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 2036 年的妳 — 給女兒的家書

2020/5/27 — 22:24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黃偉信(工程師、香港青年專業聯會創辦人)】

親愛的女兒:

寫這封家書時,心裡正憂心忡忡,因為香港正經歷有史以來,最艱難、卻又最關鍵的時期。過去短短一年間,政治紛爭不斷,先後經歷了反修例風波、新冠病毒疫情突襲香港。近日人大常委會又推動訂立「港區國安法」,街頭運動重現。香港未來到底何去何從?

廣告

不少強硬建制派人士出於種種動機,堅稱立法可以帶來政局穩定,但我認為中央今次無疑是判斷失誤,把單純本地政治問題提升到國家層面。我深深擔憂強硬立法後 ,將會大大侵害本地的司法獨立、經濟、市民的人權和自由。

不知立法後的香港怎樣?2036 年的妳此刻已經十八歲,想必經歷著一個不一樣的香港,過著不一樣的生活。到底多少異見人士被抓進了牢獄?遊行示威還合法嗎?六四集會還有嗎?香港真有變繁榮嗎?

廣告

2020 年的我,很想知道答案。身邊很多朋友因為政治環境不明朗而有意移民,而作為父親,我也希望在能力範圍之內給妳最好的生活環境。但我決定留下,希望略盡綿力守護香港,讓這個家除了和諧穩定,也能夠讓妳和身邊一起成長的大家,自由地發聲,開心地過活,同時把香港的核心價值承傳到妳這一代。

每當電視直播著街頭抗爭時,眼見一群又一群年輕人不斷在警方的驅散拘捕後重整,再向警方推進,簡直抱著一股必死的決心和悲壯,我感到相當痛心。為什麼我們的年輕人對這個社會感到如此失望甚至絕望,會堅持用著這種方式表達訴求,不怕坐牢,不怕被暴力拘捕?為什麼過半市民還是覺得政府和警隊要為反修例運動負上最大的責任?是否我們這輩人做得不夠?或是我們沒有帶給年輕人希望?

我實在沒法如一些人,只是指摘和批評青年人破壞社會。我不知道妳身處的時代,執法者是否專業克制、司法系統是否仍然獨立,但實在希望今日的妳不需要再走上街頭抗爭, 承受可能被「執法者」粗暴對待的恐懼,有著受法律保護的言論自由,能夠隨心所欲發表意見。

近年社會衝突不斷,不少人陷入了煽動、仇恨、攻訐的循環之中。在妳的年代,社交媒體必然更為發達,許多不同的聲音都聲稱能告知妳甚麼是對,甚麼是錯。著名小說《小王子》中有說到:「光用眼睛,看不見真正重要的東西。唯有用心看,才能看得清楚透徹。」切記不要輕信任何人或任何媒體,必須用心從多角度探究事物。

我仍然深信,要化解仇恨,就必須有愛。香港社會有許多有心人,當中包括政界中人、社工、律師、教師等不同階層,都關心年輕人,亦為香港現在的處境難過和憂心。我也相信當權者之中必定還有著愛香港的人。無論妳現時身處的環境有多艱難,做任何事也不可忘記了愛。

說實話,妳也許不能夠想像看起來自信和樂觀的爸爸,此時此刻的心情是多麼忐忑、多麼不安。但相比對於未知的恐懼,我知道我更加懼怕什麼 — 就是當我這輩人現在放棄了、移民了,將來有一天妳卻來問我:「爸爸,2020 的時候,你為我、為香港做過什麼?」我將不能面對妳充滿疑問和失望的眼神。因此,縱使我對未來並不樂觀,縱使我深知我們的力量何其微薄,只要能夠為妳守護多一口自由的空氣,我想,我這作為父親的算是問心無愧了。

即使前路再艱辛,爸爸也會與妳同行克服未來的困難。女兒,妳們年輕人是社會的未來,希望妳事事順利,懷著愛和求真的心,面對眼前每個挑戰!

永遠愛妳的父親
黃偉信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