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芬蘭經驗 — 勇武攬炒和務實妥協

2020/1/5 — 12:29

Winter War, https://bit.ly/37Cra7e, Public Domain

Winter War, https://bit.ly/37Cra7e, Public Domain

【文:蔡昀】

近來讀到芬蘭的歷史,理解它由殖民地蛻變為獨立,但一直受到極權強鄰的威脅。今日芬蘭是先進民主國家,它的經驗對香港和台灣,會不會有參考作用呢?

地緣政治和歷史

廣告

芬蘭本為瑞典殖民地,後來被蘇俄統治,當初蘇俄沙皇承諾給芬蘭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但後來不斷進行俄羅斯化措施,殖民芬蘭,並對芬蘭實行全面管治,讓俄國人進入議會等。有個叫Bobrikov 的總督,民望跟現在的林鄭一樣水平,也一樣好打得,走強硬路線,後來他被刺殺了。芬蘭趁著蘇俄1917年十月革命,也宣布獨立建國。
蘇俄固然是對芬蘭來說的一個威脅,1920-30年代的芬蘭人看著斯大林的鐵腕統治,也許頭上冒出一額汗。但逆向思維,在蘇聯人的眼裡,芬蘭也何嘗不是一個威脅呢? 位於南方近蘇聯的Helsinki 是一個強化了的海軍基地,有其戰略性的位置,在蘇俄統治時被視為Leningrad/St. Petersburg的防禦網,反之,它也可以是進攻St. Petersburg的橋頭堡。蘇聯看著納粹德國控制了Austria,Czech,也許對芬蘭的取態也非常擔憂。後來在1933年的秋天,斯大林和希特勒簽訂了互不侵犯協議,芬蘭人懷疑,他們倆一定商議怎樣瓜分我們這些小國了。

果然協議簽訂後不久,納粹德國和蘇聯都分別攻打波蘭,芬蘭看著這個大自己10倍並擁有較先進軍力的波蘭很快被消失。而另一方面,在1939年,蘇聯向Baltic三國(Lithuania, Latvia, and Estonia)要求讓蘇軍進入它們的領土,三國答應。對芬蘭則要求把小部份國土歸蘇聯,並讓蘇聯在Helsinki附近建立海軍基地。

廣告

勇武和攬炒

芬蘭人覺得如果他們作出這樣的讓步,則斯大林下一步要攻佔芬蘭實在易如反掌,所以堅拒了蘇聯的要求。在1939年冬,蘇聯出兵芬蘭。當時蘇聯人口一億七千萬,芬蘭三百七十萬。蘇聯派出四旅即五十萬的兵力,芬蘭全軍十二萬迎戰。除了人數之外,芬蘭和蘇俄軍力極不對等。幾乎完全沒有空軍坦克的芬蘭人把土製汽油彈以當年蘇俄外相Molotov命名,並用此的Molotov Cocktail,對付蘇軍坦克,雙方都傷亡慘重。

在這次名為Winter War的戰爭,芬蘭人自知並無勝算,攬炒的目的,是要蘇聯為最終勝利付出高昂的代價。蘇俄軍對芬蘭軍的的陣亡比率為8:1,芬蘭軍的勇武舉世觸目。納粹德國因此而低估了蘇俄紅軍的力量,後來決定揮軍北上,那是後話了。據聞有一位芬蘭軍官,領著一小隊滑雪到據點,看到源源不絕的蘇俄軍隊,感概地對部下說,「我們國家這麼小,那埋得下這麼多蘇軍屍體啊!」

芬蘭人的勇武和攬炒,加上對納粹德國的戒心,令斯大林在1941年和1944年兩次軍事行動,都最終放棄征服芬蘭的計劃。

自己芬蘭自己救

芬蘭面對蘇俄的威脅,差不多完全沒有受到其他國家的支援。英法後來都派出部隊,但瑞典和挪威因害怕被視為與蘇俄為敵,沒有放行英法軍隊。到了後期盟軍針對德國,英軍在蘇俄的壓力下,還派轟炸機轟炸芬蘭港口,幸好英軍hea做,投彈到海面便收隊。
芬蘭人對國際間的援助,自此不存幻想。

務實和妥協

二戰後,芬蘭作為曾與德國聯手(co-belligerent)對抗蘇俄的國家,受到蘇俄嚴峻的懲罰之餘,也依然面對著像東歐其他國家一樣被蘇俄扶植的傀儡政權控制甚至被吞併的威脅。芬蘭戰時首相和幾位內閣官員,被盟國秋後算帳瑯璫入獄。不過芬蘭人是明辨是非和理解他們的貢獻的,他們有些出獄後還恢復了官職。

在這樣的形勢下,芬蘭人選擇了前駐俄大使(Juho Paasikivi)為首相,開始它親俄的路線(Paasikivi–Kekkonen doctrine)。其中也限制反俄的言論,從蘇俄輸入劣質的商品。一窮二白的芬蘭聽命蘇聯,拒絕了美國的Marshall Plan 經濟援助協議。它和東西歐陣形都簽訂商貿協議,給蘇俄最惠國的待遇。後來也沒有加入北約NATO。因此,蘇俄並不再覺得芬蘭是一個威脅,反而芬蘭作為一個小國,努力改善了自己的教育制度,走高科技路線,小國寡民過安逸生活的同時,也成為蘇俄通往西方世界的窗口,向蘇俄買石油互惠互利。

希望中國大陸對香港也能像蘇俄對芬蘭一樣,其實香港人雖然頑強捍衛自己認為重要的核心價值,但我認為大部分香港人不想也不需要獨立,亦無意改變或挑戰中國。說到底,香港人只是想真正落實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不要國教,不要白色恐佈,不要政治凌駕一切,保留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言論自由而已。香港人也會務實地認清自己的獨特國際地位而捍衛法治和自由,防止它變為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因為它會因此而不能為中國帶來好處而失去存在價值。

i參考資料:
Jared Diamond - Upheaval: Turning Points for Nations in Crisis.
曾焯文 - 芬蘭勇武建家邦 / 立場新聞
林濁水 - 芬蘭傳奇與台灣總統 / 立場新聞
Wikipedia
Quora 和 互聯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