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好友廖亦武通電 劉霞:以死抗爭對於我,最簡單不過

2018/5/2 — 19:39

劉霞

劉霞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去年7月病逝後,其遺孀劉霞一直被軟禁。維權網站《China Change》今日刊出好友詩人廖亦武的文章,以及一段廖亦武與劉霞的電話錄音。從錄音可以聽到,劉霞於4月8日通話時情緒激動,不斷痛哭。廖亦武又稱,在4月30日另一通電話中,劉霞稱已沒有留戀,聲言「以死抗爭對於我,最簡單不過」。

廖亦武:我不會再低調 要選擇性說出真相

廣告

廖亦武今日在《China Change》發表文章及錄音。據廖亦武稱,一直希望讓劉霞出國治療抑鬱症,但他們先被吩咐等到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後,之後又被吩咐要等到今年3月的兩會閉幕。在4月1日劉霞57歲生日前,德國大使還致電給劉霞,轉達了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問候,並相約不久後在柏林打羽毛球。

廖亦武稱4月上旬,德國外交部已經作了具體安排,包括如何不驚動新聞界,如何將她從機場接到某一隱蔽地點,安排治病和調養等等。

廣告

不過廖亦武寫道,在4月30日致電劉霞,對方聲言打算以死抗爭:「現在沒什麽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裡。曉波已走了,這個世界再沒什麽可留戀,死比活容易,以死抗爭對於我,最簡單不過。」

廖指以往一直在低調等待,但如今在獲得劉霞同意之下,決定將較早前(4月8日晚上)的一段通話公開,「在今天的通話中,我說我不會再低調。我要採取行動,選擇性說出一些隱忍的真相」。

錄音可聽見劉霞激動哭訴

該段長約七分鐘的錄音,可以聽見劉霞在一通電話中,情緒激動地不斷向好友詩人廖亦武哭訴。她在電話中稱,自己沒有手機、電腦。當友人勸她再交出國申請,她反問:「我的情況德國使館都知道,全世界都知道,還要我一遍一遍弄那些東西幹什麼?」、「他媽惹急了就死在這兒……死了拉倒……明明知道我不具備所有的途徑和條件……」

廖亦武稱,他在通話中堅持讓劉霞再寫一份出國申請,劉霞先說不會的不會的,繼而恐慌摔了電話。過一會兒廖亦武再次打過去,聽到劉霞哭訴。

劉霞:我的情況德國使館都知道,全世界都知道,還要我一遍一遍弄那些東西幹什麼?

廖亦武:對,但是你面對的情況也比較特殊啊……德國政府是一直在談……

劉霞:我沒地方傳遞,又沒手機,又沒電腦。

廖亦武:那好吧,好吧。

劉霞:知道我沒這些,他媽的還老是要來要去……

廖亦武:我們這邊……

劉霞:那我明天就寫(出國申請),明天就交上去——你現在就錄音下來——我他媽惹急了就死在這兒……死了拉倒……明明知道我不具備所有的途徑和條件……

廖亦武:他那個外交部發言人是這麽說的,你完全享有中國法律所賦予的……

劉霞:這些我都知道,你不用重複,我又不是腦殘。

廖亦武:嗯,我給你說一下。我們把你接過來後,找一個地方叫「文學之家」,給你有個過渡,過渡之後進入一個藝術家計劃。然後各方面反應積極,大家達成了共識,這是一個非常低調的一個事情……

(劉霞不停哭泣,廖亦武播放《DonaDona》的鋼琴獨奏安慰)

廖亦武:劉霞!

劉霞:德國大使打電話後,我就開始收拾東西,我一點也沒耽誤,還要我怎麽樣……

上月11日,路透社引述知情人士消息透露,中國當局一直延遲與西方政府商討讓劉霞出國事宜。報道引述劉霞的朋友及駐京外交人員透露,自劉曉波去年7月海葬後,劉霞一直被當局嚴密監控,除了能夠在當局預先安排的通話和探訪時間外,劉霞並不能自由和親朋聯絡,亦被剝奪人身自由。

以往中國外交部多次被問到劉霞的去向,但當局都未有作出具體回應。去年12月劉曉波生忌當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被問到劉霞能否在出國,她當時稱不了解其行蹤,但知道她自由。今年一月有傳劉霞已恢復自由,惟有關說法未獲證實,外交部發言人陸慷當時僅稱劉霞是中國國民,依法享有一切自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