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致自由】因初選或被起訴還柙 好撚喜歡香港的他們 「最後一天」怎樣過

    五十多名曾參與去年民主派「35+」初選的參選人或組織者,今年 1 月被指控違反國安法被捕,昨日陸續收警方通知,要求在今天(28 日)「提前報到」,外界猜測屆時或被落案起訴,即時還柙。《立場新聞》紀錄了其中 9 人,在可能失去自由前的「最後時光」。

    有人在家中閒晃,有人特意去配牢獄用的膠眼鏡;有人剪髮,也有人紋身。有人對女友千言萬語未曾講,有人擔憂年邁母親;有人只想好好跟戰友告別,也有人說自己了無牽掛。

    這就是在 2021 年,在香港當一個「喜歡民主的人」、「真係好撚鍾意香港的人」的代價。

     

    鄒家成|趕赴紋身「ཨོཾ་མ་ཎི་པདྨེ་ཧཱུྃ」

    參選新界東的鄒家成,晚上趕忙找師傅紋身。學佛的他在右手前臂紋上六字大明咒的藏文(漢語又寫作「唵嘛呢叭咪吽」)。它是藏傳佛教中最尊崇的咒語,也代表著一切根源、無盡功德。鄒家成說,之所以選擇紋上這段,是因為希望就算失去自由,亦有經文作伴,可給予力量。

    他也說,在 1.06 大搜捕後,已盡量爭取時間陪伴家人及朋友。幸運的是,他與家人的關係,因大搜捕而更緊密。他笑說,算是做到「修身齊家」,「好老套,呢條友,又 MK 又老套…哈哈哈…」

    這個又 MK 又老套的男孩,其實只有 24 歲。


    袁嘉蔚|向巴斯光年公仔說再見

    參選港島區初選的南區區議員袁嘉蔚選擇躲在家中「hea」,攬攬自己每晚抱著睡覺的巴斯光年公仔,「可能攬埋最後今晚,(就要)同隻公仔講 byebye。」住在田灣的她其後又落街回議辦,跟街坊聊天。她說自己也不捨得街坊們,又說,「可能係佢哋眼中我都係好細個,但佢哋應該相信,我有成熟的能力去處理啲事。」

    被街坊和其他社運同伴稱為「田灣女孩」的她,在當選區議員後,也特地搬到田灣。她說,住在這兒可以更好地服務街坊,「有消防車、警車嚟都會見到。」

    她也說,會很掛念辦事處門外的貓貓,「你要自己照顧自己啦。」一邊摸著貓下巴,她一邊說。


    岑子杰|怕都要頂硬上

    前民陣召集人、社民連副主席岑子杰今日探訪家附近的黃店。他說,自己雖然不是不怕,但也要硬著頭皮撐下去。「當你知道世界都係咁、同路係咁嘅時候,自己係微不足道。」

    黃店有一位姐姐,一見到他便上前抱緊,「杰仔!」岑子杰說,上次他被捕,拘留 30 多個小時,出來時也找這位姐姐報平安,「又係一見到我就喊。」

    在黃店的後巷,他輕快地吞雲吐霧。畢竟,如果要在獄中抽一口煙,怕不是容易的事。


    伍健偉|向女朋友說聲對不起

    天水連線區議員伍健偉選擇在天水圍銀座擺街站,見街坊「最後一面」,並向市民派發區議會地區工程諮詢單張,提早收集市民意見,以便區議會討論。亦有市民專程前來街站,為伍健偉打氣,著他「加油、保重、小心」。

    他坦言擔憂被還柙、入獄後,街坊慢慢會遺忘他。不過,他表示相信一直以來的工作及付出感召到支持者及同路人,不會忘記他一直以來對「自由、公義」追求的堅持。

    街站結束後,伍健偉去了剪頭髮,冀有個「好睇啲」的形象去還柙,「反正入到去都要畀人剪,依家剪個好睇啲先入去」。倒數自由的時光,他稱「每過一小時,就希望可以多一小時」。不過他對還柙、入獄沒有流露太大的擔憂或恐懼,「我又唔係送去中國,唔駛講到咁驚,我會出得返嚟嘅。」他指若果入獄,都會繼續用書信方式與外界溝通。

