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李浩然商榷 — 中聯辦在中共法制下有法律根據嗎?

2020/4/22 — 13:27

中聯辦(資料圖片)

中聯辦(資料圖片)

【文:郝紫通(業餘研究者)】

今日《明報》刊登了香港特區政府基本法推廣督導委員會委員李浩然的文章理解中國行政架構 兩辦非「部門」》,內容主要討論《基本法》第22條第1款「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幹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他認為這裡的「部門」對應《國務院行政機構設置和編制管理條例》第六條規定的「組成部門」,故此不包括香港中聯辦這種「派出機構」。

李先生文章結尾說「希望大家能夠心平氣和,集中在法律和制度的交流而不要被政治化……也顯示出互相學習的重要」。筆者相當認同他的看法,因此撰寫本文陳述一下對中國行政架構與相關法律的幾點淺見,以作交流、學習之用,希望李先生也能夠不吝賜教。

廣告

黨校講師:中聯辦無法律根據

2002年,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兼中共中央宣傳部主講教師任進在《行政法學研究》期刊上發表論文〈國務院行政機構的若干問題〉呼籲改革相關法律,內容也提到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和中央人民政府駐澳門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是國務院派出機構,「其職能、內設機構和人員編制均符合國務院行政機構的特徵」,但他同時指出一點:「國務院辦公廳、組成部門、直屬機構、辦事機構的設置有憲法或者《國務院組織法》的依據,而國務院派出機構、國務院組成部門管理的國家局、國務院議事協調機構,則沒有法律依據」。

廣告

作者提供

任進因此建議中國政府未來要修改《國務院組織法》和《國務院行政機構設置和編制管理條例》,從而「確立國務院派出機構、國務院組成部門管理的國家局、國務院議事協調機構的法律地位……把國務院派出機構的設置條件和程序也列入其中」,言下之意就是作為國務院派出機構的中聯辦在當時中國相關法律下欠缺明確法律地位,甚至連起初的設置條件及程序都無汰可依。審視憲法及其他相關中國法律近年的修改情況,我們也沒見到任進上述建議獲得採納,中聯辦作為國務院派出機構欠缺法律地位的狀態亦應該未有改變。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派出機構法律不涉中央政府

此外,李浩然的文章聲稱中聯辦作為國務院派出機構帶有「法律性質」,而他唯一引述過的相關條文是《行政覆議法》第十五條,該條關於派出機構的內容如下:「對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依法設立的派出機關的具體行政行為不服的,向設立該派出機關的人民政府申請行政覆議」,「對政府工作部門依法設立的派出機構依照法律、法規或者規章規定,以自己的名義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不服的,向設立該派出機構的部門或者該部門的本級地方人民政府申請行政覆議」,可以看出這裡只有提到「地方人民政府」而無「中央人民政府」的事。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條規定:「中央和地方的國家機構職權的劃分,遵循在中央的統一領導下,充分發揮地方的主動性、積極性的原則」,第八十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即中央人民政府,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執行機關,是最高國家行政機關」,第九十五條在第五節「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的名目下規定:「省、直轄市、縣、市、市轄區、鄉、民族鄉、鎮設立人民代表大會和人民政府」,想問李浩然先生是根據什麼理由將憲法規定的「地方人民政府」曲解為包含「中央人民政府」?

中聯辦的法律文件何在?

李先生文章又提到:「上述國務院機構屬於哪個類別,均已明確訂明在法律文件,以及中央人民政府的網站上」,然而根據筆者多方翻查,社會公眾能夠索閱關於中聯辦的官方文件,僅有2000年1月《國務院關於更改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澳門分社名稱問題的通知》(國函[2000]5號),如其他國務院部門、機構往往都會公開其《職能配置、內設機構和人員編制規定》文件內容,惟獨就是中聯辦應該存在的《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職能配置、內設機構和人員編制規定》始終遍尋不獲。

未知會不會是像李先生這樣位高權重的人,能夠接觸到民間低下百姓無法拿到的內部文件,或者擁有登入中國政府網站管理平臺的帳戶,以致看到的內容比我們一般人為多?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們希望李先生能夠秉持分享學術研究的材料,公開一下自己能看到的各種關於中聯辦的文件,而且在近日大家對中聯辦「行使監督權」職責問題關注越加激烈之時,大家若能夠真正見到這些國家「依法治國」的明確證據,應該可以冷靜下來回歸理性討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