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狂語錄】鄧卓儒:不想裝作回到甚麼日常

2020/5/11 — 15:58

《藝術很有事》製圖(影像來源:鄧卓儒)

《藝術很有事》製圖(影像來源:鄧卓儒)

【文:台灣公視《藝術很有事》】 

「去年六月開始,至世界停擺,
大家仍然想度過『日常』,
我卻異常焦急,指責這個世界又反詰自身,
仍然不想裝作回到甚麼日常。」

— 鄧卓儒

鄧卓儒,香港 26 歲的青年導演,從去年下半年起為《藝術很有事》拍攝香港專題,從音樂的角度紀錄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過程,拍攝香港最跌宕起伏的一段日子。

廣告

2019 年 11 月 18 日,他在理工大學附近拍攝時被捕,雖然在兩日後被釋放,但他所有攝影器材和隨身物品都被沒收。

最近香港當局在肺炎疫情持續時,大動作的拘捕民主人士和人民。上週五,鄧卓儒被要求到警署,隨後出庭,他被控去年被捕時,身上有七條索帶、防具、面罩、鐳射筆等用品,可作非法用途。

廣告

截至我們發文為止,鄧卓儒仍在荔枝角收押所,等待保釋。保釋條件是繳交兩萬港幣的擔保金、每日報到一次、不可離港、交出所有旅遊證件等等。案件押後至 7 月 10 日再訊。

我們節錄他近期寫的一篇文章,反映了他對現時世界的看法:

「去年六月開始,至世界停擺,大家仍然想在度過『日常』,我卻異常焦急,指責這個世界又反詰自身,為甚還在裝作正常?我們仍然在幻想過一個『正常』的人生,好好笑。我失眠了很多個月,情緒非常反覆。

不知道能做甚麼,不知道在做甚麼,渾渾噩噩。只想在現場跟大家並肩作戰,但不是每個人的世界觀都視為在戰爭,又,戰爭也要有後勤,不然會像全宇宙大爆炸一樣(混亂),不停去說服自己,一個不現實的現實。而且包袱都重了很多,個人便更加無處釋放。逼迫自己運動,健身,出一身汗,時常咆哮,拳打腳踢空氣和樹木,都是自己一個人鬥爭,無法跟任何人講。

(疫症)隔離了這麼久,開始平靜下來,才知道是因為思緒太混亂,組織不了行動,不知道哪件事最為當務之急,每一樣都重要,每一樣都不重要。

我仍然不想裝作回到甚麼日常。但這個系列的影像、訪談,回顧先烈的犧牲,越做越想越多,聽着各受訪者媚媚道來八九民運的種種,好像一種宿命,我們注定如此……

仍然不知道(前面的路)應該怎麼走,但以這種方式去上戰略課,再消化成影像作品,暫時於我而言也是一種釋放。」

 

《藝術很有事》簡介:
台灣公視自製的《藝術很有事》節目,是全外景、每周半小時的藝文周報,探索視覺藝術、表演藝術、文學、建築、設計、大眾文化等各領域的創作內涵,綜合與即時的提供引人入勝的藝文觀察。

(標題為編輯所擬)

《藝術很有事》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