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英國的 Carrie Cheng 與今日的 Carrie Lam

2020/2/5 — 15:29

林鄭月娥與丈夫林兆波(林鄭月娥 Facebook 專頁圖片)

林鄭月娥與丈夫林兆波(林鄭月娥 Facebook 專頁圖片)

【文:盧日高】

(編按: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日前撰文〈給林兆波教授的信:救救香港,到了「一國兩制 4.0」了…〉予特首林鄭月娥丈夫林兆波,下文為作者代入林兆波角度撰寫的「回信」。)

廣告

旭暉:

感謝你的來信。我和你是最後一代慶祝農曆新年的人,將來硬要我恭賀「新春」,我情願像今年沒有氣氛。

廣告

你在信中說我們夫妻之愛是挽救香港的最大希望,恐怕期望越大,失望越大。Funny how time changes and rearranges everything,The Supremes 的成員變了又變,我在英國認識的 Carrie Cheng 與今日大家認識的 Carrie Lam 是否同一人,我不敢回答。

我曾經天真地以為可以改變一個人,以為帶她去看河野史代的《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能讓她體悟一點點日常生活的悲歡與溫柔。但現實是戰後的廢墟,正如川端康成和三島由紀夫書信往來,最終誰也改變不了誰。

你知道我是搞 algebraic topology 的,單純的數學並不如你將叮噹和 Hello Kitty 水火調和。Carrie 份人其實很簡單,你扭計發脾氣,她就不會讓步。只要對她說:「他們沒有你那般能幹,所以他們不明白。」她就會覺得你是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這是我能夠專心研究又能維持這頭家的原因。

我現在是手都無法舉起的人。《The English Patient》中 Almásy 乞求 Hana 為他注射嗎啡一幕在我腦海中揮之下去。我只期望疫情盡快完結,可以暫時逃離這個家去看電影。遲些一起去看《德蘇烏扎拉》,如何?

兆波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