸流水。公權力把一方之見強加在各方頭上,這是否當權者首先向人民施行的制度暴力?

當市民在粗暴的制度內無還手之力,6 月 9 日首次包圍立法會圖阻修例,即被警方以多種非法方式鎮壓,包括不出示委任證和警員編號執法、群毆單一和平威者……其後發生黑社會白衣人藍衣人向示威者和普通市民無差別毆打斬殺,警方卻視而不見,縱容暴行瀆職犯法。

首先施暴者至今沒有停止暴力。施行制度暴力的特首女士強推修例又全拒五大訴求,今天仍然位穩如山,沒受到港澳辦責難,反倒是「中央政府堅決支持林鄭月娥帶領特區政府依法施政」。

警方首先違規濫暴和縱容黑社會暴打平民,卻至今無人伏法,令市民的和平示威演變成暴力反抗,但特首女士、港澳辦及一眾中國官媒反倒全力撑警,稱讚其「恪盡職守、依法履職」,誰首先破壞法治?

現在反過來先要受虐求存的小市民首先「止暴制亂」,「維護法治」,如此是非顛倒,實在情何以堪。中央政府更是「堅決支持香港警方嚴正執法」、
「全國人民都是警隊的堅強後盾」。這就是說,中央政府連同內地全國人民,一同暴虐港人。

正因特首女士首先挑起暴政而不願收手,才導致今天閣下所說的香港走進險境、不歸路和粉身碎骨的深淵,卻把罪責推向逆權公民身上,無力抗暴權的小市民正蒙受六月飛霜,冤薄雲天。

冤情三:民意如草芥,公權作坦克

修例風波再次顯明了香港人的民意,從來在管治者的考慮中輕如草芥。

特首女士經常提述會聆聽市民聲音,結果卻在反對浪潮下仍強推,演變成政治災難和社會崩塌後,依然全俱拒絕民意歸向的五大訴求,以至僵局持續,迫得年青人將矛頭指向特首女士的授權者中央政府,塗污國徽掉落國旗,特首女士不肯回轉之餘,反把反修例運動打成「變了質,挑戰中央權力,以修例為借口,揚言要搞革命,光復香港」,港澳辦指為挑戰一國兩制底線。這樣的客觀效果將是以挑戰國家主權為罪名,以更高暴力清剿異見。

管治者對事件作解讀和結論之前後,從沒有跟事件主角的示威者直接對話,親耳聽民情,示威者所叫的革命和光復香港口號含意為何,也只是管治者的主觀解讀。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先生閣下在 8 月 7 日邀請約 500 名港人到深圳座談會,聽取他們對香港局勢的意見,好找出「更接地氣」的方法應對,但這 500 人沒有一個是反修例運動參與者,而是港區人大、政協和商界代表,那何能「更接地氣」?在地的真正民意從不在管治者的議程內。

中央對港的管治違逆香港人意願,從來都是香港的現實。回歸前民調顯示,前政務司陳方安生支持度一直超越董建華,後者成了香港特首;回歸不久,雖然民調顯示主流意見反對把兩個市政局廢掉,終也把局殺了,民間參政空間大減;民選立法會的投票數據可見,一直都是民主派支持率高於建制派或是打平,但民主派議員一直是議會中的少數;2014 年爭取雙普選,民間提出合共 13 個包涵各種政治立場的建議方案,人大常委最後一個都沒有接納。 

港人長期硬食強力操控,多數民意常遭強暴,反修例帶動年青人一步一步走向喊叫「革命」、「光復」,是冤情的總爆發。

冤情四:誣蔑動機,污辱理想

中央政府一直指香港年青人的政治訴求,是出於對自身經濟利益的不滿所致,港澳辦記者會就提:「特區政府和全社會都應該想方設法,採取更有效舉措,推動經濟發展,民生改善,特別是幫助年輕人解決在住房、學業、就業、創業方面的困難,紓解他們的怨氣。」

這是幾十年來對香港人的錯誤理解,最初始於八十年代中英政府就香港前途談判,為了安撫港人回歸中國的憂慮,中央反覆保證香港可以「馬照跑,舞照跳」,潛台詞就是港人單單追求金錢和色慾,於願已足,這種對港人精神人格的侮辱延至今天未變。

特首女士和中央政府有否事前跟年青示威者詳談,知道他們的政治熱忱是否出於私利動機?若是,事情十分易辦,中央作為香港的龐大後盾,經濟實力超卓,可以向每名示威港青贈予一千呎豪宅,看看能否平息這場運動。

香港今天的憤慨民情,更大部分源於我們原有公平公義的善治制度日益瓦解,自由法治受損,人權民主倒退。

多年來道德價值的堅持被打成利益動機,滴血屈枉之冤誰來昭雪。

真誠對話,修補撕裂

漠視民眾冤情,管治者鐵腕鎮懾,社會怎能回復平靜?怎會長治久安?如果特首女士確要「真誠對話,修補撕裂」,就應今天做起,停止一切拘捕和公權暴力,答允民意訴求,示威就會平息,卻而不是倒轉來。

「真誠對話,修補撕裂」的重任還包括作為香港最高管治人的中央政府,要回歸到一國兩制中尊重兩制的精神,由中央領導人親自接見香港普羅百姓,直接公開對話,效法法國政府平息黃衫軍運動,在民間舉行多場直接諮詢會,真正聆聽和訴求,不作假諮詢真屈枉。

如果中央拿出誠意肯作突破,懇請習近平總書率領一眾中央的香港事務官員到香港維園來,光明磊落在全球的眼簾下,與香港市民對話,理解民眾所想,不先作主觀臆測誣蔑,才能挽救香港免於墮入粉身碎骨的深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