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荒腔走板公民黨

2018/11/27 — 14:39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陳淑莊、楊岳橋、郭家麒、譚文豪(圖片來源:公民黨 Facebook)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陳淑莊、楊岳橋、郭家麒、譚文豪(圖片來源:公民黨 Facebook)

【文:莫哲暐】

我不是要評論選舉,反而想評論一下公民黨。

選舉日公民黨有兩則催票宣傳。一是楊岳橋議員在自己專頁刊登了文章〈寧失千金〉,另一是公民黨黨方專頁刊登了另一宣傳短文,以臺灣九合一選舉為例子。

廣告

先講楊議員的文章。我好像已不是第一次公開批評楊議員的為政作風。不過我想楊議員身份尊貴,應該不會介意。楊議員在文中如此寫道:「而更重要的,是當我們日夜呼喚著保護一國兩制優勢、高喊著維護本土利益、強調著香港不是一個普通中國城市的時候,參與一場不受干預的自由選舉,正是最能凸顯香港與中國絕不相同的行為。」我曾經批評過楊議員經常「玩玩下」,缺乏抗爭意識,甚至「膠化」抗爭。但此文章卻揭露了更可怕且根本的問題:楊議員對香港政治的認識與判斷,從根本上就是錯誤的。

香港學界和政界的共識,乃 03 七一後,中共改變治港策略,從自制轉為大力干預,以致建立第二管治中心。因此自該年起,中聯辦在地區建立並連結衛星組織,加強各級統戰工作,實行地區福利主義,籠絡民心。繼而在選舉中拉票箍票配票,所以方才有「西環契仔」、「契女」之說。因此我們可以說,自 03 年起,在香港無任何一場政治選舉是不受干預的。這是共識,更是常識。

廣告

2016 年打後,政府撤銷部分港人的參選資格,又假北京「釋法」搞政變推翻民選議員,繼而重施故伎再剝奪部分政團和從政者的參選權利。多位朋友或受審或入獄,香港進入威權時代之說,早就甚囂塵上。而這次補選,乃是政府推翻劉小麗的議員資格而引發,繼而政府再剝奪劉的參選權利。但楊議員身為反對陣營主要政黨的黨魁,竟然說是次選舉是「一場不受干預的自由選舉」,簡直已經到了侮辱民智的地步。也不要說他曾經說過甚麼「over my dead body」和叫人聯署「反對威權統治」了。楊議員是否一時失言呢?不是。因為楊議員和他的團隊甚至把這句作為 bite 以製圖,即是他們認為這句是整篇文章的中心思想。這若果不是政治誤判,就是 intellectually and politically dishonest,即講大話。

如果楊議員拒絕為如此嚴重的政治誤判甚或是謊言道歉,就是失去從政的資格。

再看看公民黨黨方的宣傳。也是一篇短文章,當中寫道:「對岸台灣九合一選舉結果,多個重要戰場綠地變藍天,執政的建制政黨大敗,證明選民的每一票是極之關鍵,足以扭轉局面!」我不知道是誰執筆,但肯定寫手缺乏基本政治知識。我是讀比較政治學出身的,知道比較不能亂比。第一:臺灣是民主政體,儘管受盡大陸打壓,制度依然相對穩固,民主意識在亞洲而言也肯定是數一數二。但香港不是民主政體。第二:臺灣人今次是選地方的行政首長和議會,行政首長是有執政權的。香港的各級選舉都不是選行政單位,執政黨也永遠是共產黨,兩地根本不可同日而語。整篇文章嘗試告訴九西選民一票也不能少、議席是關鍵,卻一句也不提分組點票和修改議事規則等,反而胡亂引用臺灣的例子,可謂無知。

我可能有點過分美化過去,但我頗相信,關信基教授領導,和吳靄儀、余若薇和梁家傑當議員時的公民黨,應該寫不出這樣的宣傳。這不單只是不學無術,更是喪失黨格。想不到,我竟然會有一日和湯家驊一樣,感嘆公民黨淪落。

老實講,比起兩三年前,我自問已經溫和了很多,對泛民朋友也算是多了包容和體諒。我會明白在今日的政治局面,誰人做議員都不會有甚麼突破。有一些議員儘管缺失連連,但我也會選擇寬容一點。例如同屬公民黨的陳淑莊議員,儘管其忽視本土派朋友是致命傷,但其議會內的發言也算是有水準的,對部分議題也算上心。加上近日受審卻無藉機賺取政治本錢,值得尊重。又例如莫乃光議員,我對他基本上是無任何期望的,也曾大力批評。但近日覺得他相對而言比較謙卑,以我所知也有嘗試學習,嘗試去了解本土派。近日議會討論性小眾議題,又能引用一些神學思想,算是驚喜。還有張超雄議員,我認為他是在現時的泛民議員中最有見地肯堅持的。

然而楊議員呢?每天在各社交網絡曝光「呃 like」,講假大空話開抗爭空頭支票,要做泛民新世代一哥,又從不懂也不會反思。公民黨楊風大盛,繼續走下坡,實屬必然。梁家傑曾說一國兩制荒腔走板,但其實和一國兩制一同荒腔走板的,還有公民黨。公民黨和尊貴的楊議員當然可以當我是個無聊「網民」而不屑一顧。對,我是網民,但我首先是香港公民,也曾經是公民黨的選民。我會繼續關心香港政治,在公共領域參與政治辯論,將來也會投票,並慎重選擇投給誰。

本來說不評論選舉的,但見到馮檢基選後如何風騷威武,也忍不住說一兩句。馮在選後向傳媒記者表示,「民主選舉我哋尊重每一個人嘅自由意志去投票」,強調「呢個世界無鎅票」,「呢個世界只有唔夠票,壞人做咗壞事先會話人鎅票。」我不會說馮是「鎅票」,可能他真的是因為不忿氣而出來選。而「鎅票」是指向某人的目的,而非結果,反正無人可以證實人心在想甚麼。

但我想跟馮檢基講:如果你真心相信「呢個世界無鎅票」,請也記得,2015 年區議會麗閣區選舉,黃仲棋並無鎅票,也絕對唔係你當日所講嘅「最強鎅票王」。因為即使票源重疊,也只有馮檢基唔夠票,壞人做咗壞事先會話人鎅票。黃仲棋嘅票係黃仲棋嘅,馮檢基嘅票係馮檢基嘅,民主選舉我哋尊重每一個人嘅自由意志去投票。除非你覺得,當日嘅選舉唔係民主選舉,而今日嘅選舉卻反而係民主選舉。

寫到這裡,我發現,原來楊岳橋議員和馮檢基對香港政局的理解,所差無幾:都相信我們活在民主中。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