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郵﹕孖士打律師行不再就移除國殤之柱一事代表港大

【10 月 16 日早上 5 時更新報道﹕新增高志活回應】

香港大學早前要求支聯會 13 日前移走港大校園內的「國殤之柱」。代表港大發律師信的是美國律師行孖士打 (Mayer Brown)。有聲音批評該行助紂為虐,要求該行終止服務港大。《華盛頓郵報》今日引述孖士打聲明,該行「將不會再就此事代表我們長期服務的顧客」。儘管該行仍會繼續在其他事務上,代表香港大學。

製作「國殤之柱」的丹麥雕塑家高志活亦曾批評孖士打。對孖士打的聲明,他表示,這正是一例,反映人們值得為不公義發聲。

要求 6 日內撤「國殤之柱」 做法捱批

孖士打律師行於 10 月 7 日,曾代表港大向支聯會及清盤人發信,要求支聯會於 10 月 13 日下午 5 時前,移走「國殤之柱」,否則被視為放棄。

此事令孖士打受到批評。製作「國殤之柱」的丹麥雕塑家高志活 (Jens Galschiot) 便曾發聲明指,孖士打僅給支聯會 6 日時間移除作品,做法「野蠻」,「那是意大利黑手黨大佬在歐洲才會用的手段」。

孖士打指,發律師信是為其客戶(港大)提供物業問題服務,高士活表明不同意,因為「國殤之柱」不僅是物業問題,也是中國鎮壓天安門示威的重要符號。孖士打又指,其法律意見並非對現時及歷史事件的評論,但高志活質疑該律師行「支持中國共產黨蓋過香港法律及傳統」。

高志活指,作為一家美國公司,孖士打應注重民主價值,並引述美國共和黨國會議員格雷厄姆 (Lindsey Graham) 批評,一家美國律師行竟助紂為虐,幫中共刪除中國學生於天安門為自由犧牲的記憶。

高志活呼籲該律師行撤回今次個案。

除此以外,事件發生後,超過 20 個非牟利團體亦呼籲孖士打停止代表港大。

華郵﹕孖士打僅就「國殤之柱」停止代表港大

《華盛頓郵報》周五引述孖士打聲明指,「孖士打將不會在此事代表其長期客戶。我們沒有其他回應。」報道續指,孖士打僅就此事停止代表港大。

起源於芝加哥的孖士打律師行,是一家全球律師事務所,在美洲、亞洲、歐洲和中東設有超過 20 個辦事處,在美國曾處理警察問責,及其他人權工作。

高志活﹕反映值得為不公義發聲

對於孖士打停止就「國殤之柱」代表港大,高志活表示,這正是一例,反映人們值得為不公義發聲。他指,當千計普通人團結一起,便足以推倒國際律師行。他又指,今次成功挑戰孖士打後,「未來西方律師行將幾乎不可能代表及幫助中國政府及香港組織鎮壓表達自由和人權,而形象和口碑不會嚴重受損。」他又指,環球傳媒亦在今次事件幫助捍衛香港言論自由,以及香港公民記住歷史的權利。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