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Kelly Sikkema @ Unsplash

荒誕年代述說一張白紙的故事

「開天窗」是新聞界術語,意指報紙被挖去原先已排好的部分底版,留出一片空白,好像屋頂被鑿開通天的一扇窗戶。追源溯始,「開天窗」現象始於清末,於民國初年以至國共內戰時更常見於報章,主要是由於一些敏感的報道或論政文章,甚至個別用詞字眼經政府當局審查後未能過關,被逼臨時挖空,也有由編輯和作者自行「開天窗」表態,以示抗議。1989 年六四時《文匯報》刊出只有「痛心疾首」四字的「開天窗」事件,以及 2016 年《明報》多個作者不滿執行總編輯被辭退,一連多天專欄的「開天窗」,都是香港人所熟知的事例。

可是,如今時代畢竟變了,「開天窗」的表態手法,無論是被動或者主動,都經已根本不管用。雖然「開天窗」留下的空白有如一張白紙,沒有字句墨跡,可是別有用心的人總能夠在空白的紙上解讀出訊息來,只是因為他們有超凡的能耐和異常的洞見,竟然可以在白紙上看得出線條、顏色、圖象、文字、句語,甚至意圖來!所以,切勿以為不作為的撒下一張白紙,擺擺姿態便可以安然無事,因為不作為也可被視為有所作為的潛藏意識,甚或是處心積累的圖謀。事實上,今時此刻已進入荒謬怪誕的年代,不少事情往往並不能基於一般常理去理解,或者以邏輯知識作推論和判斷。

不少人善意指出當下的時局環境極其嚴苛險峻,在社交平台上留下片言隻語也有可能踩著設限的紅線,惹上無妄之災。面對一些法例埋下的陷阱,行文發言的人很難閃身避開,觸雷的危機輕則受傷重則命喪,後果堪虞,除非封筆閉嘴隱沒山林避世,或者遠走高飛流徙異域,否則實在難以小心防範。更甚的是如果禍臨頭上,就算你貼出的不過是一張白紙也於事無補,因為詮釋白紙上的含義完全在於別人心中的一念。那麼,你站立著是衝刺前的蓄勢,你蹲坐著是躍起前的等待,你躺臥著也是翻身前的伺機,甚至你一動也不動更是尋找機會胡作非為的準備!在某些人的眼中,你沉默是更響亮的怒吼,你不語是更尖刻的斥罵,你噤聲無言也直接刺痛他們的自尊心,傷害了他們高高在上的威權,被認為大逆不道,有著不認命、反抗、對峙、挑釁、犯上作亂的思想和意圖,必須小懲大誡!

筆者有感於時代的轉變,當然明白必須學習好好適應新生活常態的現實。不過,至今筆者還沒有擱筆收口的打算,只能在盡量少寫和少講的情況下,堅持繼續發文放話的原則。那麼,如今筆者用文字劃出一張白紙算是一次戲玩耍樂的嘗試,希望任何人士都不要過分解讀和自以為是,幸甚幸甚,善哉善哉。

白紙沒有油墨就只不過是一張薄薄白紙一片空白
紙                   紙
沒                   沒
有                   有
油                   油
墨                   墨
沒                   沒
有                   有
油                   油
墨                   墨
就                   就
只                   只
不                   不
過                   過
是                   是
一                   一
張                   張
薄                   薄
薄                   薄
白                   白
紙                   紙
一                   一
片                   片
空                   空
白紙沒有油墨就只不過是一張薄薄白紙一片空白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