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若水之志 — 228 作為香港民主運動的開端

2021/2/28 — 17:21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今日,四十七位手足被落案起訴國安法下顛覆國家政權罪 — 記誌住我哋走過左香港民主運動嘅序章,未來嘅路,我地要準備好更加堅毅行落去。

我唔需要再花時間去陳述、去批擊政府同警方嘅決定有幾無理有幾狂妄,呢個係香港人一早要認清嘅事實,亦係我哋決定得行追求民主呢條路,必定途經嘅挑戰。與其係度傷春悲秋,或者話「估唔到共產黨可以衰到咁」,不如今日,我想同大家傾下香港人面對未來漫長嘅黑暗時代,應有嘅心態。

佢哋四十七位嘅力量,從來唔來自佢哋自身,而黎自每一位為香港行過出黎嘅香港人。一位位「素人」,都不過至為平凡嘅香港人,不過係你同我身邊嘅同行兒女。政權迷信「拆大台」,繼續憑槍打出頭鳥嘅策略,以為鎖起四十七為民意代表,就可以令香港人放棄對民主自由嘅追求。但佢哋睇唔透嘅係,佢哋身上嘅力量,依然存續係每一個你我心中。只要我哋呢班係出面嘅人,心中信念依然不滅,任雨打任風吹,呢條未竟之路總會有香港人行落去。

廣告

此際我哋縱使迷茫,但迷茫之時,回望二零一九嘅浩瀚抗爭,我哋總會搵到啟示、搵到行落去嘅動力。二零一九年走上街頭,摒棄大台思維,就係出於明瞭「自己香港自己救」嘅覺悟。因為所謂民主,從來就指我哋就算要踏遍洪荒,就要於泥濘與崎嶇中,行出自己嘅一條路。民主運動,不因四十七人而生、亦不因四十七人而亡。反而,係四十七人被還押之際,我哋會更加睇清實象,睇清我哋無辦法奢求「政治領䄂」為我哋完成香港人呢條取西經之路,更加促使我哋接下時代嘅火炬,將漫長嘅抵抗,係每個人嘅個人層面延續。

張崑陽話「流亡係革自己的命」,而我相信,留係香港,亦係一場自己修行,一場係亂世中挎問自身信仰嘅修煉。

廣告

二零一九年,我哋向世界示範咩叫若水之志。而家,係我哋嘅時候用一生去證明,我哋做得到 — 抽刀斷水水更流。

走筆至此處,仲總會遇上一問題:「咁我應該做啲咩?咁你有咩高見?」

我嘅答案係:「先由唔再問呢一句開始。」

香港人嘅民主路上,唔會有指世明燈、亦唔會有民主方程式,有嘅,只係每人百折不撓嘅意志同「自己香港自己救」嘅決心。我哋唔可以再等待一種領䄂,等待一條康莊大道 — 我哋要執起鋤頭開墾,或者會開出一條絕路,即管回頭再出發;我哋或許會失足受傷,即管療癒後再走。但我哋唔可以再固守係原地,等待他人嘅救續。四十七人唔可以代我哋行呢條路,我亦唔可以。我可以做嘅只有陪伴,只有同大家一齊係每日嘅生活中修羅,去嘗試去碰壁去闖蕩。用兄弟爬山嘅精神,默默耕耘,直至我哋係應許之地重聚。

國安法甫面世之前,好多人已經提過,民主力量必定要低調化、地下化。中大學生會十二人會被打壓、初選四十七人會被捕,但四千中大學生、但二百萬香港人,依然可以存續。唔好諗點樣搵下一個領䄂,今晚就自己去諗,自己仲有咩可以做。只有真正明白呢點,香港人嘅民主路,先可以行到落去。

祈求領䄂代勞嘅話,228 就會係香港民主運動嘅終結。勇敢肩負自己嘅責任嘅話,228 就會係香港民主嘅開端。

避唔到,一齊捱,係亂世中修煉,係荒謬中磨練堅毅、係恐懼中建構希望。終有一日,我哋將在沒有黑暗的地方重聚。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