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終章】屈穎妍:《壹週刊》轉攻政治「自掘墳墓」 「下場只有自取滅亡」

國安搜查壹傳媒大樓,凍結相關資產,旗下刊物《蘋果日報》、《壹週刊》等停止運作。曾任《壹週刊》副總編輯、近年成為親中陣營評論人的屈穎妍今日在報章撰文,大談任職期間被國安軟禁的往事,自詡領教國安法「壹傳媒第一人」;她另指,《壹週刊》早年主打經濟民生,但後來轉攻政治新聞,「自掘墳墓躺進去」。她形容,《壹週刊》的盛衰是香港的縮影,是對香港人的「一記暮鼓晨鐘」,「我們的初心從來都是經濟,政治大家都不懂,這危險遊戲上癮後,下場只有一個,就是自取滅亡。」

《壹週刊》轉攻政治「自掘墳墓」

屈穎妍今日(6 月 24 日)分別在《大公報》《頭條日報》撰文談論壹傳媒停刊,後者內容尤為尖銳。曾任《壹週刊》副總編輯的她,指雜誌發跡於經濟新聞。前社長楊懷康是經濟專家,又用七蚊一隻字的超高稿費聘請經濟大師張五常每周撰文。時至今天,行政總裁張劍虹也是做經濟新聞出身的,足見《壹週刊》本來就是一本主打經濟民生的雜誌,「它的初心,是搞經濟的」。

然而,屈穎妍認為《壹週刊》後來轉攻政治新聞,並引述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一席話,「政治新聞是毒藥,死梗」,嘲諷雜誌「轉了吃毒藥,還賣毒藥,吃得一個個聰明人腦壞腦殘,然後,自掘墳墓躺進去。」更進一步,她認為《壹週刊》的盛衰像是香港的縮影。香港本是經濟城市,「不知哪天起,大家政治上腦,熱昏了頭,全民政治狂熱,不再拼經濟」。她形容,《壹週刊》之死是「一記暮鼓晨鐘」,「香港人,我們的初心從來都是經濟,政治大家都不懂,這危險遊戲上癮後,下場只有一個,就是自取滅亡」。

自詡領教國安法「壹傳媒第一人」

屈穎妍另於《大公報》的文章則大談 1995年在《壹週刊》工作期間,曾赴福州採訪台海關係後遭國安查問的往事,更自詡「我是壹傳媒第一個領教國安法的人,比黎智英還早」。她表示,壹傳媒記者回內地工作從來都不申請記者證,「每次踏出羅湖橋,其實都犯了非法採訪罪」。當時,香港行家陸續撤出,她向時任總編輯的張劍虹請示,對方決定留下來繼續採訪,後來她與攝影師闖入軍區範圍拍攝被公安拘捕,並搜出隨身筆記寫有台灣金門、馬祖的軍事資料及將軍電話,出於事態嚴重交由國安處理。

二人被帶到一輛拉上黑窗簾的車,駛到一間獨立別墅,軟禁六日期間天天接受國安人員盤問審查。她又形容,這幾天「確實是待遇,不是遭遇」。一日三餐,魚蝦蟹是必備菜,解渴飲品更是罐裝燕窩,「把最好的都拿出來給你,就是希望你們回去不要埋怨這裏沒人權」,她相信「只要你沒犯罪,沒人會虧待你」。她更說,與 12 個貼身監視的國安人員共住共飲,由最初的互相猜度,到後來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審問幾天,國安得出結論:「兩個是膽粗粗的香港記者,不知天高地厚誤闖禁區」。她回港後把經歷寫成題為《我在國安局的6日5夜》的獨家報道,結尾更道「原來國安局並不神秘,原來情報員也可以做朋友,原來……原來中國並不可怕。」憶述往事到最後,屈穎妍感嘆「26年後,我當日的中國夢實現了,不過我當日工作的機構卻倒下了」。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