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份《蘋果日報》 出版後,員工走出《蘋果日報》 大樓外拍照留念。 攝影:Oiyan Chan

蘋果殉道

有些人說,蘋果與其他報紙都唔係好,一樣咁衰,下省一萬字,倒也想問哪些所謂與蘋果一樣咁衰的報紙,有無人排隊買過?哪些報紙有無本事到結業果一日,公司無欠人稿費?無人追債?可以印 100 萬份,有市民山長水遠,去到公司總部與互不相識的記者道別?Apple Daily is more than a newspaper,好彩仲識字,無串錯做 Apply。

飄搖下見人情

蘋果日報 26 年,與香港人一起見証時代起跌,從事傳媒行業,失業不是最可怕,看到自己有份付出心血的成果,要突然終結,還要目睹熄燈一刻,猶如道別遺體,按下火化制一樣,剎那間的一片空白,過去的生活片段,如何專業的編輯與剪接師,也無法將這些畫面編輯與排版。

身邊不少認識有名有姓的朋友,在蘋果彌留期間,都在自己社交媒體支持蘋果。他/她們是義氣、念舊、不捨、唏噓,無論怎樣,也付出了勇氣,在風雨飄搖下發揮香港人互助的精神。香港人的隊長陳偉豪在蘋果寫兩年有餐晏仔,心存感恩道謝,這是香港人的義氣。馬啟仁在蘋果日報寫專欄多年,由開始到結束從沒有因為風浪與形勢改變,無論評述體育與做人,Keyman 從沒有令人失望,這是香港人的念舊。舊袍澤馮堅成與我一樣,每天第一件事就是看蘋果的體育版,6 月 25 日開始不能再看到,這是香港人的不捨。寫盡情懷的才女梁芷珊,在蘋果最後一夜開 LIVE 也找不出最好的形容詞,這是香港人的唏噓。

香港人有義氣,站在弱勢一方,一直支持蘋果。

香港人念舊,堅守自由價值,一直支持蘋果。

香港人不捨,蘋果運作最後一天到堆填區道謝員工。

香港人唏噓,沒有蘋果就沒有真相。

蘋果得年二十有六

改變了報紙的排版、行業生態,掀開報業大戰,令文章有價,歷史對蘋果已有定論。一些所謂的香港健筆,在風高浪急下識時務者為俊傑,文人氣節從來也只是紙上談兵,蘋果記者埋首苦幹,每一篇報導都隱藏文人殉道的精神,下一秒不會知道是否可以再提起筆竿扒格仔,無冕天使之名當之無愧。

電影大師史提芬史匹堡名作《侏羅紀公園》其中的橋段,正好是蘋果日報的寫照。研究科學家在化石中抽取蚊的血液,再配上雌性青蛙的 DNA,只繁殖雌速龍,可是科學家不知道雌性青蛙能因隨環境改變,作單性變種繁殖,結果出現了雄性速龍。正如片中的對白:生命自有其法,坎掉了蘋果樹,種子散落泥土,有的在荊地、有的 30 倍、有的60 倍、有的 100 倍。蘋果不會死後三天復活,報紙已停刊、網站亦斷 Link,人心卻不死。

殉道者的血是教會的種子,蘋果殉道,播下了香港人的種子。

蘋果與香港人同在,

我自由也與壹仔同在,

起初如何,今日亦然,直到永遠,Next Media!

身心俱疲,封筆半載。

2021年6月24日,上午10時17分
#蘋果日報 #壹傳媒 #香港人加油 #100萬份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