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20/11/21 - 10:33

蝴蝶總比沙丘永久

看完達明演唱會頭場,久久不能平復,在臉書上留言「多謝達明在這個時候送給香港人這份禮物。」事後細想,更應該感恩和感動的是,香港有達明一派。

不僅因為他們在如此亂世,共我們淒風苦雨共我們披星戴月,也不僅因為他們堅持我寫、我講我要唱出我夢,最令人毛管戙的是,三十年前的創作,恍如先知恰似預言,道盡三十年後今天香港人命運共同體的處境狀況,直搗我們內心的焦躁、悲傷、痛苦、憤怒,完騷後步出新伊館,卻又能給我多一口在黑暗中走下去的勇氣。

三十年後比三十年前更切中要害,台上台下淚流滿面,因為預言已經成為現實。六四後天不容問,但至少這城每年還可以燃點燭光,但現在已經到了回憶有罪,政權正在談論取締支聯會的地步。極權壓境,已不是九七前後的擔憂恐懼,而是當下生活的日常。

廣告

我們多謝明哥。去年香港電台頒金針獎給達明,明哥在台上卻多謝香港:「呢啲歌都係嚟自嗰個百無禁忌嘅 80、90 年代,我諗就係嗰種創作同言論自由成就咗咁多年嚟嘅達明一派。好多謝、好多謝嗰個年代的香港。」「『恐怕這個璀璨都市光輝到此』我諗係每一個香港人嘅恐懼,亦都係我深深嘅恐懼。攞咗好多獎牌嘅我哋呢度咁多位,上咗岸嘅我哋,受惠於香港盛世嘅我哋每一位有冇諗過,我哋留低一個點樣嘅香港畀我哋嘅下一代?」

今天有人開口閉口談「愛國」,我在他們的言行感受不到半點愛,只有權力和利益。明哥在演唱會上說,「我好愛國㗎!愛國嘅人先會寫同唱呢啲歌,民建聯嘅人會唔會唱呢啲歌?」很多觀眾笑了,但我覺得這不是說笑,明哥和達明的作品讓我們感動流淚,就是因為當中包含對這個地方的愛、對人的愛、對人性的愛、對自由的愛。

有朋友擔心,這會不會是達明最後一次演唱會。我想起四年前流出的內地封殺演藝人黑名單,與黃耀明、何韻詩等同時上榜的,居然有捷克元祖級搖滾樂隊「宇宙塑膠人」。

1968年布拉格之春如火如荼,在美國上演劇作的哈維爾從紐約帶回 Velvet Underground 的專輯。搖滾樂成為年輕一代自由的寄託,宇宙塑膠人受啟發成立,卻不容於政權,成員被收監。哈維爾等發起《七七憲章》聲援,成為捷克反對運動主要力量。後來,就是歷史了。

當年《七七憲章》聲明形容宇宙塑膠人「是要捍衞生命自由表達的慾望,用一種最真誠而自主的方式」。十年前我在布拉格訪問過他們的成員 Vratislav Brabenec,當時他已 67 歲。他們的作品其實沒有直接談政治,那為甚麼會被禁?他呼出煙圈聳一聳肩,說:「可能是因為我們的音樂是有關憤怒吧。」想不到近半世紀後,他們的作品會被另一個政權禁制。

期待達明下一次演唱。若果真的沒辦法,我們也不要放棄。借用無法來港看騷的大陸粉絲給達明的情書:「你們的音樂,讓我對當下周遭的種種敗壞還能有所希望,不至於絕望……高牆總將傾覆,我們總會見面的,不是嗎?」

蝴蝶總比沙丘永久。我相信。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