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 PPRB:學玩網,首先學做人

2019/10/31 — 18:5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致 PPRB:

我是小市民,做媒體行業。希望我們能理性溝通,Too long,但請 Read。

做社交媒體,難免要開 Facebook 專頁。我明白,做編輯很難,做內容很難。每日更新,電光火石之間,又一萬個嬲嬲。

廣告

臉書上如此多暴徒,為什麼還要開 Page 呢?相信是階級問題。

光頭警長可以專心玩微博,因為他是未來特首,你們不是。

廣告

回正題,用 FB、開直播,說到底就是面對香港人。大 Sir 都要在 Q&A 捱幾秒先走。何解你們做編輯,連留言都唔使覆呢?

好比當年文革,愈低層愈巴閉,或者下個月,學警就可以指揮督察了。

不回覆,把留言預設為時間排序,我們都懂。不想辱警的留言被推到置頂,免得出洋相,對嗎?

很好,不解決嬲嬲的原因,反而解決留言的設定,你們和祖國很貼近。

但觀乎每日近萬個不斷更新的留言,幾乎全是暴徒,美國佬真是太有錢了。

今天是萬聖節,家住深圳的你已經很貼地,揀了 Halloween 主題講 8.31。

暴徒們無憑無據,深信太子有警察打死人。正如你們的帖文所言,謠言止於智者。

真相如此重要。何不公開所有太子站 CCTV,還警察和公安清白,狠狠摑暴徒一巴掌?

公共關係科現在惹來嬲嬲,止不到謠言,方法太弱,變了弱智者。

Sir,市民相信什麼?

他們認為,在一個日以萬計乘客流動的鐵路站,有人活生生被打死,冷冰冰被運走。

不論真假,但七百萬人裡,市民覺得失去了陌生的誰。

市民擔心到獻白花,燒元寶。

未知有否人喪命,他們哭了。

但你們笑了。

面對跪地禱告的良民,你們選用的「心寧」,每一格都在諷刺他們的良知。

Sir,如果你媽媽被送急症室,你擔心有伊波拉病毒。但醫生收起報告,當場大笑:謠言止於智者。

你能否平心靜氣?

對吧,假設你有,這就是人性。

社交媒體,我離開大學之後,就做這一行。Like 與 Share 是一秒之間,但寫內容,卻是千里之慮。

那些沒有生命的數字,後面是人性。嬲嬲,因為憤怒;心心,因為有愛。

網民其實是人,以萬計的,是對警方憤怒的人。

民眾情緒,無論原因為何,事實為何,都是真實存在的現象。這不是數據,更不是留言的排序。

民眾心理,唯一的演算法,是良知。其實大家都無證據,認定警方殺人,也的確是臆測。

但這些禱告的、送花的、嬲嬲的,並非要證明自己正確。

他們想警察和港鐵站出來,證明大家錯了,誰都沒有死。

你們要止息謠言,他們是求之不得。

做網,其實就是做人。

不是能上網就能做網。你有了平台,代表團隊,首先要了解人情。

不知 PPRB 出 Post 的制度,但無論誰人話事(可能是少年警訊?),這個帖文,是完全不合格。

因為,出 Post 者沒有人性,激發起網民的良知。

而沒有證據,就不要證明什麼。

市民沒有真相,你們也收起證據。各執一詞,你可以永遠否定,但數以萬計的人,都會永遠認定。

認定你們是殺人兇手。

這就是社交媒體的現實。

Reactions 不只一個掣,背後是一個人。出生以來學到的價值觀裡,對某件事,作出了一個選擇。

社媒的設計,講求便利地引發人性。有時,會比現實放大很多。

例如撐警者會聲言要強姦示威者,例如市民為爆眼少女畀喊喊。

又例如,警察恥笑善良市民。

現實中,未必姦得出、喊得出,笑得出。但有了這個念頭,才有網上的那個決定。

你以為只是網民,其實統統都是香港人。

隊型不是你在 Setting 可以揀,民間對警方的不信任,早就 Pin to Top。

學玩網,首先學做人。

你們的社媒策略已經失敗,如像催淚煙中,市民向你們流淚了。

因為,大家很擔心真的警犬。

小市民 楊先生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