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5/28 - 10:31

蠍子與烏龜新說

早早晚晚在電台電視聽到政府的洗腦宣傳:「暴力,真係可以解決問題?暴力,真係可以將我哋變得更好?停止暴力,回歸理性……」

緊接看到的,就是警察暴力,粗暴對待沒有反抗動作記者與示威者;上演的還有議會暴力,零票當選享受政治殘廢餐的議員高坐台上負責選內會主席,受保安重兵保護,抬走民選代表;教育局則演活了愛國暴力,一聲民族感情,歷史問題不容討論更要找人祭旗;最新的法律暴力,開啟基本法後門,僭建法律核彈,走上攬炒之路。

緊接法律暴力,新一輪上演表態暴力,戰狼出動,黨媒黨棍四出逼人公開表態支持國安惡法,誓要咬得所有人戰狼上身,局長、紀律部隊首長、宗教界領袖、大地產商、大地產商,全部被逼惺惺作態。

廣告

港版國安法,僭建規模之大,完勝一眾警隊高層,等同把一幢三層村屋,改建成海洋公園的跳樓機,不只高度猛增,更反轉用途。明明叫「港版國安法」,即非「全國性法律」,基本法十八條不適用。對不起,黨國法治觀念,法律是美妙武器,最緊要啱使,一切原則免談,一切承諾都是權宜之計,一切法律詮釋都由我主宰。

報人林行止從上世紀八十年代中英談判開始,常提到一個蠍子與烏龜的故事。話說蠍子想過河,求烏龜揹它一程,烏龜也不是蠢貨,問蠍子為何要相信你?蠍子說,刺死你,大家一齊浸死,對誰都沒有好處啊!烏龜覺得合理,答應揹蠍子過河;就在洶湧河水中,蠍子施展毒針螫了一下烏龜,烏龜臨死之前問:你為何要這樣做?

故事原先的結局,是蠍子抱歉地說:「這是我的本性。」

蠍子與烏龜的故事,現在有新的結局:在澎湃激流中,滿有信心的蠍子說:「這是我的本性,而且,我學懂游泳了。」

好些人「驚訝」事情的最新發展,國安惡法太粗暴云云。如果你對蠍子本性有些微認識,這是一早寫好的結局,一個崇尚自由的城市,必然與一個以謊言治國兼用民族主義培育戰狼的專制國家不相容。當一百萬人斗膽上街、二百萬人永不言棄;當人民被激怒、西環的國徽被塗污、立法會被佔據、國旗被拋落海、選舉大敗,愛面子的蠍子,不會吞得下這口氣,發作只是時間的問題。

蠍子的確以為自己學懂了游水,它是瘟疫發源地,縱使遲報謊報禍延全球,它卻浸醉於壓住疫情的優越感,它恥笑英美歐洲的佛系防疫,它發動戰狼乘勝追擊,它為保面子更是恃勢凌人。如今,傲慢猙獰的面目,為世所警惕,戰狼外交官的嘴臉,譜寫全球文明史的新篇章。

蠍子也許真的懂游水,自信爆膨,但它忘記了激流的洶湧,它忘記了美國人以眼還眼的本性。

是日,美國的疫症死亡人數,突破十萬人。媒體如何形容這個龐大數字?這數字,已超過韓戰、越戰、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加起來的美軍陣亡人數。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