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9

    【蘋果終章】畫版、起題、奔跑趕終章 年輕編輯寄語讀者延續《蘋果》養份

    《蘋果日報》迎來最終章,全公司午夜後停止運作,報紙今日(24日)最後一日出版。全公司編採部昨晚(23日)一如以往,編輯們趕著畫版、起題、校對、在寫字樓奔走,呼喊「A1有版未!」為的是要完成最後的任務,出版最後一份報紙。有年輕報紙編輯忙碌一天後,腦袋一片空白,寄語讀者「26 年來蘋果帶到什麼給讀者,讀者會將之轉化成養份,延續下去。」;日前任「9點半蘋果新聞報道」的「最後主播」謝馨怡,特意回到公司,她說香港不會有第二間《蘋果日報》,「如今所有人都last day 了。」

    Tom(化名)是年輕的報紙編輯,加入《蘋果》工作只是大半年。他說,現在自己腦海有點空白,本來編輯部準備了充足人手、安排銷假上班直至周五,但突如其來地,星期五都等不到,今日變了最後一天。他說,今日份外忙碌,今趕最後一份報紙、趕做《蘋果》「福壽版」,「無時間讓自己唞氣」,但「做下做下就最後一版,原來話無就無」,自己也特意將自己編輯的最後一版拍照紀念下來。

    大樓內的編輯趕工,也有市民特意到大樓外聲援《蘋果》員工,他們在雨中舉起手機燈。Tom 指,他看到市民、同事舉燈很感動:「我一直問自己,現在做報紙是式微行業,我做還有意義?在如此大的政治漩渦,每天報道、接近真相、為報道排版還有意義?」但當他看到很多讀者山長水遠入到工業區,他感到很感動,「希望大家不要放棄,時代不斷變,蘋果要暫別大家…但在如此大的政治漩渦,人人都仍可找到自己要做的事。」他希望,「26 年來蘋果帶到什麼給讀者,讀者會將之轉化成養份,再延續下去。」

    「9點半蘋果新聞報道」日前最後一日播出,任「告別主播」的記者謝馨怡亦在公司。她說,《蘋果》昨日下午才宣佈將會在 24 日最後出版,自己知悉後一開始不太能接受,因為一直都預期星期五才是最後一天,很多同事本來還計劃有很多訪問想做,但突然就失去了平台。她收到消息後,馬上和同事約好回來,「無有甚麼可以做到,但起碼大家一起回來,影下相、拍下照,大家想圍下爐,同事有得見就見。」回公司途中,看到同事寫的蘋果「福壽版」、給讀者的話,自己已忍不住在港鐵流淚。

    她數度感慨,沒有了蘋果很可惜,「因為香港不會有第二間《蘋果日報》,不會再有一個媒體可以有如此大空間讓記者去報道、容納那麼多反對聲音,我都未完全接受到。」她向《立場》記者展示她的坐位,她 2 月才入職,過了試用期後已經盛傳《蘋果》命不久矣,所以她沒有放太多物品。桌上有張相片,她說,相片在數星期前拍下,當時是同事的 last day,「如今所有人都last day 了。」

    編採部的各人昨晚如常工作,趕版面。美術設計員伍先生在檢查最後一日《蘋果》頭版。他說,這將是最後一次香港人看到《蘋果日報》,他自己感覺激心、憤怒,直言「香港再無新聞、言論自由!」他自己會一如以往做好工作,忙碌完再與同事聚一聚。

    工作 10 多年、主要負責版面設計的郭先生指,原預計星期五才是最後一天,無預計過倉猝地提早數天,自己很難過,「我們盡哂力,要做都做了。」他說,公司上上下下都很團結,各人盡忠職守,感謝公司「對我們好好,一向不會托手踭,很高自由、包容度。對自己才向,郭先生說自己暫未有打算,會想先「唞下先」。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