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若我因此評論被判有罪,我不會感到意外

2020/4/29 — 12:0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今個星期,繼續有外國團體,為香港人發聲。

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NDI)發表報告,總結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報告指出,反送中運動雖然由《逃犯條例》修訂激發,但隨着運動發展升級為爭取民主政制的落實,報告認為港人爭取民主的訴求合法合理。NDI促請特區政府設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暴、與市民對話並重啟政改,要求北京公開重申對「一國兩制」承諾。

另外,國際評級機構惠譽將香港的遠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long-term foreign currency issuer default rating)從AA下調至AA-,是這個機構繼去年9月後再度下調香港信貸評級,新評級比澳門還低。

廣告

可以預期,中共繼續執行它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繼續縱容香港警察刻意誤用法例執法,用法例作為公報私仇的工具,香港的法治就會一路凋謝下去,而香港在各方面的國際排名就一直下滑。

廣告

暴政的公式:定義不清的法例 + 執法迫害

過去的一個星期,最突出的是香港警察使用一條用意是防疫的法例「限聚令」,來作為隨意驅散街道及商場𥚃的市民,甚至刻意使用一條定義不清的法例逮捕及檢控市民。

當一個社會,政府制訂定義不清的法例,警察隨意或刻意使用這些法例限制市民的自由,甚至進行司法迫害,這就是暴政。今天的香港究竟距離大陸有多遠呢?

我們先來看看訂立「限聚令」的過程,就可以看出這個政府是如何立心不良。

「限聚令」立心不良

當大部分西方國家的政府在三月頒佈「禁足令」,香港的林鄭不但仍然未肯全面封關,而是透過《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第599章)(《條例》)訂立《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即我們簡稱的「限聚令」

當時,大部分業界都表示,贊成政府學效外國「禁足」14天,即整個城市停擺,政府提供賠償與企業,防疫專家也表示,封關加上「禁足」是對付疫情的最佳方法。

但正如我在另一條時評短片《林鄭防疫工作又係做一半唔做一半。為什麼連商家都支持停工停市?林鄭就是不肯行多一步!》( https://youtu.be/nSOfWyBIH5w )提到,林鄭的防疫永遠要留下一個缺口。

林鄭不肯「禁足」,卻推出荒謬絕倫的禁酒吧賣酒,之後再推出「限聚令」。限聚令推出後,香港警察頻頻巡查黃店,動輒就在內逗留超過兩小時,用尺去量度枱與枱之間的距離,又逐一查問門外排隊的客人。警察用執法之名,滋擾黃店為實。

到了上個星期日4月26日,有網民發起太古城中心「和你唱」,警方不理會商場及住宅的保安人員,以「限聚令」之名,衝入驅散人羣,商場𥚃有不少市民是太古城居民,正在進行正常的消費活動,而參加「和你唱」的市民亦只是在唱歌,既沒有暴力行為,亦沒有滋擾其他現場的市民。警察為何要強行執法?有此必要嗎?

「限聚令」比「非法集會」、「非法集結」好使好用

警察要驅散人群,若是在過去,警察會使用「非法集會」或是「非法集結」。

按香港法例第 245 章《公安條例》第 8 及 13A 條規定,不超過 50 人的公眾集會、出席人數不超過 500 人而在私人處所舉行的公眾集會及出席人數不超過 30 人的公眾遊行均毋須給予通知。

所以所謂的非法集會,人數超過上述規定的集會或遊行,就是非法集會。

什麼是非法集結呢?非法集結罪是根據《公安條例》第18條,指當有3人或多於3人集結在一起,作出擾亂秩序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他們的行為會破壞社會安寧。害怕社會安寧被破壞的反應可以是集結者意圖所導致的,或是該行為相當有可能導致附近的人就此作出害怕的反應。

也就是說,警方要告「非法聚會」,通常是告主辦者,現場的人很容易用只是路過來解釋自己為什麼出現在現場。

至於警方要告「非法集結」,則現場必須有人作出擾亂秩序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他們的行為會破壞社會安寧。

在太古城中心那一晚,根本沒有主辦單位,也沒有出現任何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出現這種行為的只有警察。

所以,無論是「非法集會」和「非法集結」,檢控的門檻也是較高。現在好了,有一條無須通過立法會的《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超過4個人一起,就告得,是否可以告入是後話,重要的是警察可以很容易提告。在過程中讓被控的市民受盡法律的折磨。

於是,你看到今天的香港警察是如何信心滿滿,在街頭或是黃店截查市民,他們叫市民4個4個人一排,那一組人悄為被警察視為不合作,就威脅拉入一個進來就可提告。

牧師對「限聚令」的見證和疑惑

有一位牧師名叫袁天佑,他是太古城居民。以下是他在4月26日當晚見證的情況:

「我走進商場內還沒有幾分鐘,仍沒有聽到任何人叫口號,或有甚麼動作,商場外防暴警察已衝入商場,驅散市民。我在其中,我問他們:『我在太古城居住,在商場內走走,又沒有參與任何活動,有何不可?』一位警員毫無禮貌的回答:『你們犯了限聚令。』我告訴他:『我只是一個人,怎麼犯了限聚令?』他說:『我話犯了便犯了!』

走到商場的一樓,看見有 3 個市民從馬沙百貨商店那邊走來,便即時被幾名警察喝止,指他們犯了『限聚令』。只有3個人,怎算是犯法?

