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不)安於現狀的你

2019/9/15 — 11:44

8 月 25 日荃灣衝突的示威者(立場新聞圖片)

8 月 25 日荃灣衝突的示威者(立場新聞圖片)

【文:Aiko】

你好,安於現狀的你。
曾經安於現狀的你。

回歸已屆廿二載。這些年來,香港不斷轉變。

廣告

樓價物價不斷飆升,大學生入職收入中位數則十年如一日;
你繳上的稅款,要麼透過大白象工程,流回國內,要麼透過福利,流向每日 150 張單程證;
四周開滿專門服務自由行的商店;
你所說的廣東話,在普教中洗禮下,漸漸被矮化、取代、消滅;
政治上,一直保障在上位者的功能組別、小圈子選舉仍然屹立不倒;DQ 則進一步收窄那道從體制內進行改變的窄門;

當時的你仍然安於現狀。

廣告

你們當中,有部份真心擁護現狀。昔日的「現狀」為你帶來利益,帶來豐足的物質享受。
其餘的你們,安於現狀乃出於無可奈何,或「唔好激嬲共產黨」的一種權宜,或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冷感。不求豐衣足食,但求三餐溫飽。

在上的既得利益者,害怕改變會破壞目前的安穩。
在下的基層,則害怕改變會打破自己的飯碗,手停口停。

於是,你們都選擇了安於現狀。
你說,追求安穩是人類的本性。在社會打滾生存的不二法門。

曾經。

 

最近三個月的事情,卻讓一直安於現狀的你感到非常不安。
此等不安亦隨衝突和不合作運動而不斷「升級」。

最初是 6 月 9 日和 16 日兩場大型遊行。佈滿港島鬧市和各大交通樞紐的示威者,讓你兩個週日出入頓感不便。
你隱約感到,數以百萬計的遊行人士,有可能引來政府更大的反動,破壞你一直以來所享的安寧。

然而安坐家中觀看著新聞片段,接收親友從社交網絡傳來的資訊的你,一邊碎唸著示威者不知好歹,身在福中不知福,另一邊廂還是感到安全:只要「安份守己」,揮舞的警棍不會打在你身上,炙熱的胡椒噴霧/水劑不會射在你身上,夏慤道的煙霧瀰漫還未飄到你的家中。一切混亂,仍在一海之隔,仍在你平常不會涉足的地區。

然後政府部門被示威者堵塞,提早關門,你的行程被迫更改。你碎唸著不論訴求有沒有道理,示威者阻人搵食就是不對。

立法會大門被破,示威行動也以光復為名,從港島伸延到九龍、新界。
平日你生活的社區,你閒逛的商場、公園、天橋,變成了戰場;手執藤條鐵通的白衣人、藍衣人參戰;警署也不時落閘,市民求助無門。
在香港生活多年的你,首次連出門也感到不安。

被迫待在家中的你,碎唸著高舉五大訴求的示威者,只是乘機搞亂香港的壞事份子。

然後示威的場所從街道搬到隧道口、地鐵車廂和機場。趕著上班的你,一方面忙著追蹤最新的資訊,尋找讓你能及時趕回公司的方法;另一方面也嘮叨著遊手好閒的示威者阻住地球轉,打爛市民飯碗。

示威的日子,也從週末擴至每一日。住在警署附近的你,每晚被警察大聲公的呼籲、擊打盾牌的聲音、示威者的叫嚷、催淚彈的發射聲,無覺好瞓。
港鐵可以毫無預警地封站、停駛;巴士會突然改道。

連儂牆上五顏六色的 memo 紙、文宣、刺人眼鼻的催淚彈、每晚十點「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響聲,遍地開花。

每日這都市的各處都提醒著你,你正處身於這場運動之中。
處身於動盪的社會之中。

三個月來日復日的反送中運動擾亂你的日常生活,交通工作飲食消閒娛樂。
每日這場運動的不便,都困擾著安於現狀的你。

它動搖本來的制度,威脅你一直的安穩。

有餘裕的,害怕示威破壞收成;
沒有餘裕的,則憂慮僅有的也奪去。

你寄望政府和警隊早日止暴制亂,讓香港回到昔日的安穩,以保住自己的利益和飯碗。

 

現實卻是,過往你心目中的所謂安穩,不過是掩飾之下的假象;而它已經為這場運動所撕破。
矛盾、撕裂、鋒煙四起,才是香港真正的現狀。

安於現狀的你,並不如你口中那般「既來之則安之」的豁達。
不安於現狀,才是你真正的現狀。

你不安於日復日的混亂,於是在社交網絡上發聲,在飯局上發表偉論,指責有份破壞你安穩的後輩以至親友,甚至對街頭上偶遇穿著黑衫,帶上裝備的示威者,不斷冷嘲熱諷。
對著家中跟你立場相左的孩子,輕著疲勞轟炸,重則經濟封鎖。

你以豁達的安於現狀作為說詞,威迫利誘,希望示威者收手。
不安於現狀,所以你選擇發聲,宣洩自己的不安、不滿、憤怒、無力。

 

夜闌人靜,冷靜過來,你深知自己的所謂發聲,其實也只是徒勞無功,純粹流於感性的發洩。比你更有權勢的在上位者不會為你的發聲所動,你早已心知肚明。這也是你選擇安於現狀的原因之一。

之所以會選擇對示威者發聲,是因為你覺得自己與他們平起平坐,甚至在他們之上。然而你在網上再多的留言,於社交網絡轉發再多的訊息,在街上再多的大喊、咒罵,甚至動粗,還是無力阻止。

無力阻止你曾經安逸的現狀被改變。

 

歡迎來到理解示威者的第一步。

認為自己食鹽多過年青人食米的你,覺得示威者不可理喻。或許會說,當年你也曾經活在比現在還要水深火熱的社會之中;還不是這樣捱過來?三個月前的「現狀」,有屋住有書讀有飯開有工做,年輕人還不知足,還要得一想二,得寸進尺麼?這群示威者不但不事生產、好食懶飛、貪得無厭、蠻不講理,還要賠上社會大眾的安穩。賠上的你安穩。

若非他們所作所為威脅到你的安穩,你根本不屑一顧。
你不理解他們,從沒嘗試理解他們,覺得理解是事不關己,己不勞心。

事實上,示威者跟不安於現狀的你一樣。
只是不安於現狀。
然後發聲,試圖改變現狀。

示威者可不是為了自己的安穩而冒著被打至遍體鱗傷的風險,以前途作賭注,走上街頭。
他們是為了公義、自由、人權,那些在你眼中,不能當飯吃的價值。

他們也不是認為,為了這些價值,就能妄顧他人的權利和利益,阻住你搵食。反送中運動之初,示威者首先以和平理性,對他人影響最低的手段走上街頭,表達訴求。

然而政權充耳不聞。
那為了改變現狀,示威者迫於無奈要用上更強烈的方式表達訴求,迫使政府和社會聆聽。

但求不安於現狀的你能夠明白,示威者之所以發聲,正因他們跟你一樣,不安於現狀。

年輕人不求政權能為我們提供甚麼協助;
但求政權的高牆不要步步進迫,扼殺我們僅有的出路。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