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差

美國太空人 William Anders 在月球拍下「地出」景象(圖片來源:NASA)

曾經,很久遠之前,「2001」、「2010」、「2020」、「2021」、「2061」,不只是一個年份,也是一種幻想、一種飛馳星際的美麗憧憬。

近日充斥著「太空探索」的新聞,美國富豪的「太空旅行神器」載名人「遊太空」,不要太興奮,原來大費周章,只是射你上「外太空邊緣」,看一眼地球,享受一會兒自由落體掉下來的零重力,全程不過十來分鐘。想起N年前因為要採訪中國太空人受外國訓練的秘聞,到俄羅斯親嘗「失重飛機」的太空人訓練環節,其實是一架波音737飛到高空關掉引擎讓它掉下來,感受幾十秒的失重狀態,簡直是絕低科技。(不過,那直落式回收火箭推進器倒是新意思。)

祖國的「神舟」大業,射三個太空人上中國太空站逗留半年,出發前例牌的「出征」儀式,慷慨激昂,振奮人心;當然,有些技術要「自主研發」自己掌握,但新聞全程直播時卻沒有提醒你,美蘇半世紀前太空競賽已鬥完,不大稀罕、技術不新;不要忘記美國人甚至早已踏足月球,他們連場政治騷之後,發現太空探索這回事勞民傷財,想「太空殖民」是無底深潭的投資,搞「太空科技」原來沒有什麼技術一定要在太空站研發,於開發「太空資源」但把有價值礦物運返地球造價是天文數字,於是幾近放棄載人太空探索,才有今天中國的太空獨腳戲。

那些年,美蘇都在研發穿梭機,報章雜誌充塞對未來的幻想,到2020那些年,我們可以去火星旅行、飛越隕石旁的天際、住在月球的太空基地、穿梭機班次像巴士一樣頻密……

時光荏苒,那些「20XX」的日子轉眼來到,我們跳不出地球,去不了火星,今天坐困愁城,眼前是一個大牢獄。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 夜》,此為加長版。)

 

原刊於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