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考評局的公開信 — 大專院校歷史系會對楊潤雄局長對文憑試歷史卷發表之言論與取消題目之微見

2020/5/18 — 20:5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我們是一群往屆中學文憑試歷史科的考生,現正在各大專院校修讀歷史學科。對於近日教育局要求取消今屆歷史科文憑試卷一 2(c) 題,我們有以下看法:

首先,題目本身客觀中立,並沒有引導學生偏側利處。細察具爭議性的卷一 2(c) 題,當中要求考生比較 1900-45 年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與弊,從而論證自己的立場。換言之,題目並沒要求考生必須就「利多於弊」展開論證;相反,考生可答「弊多於利」,甚至以「程度」入題。資料 C 主要顯示日本協助晚清政府栽培法政人才,推動中國全面改革,有利於現代化建設 ; 資料 D 則主要呈現黃興請求井上馨協助民國取得三井洋行借款一事,並提供了借款的條款。上述資料表面上較集中闡述日本對中國帶來的利處,但實際亦有帶出弊處,例如以大冶鐵礦作抵押及支付由日方訂立的服務費,反映日本實際破壞中國經濟自主。這兩項資料是需要經過考生思考,並運用個人學習歷史的知識,從而作出結論,並不是有部分人所指只看資料和題目便可作答。再者,題目本身要求考生要就個人知識作答,大部分考生均對日本侵華有一定的認識,如考生能代入歷史時空,作答弊多於利絕非難事。部分中史教師在評論此次事件中認為日本對中國只有「小恩小惠」,相比日軍侵華造成的巨大人命傷亡,根本不值一提,考生正正可以此點作出比較,與答題並無衝突。明明客觀中立的題目,卻被有心人利用,向大眾講成引導學生做「漢奸」,誇大其詞,嘩眾取寵 — 敢問這不是有意的政治打壓,企圖散播白色恐怖嗎?

其次,就楊局長認為此題「答案只有弊而沒有利,並沒有任何討論空間」的看法而言,這完全違背歷史的精神。歷史並沒有絕對的結論,所有歷史論文、觀點與論述,只要論者持之有據,具邏輯地推論,即可在學術界討論。然而,楊局長在這議題上以政治為先,限制「1900-1945 年間日本對中國帶來利多於弊」的觀點,抹煞在這議題上的所有討論,草率定下一個具政治決定的結論。作為修讀歷史的學生,我們對楊局長的言論感到侮辱和不尊重,同時局方的行為及言論不禁令我們對未來的學術自由會受限制而感到憂慮。若未來大專歷史系學生的論文或教授的觀點與政治因素不相符,局方又是否以取消該學生的學位或解僱教授來警告其他人呢?

廣告

最後,我們認為題目並沒有偏離歷史科的課程文件及考評局的評核目標。在教育局歷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及中六)中清楚指出,學習歷史學生是需要「公正持平,設身處地的態度,從不同的角度去審視過去與當代的事情」及「在探索歷史議題的過程中,培養明辨性思考、溝通技巧及作出明智判斷的能力」。而在評核目標中,考評局亦指出考生是而要「闡釋及評價歷史證據: 徵引史料;分辨史實、見解及判斷;明辨偏見;比較不同史料而作出結論」,整條題目並沒強求考生只答「利多於弊」。考生亦要仔細分析資料的性質及因果關係,能夠從不同角度,包括試卷上的資料及三年學習歷史的知識,分辨當中的史實,然後客觀和具邏輯地闡述答案。因此,對於有部分人士認為題目偏離課程文件及評核目標,我們認為他們根本並不了解課程文件及評核目標,更不了解歷史科試卷出題方式及考生的訓練,公然誤導香港市民,對此我們感到極度憤怒。

在此我們呼籲教育局回頭是岸,撤回要求考評局取消題目的決定。我們也希望考評局能堅決維護考評自主,不要因為政治壓力而輕易動搖,否則將抹煞一眾考生的努力,更摧毀香港引以為傲的教育及考試制度,後果不堪設想。

廣告

 

大專學界歷史系會代表:(排名以筆劃順序)
香港大學文學院學生會第七十屆歷史系系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歷史系系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浸會大學歷史學會第四十一屆內閣
香港教育大學人文學院第五屆歷史教育系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樹仁大學歷史學系臨時委員會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八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