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藍絲和走狗慎入:這是對變獸成魔警察的詛咒!

2020/3/10 — 17:03

圖片素材來源:長社力fb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長社力fb片段截圖

報載深水埗議員辦事處外張貼「藍絲與狗不得內進」一張告示,便招致親建制派聚眾大興問罪,特別聲稱這樣的告示「帶有歧視」成分云云。雖然平機會就此已表態,發表聲明指出有關字句「不涉及現行四條《歧視條例》所涵蓋的範圍」,可是,那群別有用心的「藍絲」還是繼續鬧事破壞。如今筆者拙文以「藍絲和走狗慎入:這是對變獸成魔警察的詛咒!」為題,先此聲明警告,籲請有關人等「慎入」,即是「小心進入」,至於是否閱讀拙文只不過是「自投羅網」,與作者無涉,以免惹起不必要的泥漿糾纏! 

本來疫情肆虐期間,香港人本應暫且放下恨意宿怨,團結對抗疫病,可是這幾天以來,傳媒現場報道所見,防暴警察還是繼續瘋狂的大抓捕,粗暴對待傳媒記者和屋邨街坊,在暗角處以粗言穢語辱罵和恐嚇市民,盡顯其囂張狂莽的獸性,堪稱是魔道上無惡不作的妖怪!可惜在當前政治現實下,特區政府已失去有效的管治權力,那一群被縱容慣了的野獸妖魔已擺脫韁繩的羈絆,失去理智和盲了心眼的為所欲為,實在令人憤慨,筆者不得不再次撰文,作出惡毒的詛咒,期待「自有天收」好了!

廣告

筆者無疑是「黃絲」,「物以類聚」的當然有不少「黃絲」朋友,可是,同時在教會、教育機構和其他場合也認識不少「藍絲」人士。其實,「藍絲」這個族群涵蓋面很大,屋邨大媽、街頭大叔、豪宅商賈和學院教授都有,也當然有淺淡到湛深的顏色分別,以及隱性、顯性和漸變特性的不同,難以一概而論。對於一般「藍絲」族群,筆者絕對不心存歧視,反而憐恤和可惜的情緒較強烈,況且筆者經年從事特殊教育,對「藍絲」在認知上的不足基本上只視為「心智上的缺陷」而已。對於所謂「高端藍絲」的一些「專業人士」和「知識分子」,筆者一向以為「知識水平」與「智力商數」並無相關系數,而更重要的是良知和良心內省能量的多寡!具體來說,拙文所針對的是「顯性的深藍絲」,特別是別有所圖而甘心做政權幫閒和政治打手的人,所以對於這些人,筆者只能嗤之以鼻!

「走狗」本是往昔有權勢的達官貴人特別畜養的「獵犬」,訓練其張牙舞爪的協助主子行獵時追殺捕物。須知雖然筆者沒有養寵物習慣,對貓犬等家畜總有好感,不會對貓兒狗隻有任何歧視成見,所以拙文所指並不是這樣的一般動物,卻是兩條腿直立行路的「走狗」!對於這些「走狗」,筆者毫不諱言的表示極度的鄙夷和痛恨,尤其是官家豢養的「走狗」,以當前「抗暴逆權運動」的現實而言,就是在保安部門管轄下那一群早已變獸成魔的香港警察!且看衙門總管此人最近多次亮相以「幽默」口吻做「公關秀」,更以所謂「訓斥」砌詞為衙差暴行洗脫,可是對港台《頭條新聞》節目卻毫不手軟的連番狙擊施壓,如此前倨後恭的態度只是一襲虛妄衣裳而已!一些論政人士曾警告香港已逐漸淪為「警察國家/社會」(Police State)的傾向,指出香港警察除了維持治安的日常職責外,經已有如內地公安部門兼任「政治維穩」的任務。如此一來,在「政治正確」的維穩大前提下,香港警察已站在香港人的對立面,特區政府更有意削弱法治紀律,放棄對警察應有的制衡機制,放任其權力擴張和妄為,包容諸般惡行,在香港人心中埋下憤怒和怨恨。

廣告

筆者必須奉勸一般「藍絲」人士,須知任何政權以行政力量控制人民,侵犯人民權利和違反人民意願的行為,最終都不會得逞,香港警察已變成了作惡的「走狗」,你們切勿當上幫凶,否則天網恢恢,當前律例或有疏漏,終究逃脫不了天法的報應,這是筆者預示的詛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