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蘋果終章】在囚民主派失資訊渠道 劉頴匡:讀《蘋果》才知時事 長毛:鐵窗裏再加鐵窗 

    《蘋果日報》5 名管理層被指違反國安法被捕,該報亦被保安局凍結 1,800 萬元資產,壹傳媒董事會原本於周五商討是否停刊。《蘋果》今日(23 日)公布,最後一份《蘋果日報》將提早於明天、即周四(6 月 24 日)出版。《蘋果》網站亦會於同日凌晨起關閉。

    《蘋果》的停刊,不止影響普通香港市民,在收押所、監獄裏被關押的人士,資訊來源更是大受影響。一些民主派初選「47 人」案被告透過家屬向《立場》表示,《蘋果》是他們在收押所內重要的消息來源,是為數不多的親民主派報章。

    「長毛」梁國雄表示,失去《蘋果》,是在鐵窗裏再加多一個鐵窗,資訊渠道更加閉塞。他又憶及大半年前曾為澄清問題致電《蘋果》總編輯羅偉光,當時相約飲茶,惜二人如今皆身陷囹圄。「快必」譚得志憶及曾與《蘋果》記者相約做訪問,自己被捕後,記者到收押所探他,譚答應出來之後,要幫這個記者做第一個訪問,可惜無法完成承諾了。

    他們也表達對《蘋果》記者的支持,劉頴匡表示:「每一個願意留守、堅持的人,都是在守護香港的人。」梁國雄的太太、社民連副主席陳寶瑩說:「個人雖然好微小,但都有力量喺到。你可能只是一個人撐住,但對其他人有鼓舞的作用,尤其是現在如此窒息的環境。」

    長毛:特區政府配合百年黨慶交功課

    陳寶瑩向《立場》轉述,長毛對於《蘋果》停刊感到唏噓,他表示《蘋果》平日報導很多支持民主運動的囚友心聲,以及市民的支持,是監獄內可以看到的關於民主派陣營內容最詳盡的報章。長毛表示,有時候身在監獄,難以了解其他囚友的近況,例如陳皓桓和他同在石壁監獄,雖然打過兩次照面,但都無法交談,唯有靠《蘋果》才能知道陳的狀況。

    長毛又回憶,大半年前專欄作家屈穎妍曾寫他收過線人費,為了澄清,長毛致電羅偉光,最後二人相約飲茶,可惜如今彼此都身陷囹圄。他又表示,《蘋果》事件,是特區政府配合百年黨慶,向中央交功課;以往警方行動可能只針對黎智英一個人,如今是針對整個傳媒機構。

    快必:張劍虹、羅偉光唔使擔心,我有經驗分享

    快必透過家屬向《立場》表示,《蘋果》是獄中的精神食糧,沒有它就只剩下《明報》,以及收音機節目,即使偶然有電視看,都是「小吖,乜係 CCTVB 嚟嘅?!」

    快必憶及一名《蘋果》記者在去年七、八月,約他在 9 月 6 日立會選舉之後做訪問,不料自己隨後被捕,一直無法保釋,記者曾到收押所探望,隔著玻璃以電話完成了一次訪問。那時他答應記者,出來之後要第一個做他的訪問,並請對方飲啤酒。沒想到《蘋果》被迫停刊,記者等不到自己出來做訪問了。

    家屬又引述快必說,「叫張劍虹、羅偉光唔使擔心!啱啱入嚟會冇物資同精神食糧,坐咗十一個月冤獄嘅我,除咗零食同書之外(因為懲教署唔俾㗎 ),我仲有好多經驗可以分享!放心啦!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佢哋兩個大勇士!」他說羅偉光現在住的倉,是他之前住過,打理得很乾淨,相信他會住得放心。

    劉頴匡:獄中依賴《蘋果》 陳寶瑩:個人雖微小但有力量

    劉頴匡表示,自己平時寫出來的信件,不少都提及《蘋果》的新聞內容,他是透過《蘋果》才知道時事、與外界能夠保持聯繫。他說,每一個願意留守、堅持的人,都是在守護香港的人。

    梁國雄的太太陳寶瑩也希望為《蘋果》記者打氣:「大家都要撐住。看到新聞,有些蘋果記者希望撐到最後,我們是支持他們的。」她又說不少傳媒、機構的人遲早都要面對類似困境。

    陳寶瑩回憶,過往社民連做一些小型行動,尤其在限聚令之下只能有三四人,但《蘋果》記者每次必到。她表示,有時社民連支援中國大陸維權人士、到中聯辦請願的行動,《蘋果》都是少數會每次都出現的媒體。她感嘆日後再有類似行動,未必有主流報紙敢報導,或者認為值得報導。

    陳寶瑩說,現時整個香港社會獲取資訊的權利受到很大限制。「一直以來說,香港左中右報紙都有,每個人根據自己喜好選擇,以前香港一直以此為驕傲。而家可能得返一種傾向的報紙。其他報紙,可能新聞沒什麼,但一去到社論就歸邊了。可以自由選擇資訊的權利沒有了,分分鐘剩下大公文匯星島。」

    但她仍然希望鼓勵仍在堅持的《蘋果》記者:「個人雖然好微小,但都有力量喺到。你撐住可能只是一個人,但對其他人有鼓舞的作用,尤其是現在如此窒息的環境。」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