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蒙面法》高院判辭三大疑慮!ㅤ特首專權ㅤ法官誤判ㅤ市民受害

2020/4/10 — 21:32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一:特首獨攬定義「危害公安」大權ㅤ易作打壓利器

上訴法庭裁定,特首會同行政會議認為「危害公安」時訂立《緊急法》規例的符合《基本法》,推翻原訟法庭的決定。

原訟法庭法官林雲浩於判詞表示,條例並沒有定義「危害公安」,交由特首自行決定甚麼情況屬「危害公安」,十分廣泛。而且,《緊急法》並沒有設立「合理原因」門檻,因此特首的酌情權幾乎是不可推翻(virtually unreviewable)合理。而且,基本法並沒有賦予特首修改或廢除主體法例的權力。因此《緊急法》踰越立法會的職能,令特首(會同行政會議)變成立法機構,違反《基本法》。

廣告

但是,上訴法庭於判詞第 132 段指出,「作為香港特區首長,特首顯然是定義「危害公安」的唯一適合的人選(evidently the only suitable person to make the call)。」上訴法庭表示,無可否認,《緊急法》賦予特首十分廣泛的權力,但這些權力都是必須的,足以讓行政長官能夠迅速和有效地立法,以應付任何類型的緊急及危害公安情況。

然而,在如今的社會脈略底下,特首是非民選、中共欽點,若無適當制衡,這種定義「危害公安」的權力必然成為打壓異己的工具,一場合法遊行都可以因為有政權。這種「殖民」遺後的過大行政權力應予以廢除,並以「限權」的角度,警剔政權權力擴張。

廣告

二:立法無實質制衡權力《緊急法》易訂難除

上訴法庭釐清,《緊急法》第 2(3) 條並不會阻礙立法會透過「先訂立、後審議」或者訂立主體法例方式,廢除《緊急法》訂立的規例,特首亦無權以《緊急法》阻止。換言之,無論如何立法會有權修改或廢除《緊急法》訂立的規例。因此,上訴法庭裁定,《緊急法》並沒有踰越立法會的職能。

這部分算是釋除了法律界部分疑慮。但是,正如原訟法庭於判詞 68 段提出,立法會議員提出法案有很多限制,如提出法案須要得到特首批准。試問特首又怎會批准一條廢除由她自己訂立的《緊急法》規例?況且,立法會乃非民選機關,每次民主派在選舉佔大多數,在立法會內變成少數,立法會怎可能有實際的監察權力?上訴法庭完全無視了實際政治架構,變相令行政權力獨大,妄想會有不可能的制衡出現。

三:誤信警隊自我限權ㅤ市民權利失去保障

原訟法庭裁定,禁止市民於未經批准集結蒙面屬違憲,因為未經批准集結可以是完全和平的集結(第 154 段)。法官舉例,根據《蒙面法》第 1(3)(b) 條,假如一個大型集結中有少數人走出原有路線,警方便有權按公安條例 15 條指集結為「未經批准集結」,令整個集結群眾不能蒙面。但該集結即使屬未經批准集結,也依然是和平集結。因此,一刀切禁止市民於未經批准集結蒙面不相稱地違反基本法下的「表達自由」。

然而上訴法庭卻指出,根據《公安條例》第 15 條,警方只能為「為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而有需要」,才可以能公眾遊行施加條件。因此,輕微違反這些條件已構成對公共安全的負面影響(第 213 段)。

而且,上訴法庭認為,即使集結人士有輕微違反「不反對通知書」條件,警方並不會隨便宣告一個和平集會為未經批准集結(第 212 段)。上訴法庭相信,在場警員有能力去判斷及行使酌情權,按相稱性原則(proportionality),決定有甚麼必須措拖去應對有關違反「不反對通知書」條件的情況。所以,上訴庭批評原訟法庭指出輕微違反會令整個集結變成「未經批准集結」,是不太現實(rather unreal)(217 段),裁定《蒙面法》第 1(3)(b) 條合憲。

然而,現實卻是很貼近原訟庭法官的描述:警方動輒宣佈合法遊行為非法,亂用權力誣蔑五位互不相識的市民為違反限聚令,這些都是現有機制完全無法制衡警方的惡果。上訴法庭多次強調原訟法庭無視公安條例的實際操作(operational level)。但事實上警方「實際操作」就是自作主張,以往好多例子都見到民陣遊行被無故取消,不講理由。警權過大,無法無天,乃法制硬傷 — 上訴法庭如此無條件地信任警隊,是否過於「離地」?

總結:專權猛獸毫無制肘ㅤ應當警剔ㅤ以法限權

總括而言,對立法會制衡行政機關的權力、警隊跟從法規的運作、特區政府自我限權的營運模式有著根本的誤判,上訴法庭變相將遊行人士放在一個極為危險的處境下,亦將無法有效制衡的專權猛獸釋放出來,變相將「法制」被任意挪用,成為打壓市民集會自由的工具。

當我們談及法治,其中一個因素必然是在於市民對目前法制能否帶來公義有信心。然而,一連串關於保護市民人權的判決判辭能令市民感到受到保護,權力受到監察嗎?當廣大市民都感到「法治已死」,身為解讀「法律」為何的司法機構,亦必須時刻自省,別再以「專業」作迴避市民眼光的擋箭牌。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