回家後,看新聞報導,警方解釋,『多於 4 人有共同目的聚集,即使相隔 1.5 米同屬違法。』法律真是這樣解釋嗎?」

是的,袁天佑牧師的疑惑,不但是平民百姓有的疑惑,就連法律界也慨嘆,「限聚令」定義模糊,執法混亂,如同法律黑洞。

限聚令最大問題是未就「聚集」一詞下清晰定義,加上執法不一,有大狀開玩笑說,司法機構公告5月4日恢服全面運作,法院門外一定大排長龍:「咁係咪可以拉晒我們?」

大狀對「限聚令」的疑惑

大律師何旳匡指出,坊間普遍認為,只要告訴警察,街上的人我不相識,就不算聚集,但在公眾集會,很多人都是互不相識的,所以不認識不一定可以成為辯護理由。那麼是否群眾有共同目的就屬聚集?但問題又來了,市民等過馬路、銀行排隊、記者戶外採訪或旺角西洋菜街的一眾電訊傳銷員,他們很可能都有共同目的,這又算不算違法聚集?

一般經立法會議審的法例,都會經過議員反覆提問,條例的各個字眼通常都有清晰定義,而且經立法會議審的法例,相關文件和官員發言,都可以作為反映立法原意,供法庭參考。

但為什麼「限聚令」會是這麼一條如此不清晰的法例?

為什麼「限聚令」無須通過立法會?

因為這條《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根本沒有經過立法會審議。

這條「規定」是根據《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第599章)訂立的。根據條例,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為防止、應付或紓緩公共衞生緊急事態的影響訂立規例,以保障公眾健康。

所以《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第599章)是通過立法會訂立的,賦權特首和行政會議權力,訂立規定,無須通過立法會。不過,規定也不是可以無法無天的,不可以違反其他香港法例,尤其是人權法。

「限聚令」有否違反「香港人權法案」?我不太肯定,但警察的執法,涉及胡亂湊人數,又胡亂檢控,就肯定違反了《警隊條例》。

支持警察的人,請問你們支持什麼?

今天若仍然有支持香港警察的人,我希望你們要想清楚,你們究竟是支持香港警察按法律專業執法,還是刻意誤用法例去濫權瀆職?

所謂法治,包括了立法、執法和司法三個步驟,這三個步驟都掌控在政權的手中。

立的法對人民的自由、權利、生命與財產有否侵害或威脅,若答案是否定的,這就是惡法,像是《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負責執法的是否公平、公正、不偏不倚專業地執行法律?

負責檢控的又是否按著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精神公平、公正、不偏不倚專業地向犯罪的人作出檢控?若是證據不足就不作提控,以免法律被淪為滋擾異見者的工具?

法官判案是否只按著法律行事,將法律以外的其他考慮都拋開,只從法律去專業地審案及判罰?

一個社會是否有法治,不是看市民的犯罪率,而是看上述三方面即立法、執法和司法的執行情況。

香港評級為何被降

今天,國際評級機構不斷地將香港的評級降低,究竟是因為香港多了抗爭者觸犯了香港法律,還是因為這些機構看到了香港在立法、執法、司法出了問題?

多少國際機構向香港政府反映意見,對大批香港示威者被捕、被告表達不認同,呼籲香港政府撤控?

全世界擁抱普世價值的人和政治領袖,都看到今天的香港亂局,不是由犯了非法集會、非法集結和限聚令的香港市民所造成,而是由於不履行《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中共,用暴政手段治港的香港政府,還有濫捕、濫告的香港警察造成的。

郭偉健法官的驚嚇判詞

過去,香港人仍然寄望的是香港的法庭,但是稱讚用刀斬人的兇徒為情操高尚的區域法院法官郭偉健可以說將香港人對司法公正僅餘的信任推至谷底,他在判詞中毫不隱藏他的政治主張,聲言示威者的行為是「不折不扣的恐怖活動」,而斬人的刀手是「奄奄一息、滿身鮮血的受害者」,郭偉健還用量刑起點減去他所認為合理的求情理由的刑期,斬傷三名年輕人、其中一名一度因穿肺而命危的女記者的兇手,刑期只是45個月,四年不到。

郭偉健法官是純粹根據法律判案嗎?就連法律界眾多大狀對他的判詞和刑期都大感詫異。兇手用刀斬人,但法官的判詞和刑期無異於對被斬的受害人作第二次傷害。

對於如此不合理的刑期,連受害人也表示難於接受,檢控官會就刑期上訴嗎?我相信不會!

惡俗政治環境之下的法官

有說法官也是人,也會受到政治偏向的影響,沒錯!不過,郭偉健法官表達得如此干脆利索則是少見的。

香港的法官也是人,也是打工仔,也有升遷的階梯。在今天惡俗的政治環境,當政治表態有利官途,你能說法官不受影響嗎?

我真的已經不能這樣相信了!有一天,我因為上述的Fair Comment淪為被告並加入重罰,在今時今日的香港,我也不會覺得很意外。

作者 Patreon page:https://www.patreon.com/TsuisTalk

作者 Facebook Page:https://m.facebook.com/TsuisChannel/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