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6 月 24 日,《蘋果日報》最後一天發行.大批市民凌晨於將軍澳壹傳媒大樓外守候,表達支持。

致逝去的《蘋果日報》

「蘋果」其實有很多故事的。

以前,蘋果叫「林檎」,梵語叫「頻婆」,以前還沒有經過人工培育的時候,蘋果肉細皮厚,人們只喜歡它的香氣,不當水果吃。

那時的蘋果,沒有人重視。

聖經《創世紀》記載亞當夏娃吃了禁果,所以被逐出伊甸園。因受希臘神話影響,後世視蘋果為禁果的原型。

那時的蘋果,代表「罪惡」。

七十年代,電腦熱潮興起,喬布斯在家中車房成立了蘋果公司,推出新系列的個人電腦,顛覆市場,從車房發展成巨型科技王國。

那時的蘋果,代表「創意」。

幾百年前,古典物理學對力學的探討仍然未夠充足。相傳牛頓因為看到落下的蘋果,啓發他對重力體系的研究,是真是假無人可知,但謙稱自己「站在巨人的肩上」的牛頓,提出了「萬有引力」的存在,為科學研究寫上新的一章。

那時的蘋果,代表「啓發」。

二戰之後,負責領導破解德軍 Enigma 密碼機計劃的現代電腦科學之父圖靈,雖然為消滅德軍,提早結束世界大戰作出驚人貢獻,但仍然因為同性戀傾向而犯上所謂的「性顛倒」罪行而被審判,被逼接受激素注射而身心受創。結果,他咬了一口浸過山埃毒的蘋果,與世長辭。

那時的蘋果,代表「自由」。

經過二十六年的光陰,《蘋果日報》生於政治,死於政治。

原來蘋果,真是代表了《蘋果日報》……

肥佬黎本是廠佬,轉型做媒體,沒有人預計他竟然可以成功,一開始,《蘋果》沒有人重視;

彩色印刷,爆炸性標題,顛覆傳媒傳統,《蘋果》就是創意;

失實報導,只求譁衆取寵,派出狗仔隊騷擾藝人,記者為求採訪可以極具侵略性,《蘋果》就是罪惡;

專欄作家,各個記者,堅持民主立場,在政治逆風中仍然保持風骨,不為香港人價值低頭,以文字振奮人心,《蘋果》就是啓發;

不過《蘋果》雖然不完美,但是是非非撇開不計,《蘋果》最能代表的是自由。

圖靈只不過因為「愛」,愛他深愛的人,卻要吃一口「毒果」,含着悲憤離世。

黎先生只不過因為「愛」,愛他的家園,在廣告入面也吃了一口自己創辦的「毒果」,結果要鋃鐺入獄,擁有近千員工的上市公司亦被夾硬扼死。

港人雨中痛別,確實痛得心如刀割。「我哋撐《蘋果》」,因為《蘋果》不是一份報紙,而是承載著香港一份最後的自由。

但大家說得對,鮮紅可口的蘋果終要下落,縱使在強權腳下被踩成碎片也好,踏得越深,果籽可以飛得更遠,播入泥土時更深。

既然極權要攬炒,聳立香港百年的人權、民主、法治碑石,只會一一倒下。言論自由之死實在不是意外,但香港人哀傷之情和《蘋果日報》的掙扎仍會在香港人抗爭歷史上留下一條耀眼的痕跡。

今日吃一口蘋果,致逝去的《蘋果日報》。

石賈墨 記於六月二十四日,《蘋果日報》出版最後一天

我也找到自己的 #蘋果照妖鏡,但有一個比較靚仔的版本,攝於法蘭克福送中條例推行之前,今日回看,不勝唏噓

 

作者網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