    談到還柙前「食餐好」,他選擇了去吃時常幫襯的日本壽司,明言「入到去冇得食嫁啦,依家要食啦」,又希望可以見多老闆娘一面。之後他與女朋友及朋友行山,享受剩下自由的時間。

    但提到女友,他還是心有愧,「本來誇下海口,25 歲娶佢」、「我唔夠膽喺這個時代

    畀一個名份佢,一諗到自己老公一結完婚,可能未來10年、20年,都要隔著玻璃先可以見到佢…除咗唔好意思,都唔知講咩好。」


    劉頴匡|遺憾不能目睹港人再上街

    參選新界東初選的劉頴匡,配了一副全塑膠眼鏡,因為獄中不能配戴金屬眼鏡,「近視好深,唔戴眼鏡路都行唔到。」過去多次舉辦遊行,負責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他說自己的一個遺憾,是假如還柙甚至入獄,可能難以再親眼目睹港人走上街頭,示威遊行。

    他也同樣對女友有愧,「正常一個男朋友都諗緊點規劃將來。」


     

    呂智恆|我已比不少人幸運

    參選新界東人的呂智恆指,自己有兩日最後的時光,已比不少人幸運,起碼可以跟一些重要的人道別。他又爭取時間擺街站,與街坊見面,收集街坊寫給在囚人士的信件。他形容這次的清算已算來得遲,因為在此之前,已有一群人在前方頂著困難,「犧牲嘅犧牲,流亡嘅流亡」,才令他們這群人會較遲被清算。

    有年輕人到他的街站寫信,問他「你幾時會再嚟收信?」他帶點尷尬地回應,指「你可以帶番去寫先 … 因為我 … 過咗星期日唔知出唔出得番嚟,不過我哋團隊會繼續努力。」


    李芝融|沒有覺得不值得

    在初選中提倡勞工、基層權益的李芝融同樣被捕。作為一名典型的溫和派,他說沒有覺得甚麼值得不值得,事到如今,甚麼進展都已經無人可預計。又說自己已沒有牽掛,因為母親有家人代為照顧,而女兒已不在世。

    只是這次得知要提前報到,他憶起上次在羈押期間被要求脫下有鞋帶的波鞋,於是他趕緊在報到前購買一對合適的波鞋,希望在獄中可以好過一點。


     

    陳志全|起碼今次唔係不辭而別

    前立法會議員陳志全說,不希望讓恐懼支配日常生活,決定如常相約朋友打排球。但令他遺憾的是,未能趕及在安老院恢復探訪前探望母親,兩母子最後一次見面,已是上星期四,只得 10 分鐘的視像探訪。

    他說自己對未來的事情處之泰然,但擔心身邊的人,「有啲支持者,會難受,會喊」。他呼籲支持者不要抱著「赴刑場等殺頭」的心態面對政權的清算,只要一息尚存,就有機會捲土重來。「起碼今次,唔係不辭而別呀。」



    余慧明|不會忘記與戰友的時光

    參選衞生服務界的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在前一天與工會的其他成員,在會址吃飯談天。一向愛說笑的他們,也無法掩飾傷感。副主席 David 說:「上嚟嘅時候,希望部 lift 可以慢啲 … 唔識點處理,身邊有個人同你行咗一年,可能過咗聽日,就無得再同佢交流。」另一副主席 Ivan 則說,覺得推舉余慧明當主席的自己,是「推咗佢去死」,「好心痛,寧願自己出事,都唔想你有咩事。」

    余慧明說,很遺憾過去一年,只能忙於工會事務,與成員間「無好好傾過計」,「但我好相信,大家都唔會忘記同戰友嘅時光。」說著說著,她又哭了。

    攝影:Nasha Chan、Peter Wong、Tsz Hong、黃穎彤

    記者:林心怡、黃穎彤、林茵、陳欣其、梁敏琪、劉偉程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