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藍絲從來不抗爭?

2020/1/6 — 19:01

1. 藍絲基本上在政治上是reactionary (我不會用「反動」這個詞,因為它已經被中共用壞了),因為他們是reaction,是反應性的,從來只有有人示威抗爭,他們才會出來罵,有action,他們才有reaction。雨傘運動如是,反送中如是。他們從來不會主動出來爭取任何東西,在政治運動上,他們是完全依附在反對運動上的寄生蟲,沒有自己的存在。

2. 究其原因,因為藍絲沒有任何意識形態或價值觀,他們既不是左派,相信社會主義、大愛包容,也不是右派,本土主義,對民主、人權、自由,也沒有認識和追求,他們對香港未來沒有願景,只是討厭人家出來「搞事」,當沒有人「搞事」,他們就零散回去自己的生活,沒有再聚合起來的理由。他們是沒有政治信念的一群。

3. 所以,藍絲也是缺乏動員能力,他們頂多能夠參加官方舉辦的兩、三次撐警集會,而且要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甚至動用臨時演員、中國遊客,才有幾萬人,之後就無以為繼。他們因為沒有政治信念,自然也沒有號召力,所以只有個別激進的藍絲阿叔持刀斬人,但從來不見有大型藍絲遊行、人鏈、連儂牆、靜坐、抗爭。他們只會躲在茶餐廳對著電視跟幾個同聲同氣的一起謾罵,但從來不會上街,因為他們認為上街是「戇鳩、冇用、晒時間、收左錢」,所以任何藍絲的集體行動,都必須通過黑社會吹雞才會發生,而且往往只有暴力作為表達方式。藍絲除了反對搞事而產生的reaction之外,並沒有團結他們一起的信念和思想。

廣告

4. 藍絲也缺乏政治論述能力(political articulation),因為他們沒有信念和意識形態,所以也沒有論述的內容,其大部份言論都只能集中在「暴徒」如何破壞社會,其他關於香港應該如何管治、社會問題如何解決、甚至應否通過逃犯修訂條例,他們都沒有相同的想法,甚至沒有想法。他們希望有人說出自己的心聲,就如大海中渴望找到一座燈塔,於是出現種種所謂藍絲KOL,但是他們的言論也來來去去跳不出「反對暴徒破壞社會」的框框,除此之外,他們的表達方式就是煽動暴力。

5. 所以,藍絲基本上是一群政治上的懦弱者(political cowardice)。一方面他們良知懦弱,不敢反抗當權者,但有人抗爭(尤其年青人)令他們良知受到騷擾,於是反過來責備抗爭者。另一方面,他們也是行動上的懦夫, 他們的活動範圍只是茶餐廳和自己家中。

廣告

6. 總結來說,儘管藍絲數目不少,但在政治上能夠發揮的能量卻不成比例的低。他們或許會投票支持建制派,但大部份其實對政治沒有興趣,也從不投票。唯一值得我們擔心的,就是藍絲與極權的結合。我多次引用Hannah Arendt的觀察﹕

“The term masses applies only where we deal with people who either because of sheer numbers, or indifference, or a combination of both, cannot be integrated into any organization based on common interest, into political parties or municipal governments or professional organizations or trade unions. Potentially, they exist in every country and form the majority of those large numbers of neutral, politically indifferent people who never join a party and hardly ever go to polls.”

“[These masses therefore are whom] other parties had given up as too apathetic or too stupid for their attention.”

“[The success of totalitarian movement exploded the democratic illusion that] these politically indifferent masses did not matter, that they were truly neutral and constituted no more than the inarticulate backward setting for the political life of the nation.”

“[They support state sponsored violence and believe that] it may be mean but it is very clever”

所以,如果解放軍有一天真的進入香港,他們會扮演被動支持者(passive supporters)的角色。他們或許有部份人會上街夾道歡迎,但大部份其實也怕死,所以只會在茶餐廳對著電視鼓掌「歡迎國家出兵平亂」,而當中亦有很多人會對將來憂心忡忡。他們對極權直接進入香港心態矛盾,既贊成他們來恢復秩序,但又害怕自己的生活因此而有所改變,卻又不敢批評當權者,於是反過來怪罪示威者「攬炒」而搞死香港。

然而,如果極權懂得利用他們,卻可以使之作為摧毀香港開放社會的力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