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蠻不講理的警察:「救你老母呀救!」 一名救護的 7.14 經歷

2019/7/17 — 12:38

7.14 沙田衝突

7.14 沙田衝突

【文:守護生命的人】

從六月開始的幾次遊行,我都曾以救護的身份參與其中,並於現場為有需要的人提供醫療服務。本來還對香港警隊存有一絲希望的我,經過這晚可怕經歷,已經徹底失望 ...

七月十四日舉行的「光復沙田」遊行,我亦是參與者之一。當晚約七點半,我和部分醫療人員正身處沙田源禾路,為受傷或不適人士提供治療和救援。當時,有個十六歲的年輕人疑因中暑而暈倒,四肢乏力並失去知覺,猶幸沒有傷及其他要害。

廣告

由於他無法自行活動,期間我們嘗試聯絡他朋友,最後,成功聯絡到他兩位朋友,最令我驚訝的是其中一位年僅13歲,究竟是什麼原因可以令一個13歲小朋友放棄家中的舒適,放棄留在家中打電動,上街一同遊行反抗極權政府,最後我們嘗試將中暑的他搬動到安全範圍,以作進一步的檢查和治療。然而,當我們將他安頓在沙田新城市廣場1期的梯間後,卻因為大量警察結聚在沙田港鐵站和商場外,而令我和同伴被困那裡。

在整個過程裡,我們從沒向警察投擲任何雜物,亦沒有作任何對抗或衝擊行為,只繼續和平地表達訴求,同時為現場有需要人士提供簡單的醫療援助。

廣告

然而到了晚上九時左右,大量警力在沒有先兆的情況下,從三個不同方向迎我們衝來,更呼喝著我們必須離開,棄身旁的受傷者於不顧。我向他們作出質問,但眼前的警察們卻像發狂似地,完全無視我的任何說話,即使我跟隨警方的命令移動,奈何他們已將所有出入口封阻,當時的我根本無法離開原地。

我向警察清楚表明身份,並將雙手放在頭上,表示自己只是提供援助的醫療團隊成員,正在進行急救工作,但他們竟仍然用槍類武器指向我們及兇惡粗暴地揮動警棍呼喝我們離開,還強行把我身上紅十字貼紙撕下,其中一名防暴警察更不禮貌地回應道:「救你老母呀救!」,再粗暴地將我推開,把我跟另一名隊員從其他隊員分開,我非常擔心他們安全,可惜我亦無力反抗。。然後一名防暴警員揮動其警棍,打在我的背部和雙腳。

對於身為醫療人員的我,目的僅僅希望救助受傷人士,但警察當時這種不禮貌和粗暴行為,強行把我從暈到人士拉開,棄之不顧,這絕對完全是無法接受的。

雖然我並沒因此受到嚴重傷害,但警察當時對我以及身邊的醫療團隊成員,用上如斯過份的武力,我實在對此感到相當震驚!因為醫療救助這回事,無論在任何時候和環境,都理應保持其中立性,對吧?而不管救援的對象是誰,我們也同樣一直付出著百分百的心力,去拯救眼前每條生命。即使身處內戰的國家,醫療救援組織也不會成為攻擊目標,可惜這種事情竟親臨我身上發生,令我非常痛心失望。

醫護拯救生命,警察理應守護著市民 … 這兩個本應如出一轍的職業理念,從何時起,竟會變得對立 … 更是蠻不講理,我們身處在一個先進文明的地方,接受知識,道理,道德教育多年,竟還會發生這種情況,我實在不能理解,手無寸鐵人士在你全副武備下有何殺傷力?為何不能好好冷靜下來,聆聽我們的意圖及動機?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