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之有效」的監警會制度ㅤ只對維護警隊政權有效

2020/5/15 — 20:3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監警會去年 7 月設立專案組詳細審視反送中運動的警民衝突,報告原定在今年 1 月公布,但報告一直拖延至今日才發表。報告內文中涵蓋去年 6 月 9 日至今年 3 月初的社會事件,包括重點提及 6 月 9 日及 12 日的遊行及衝突、7 月 1 日立法會事件、7.21 事件、8 月 11 日葵芳站及太古站事件以及 8.31 事件等等,亦有提及新屋嶺以及警察執勤時展示編號等問題。

監警會報告雖然看似詳盡,但內文卻完全偏坦警方,對港人有目共睹的警隊暴行以輕描淡寫的方式帶過,例如報告認為 7.21 事件中,警方的錯失只是「未有及時收集及整理行動情報」,而警察鏡頭前與白衣人拍膊頭亦只是「交談」而非「勾結」。

而 8.31 事件警方關閉太子站是「實際可行的措施」,甚至警察在明顯武力不平衡的情況下向示威者發射實彈,亦是「有嚴格程序」檢視。

廣告

監警會主席梁定邦更直指香港警隊使用武力的情況只是「不完美」,與去年 8 月警方形容有警員將竹枝放入示威者背囊的做法:「不完美,可接受,要改善」可謂如出一轍。港人清晰可見:林鄭月娥一直以來強調「行之有效」的監警會制度,所謂有效不過是對維護政權、替警隊護航有效。監警會絕非擁有實際權力制衡警隊的架構。

在監警會報告之中,相對坦承的篇幅僅在於敘述監警會的法律限制之中,在文中直指監警會「沒有法定權力傳召證人、檢取相關紀錄(例如:錄影片段、警方紀錄)、發出搜查令或強制警方及其他持份者提交相關文件」,換言之監警會索取警方的所謂資料及證供,均是警方自願提交予監警會的記錄及證據,在此邏輯下監警會能證實警方濫暴、違規的機會可想而知。

廣告

事實監警會曾經邀請五名國際專家,協助審視警方行動,以提升報告的公信力。但荒謬的是在報告撰寫期間,五名海外專家均決定請辭,其中一位專家 Clifford Stott 事後炮轟監警會缺乏獨立調查能力,直指監警會的調查權力和範圍有「結構限制」,難以滿足香港市民的期望。今日報告發表,足可證實海外專家的判斷真確無誤。

監警會的問題當然不僅在於權限不足,其本身的組成亦是全部由行政長官所委任,因此其報告結果為政權、警隊護航絕對不足為奇。現任監警會委員中,主席梁定邦本身曾在政府工作、亦是證監會前主席。其他委員包括曾捐款支持「七警」的立法會議員張華峰、為幫港出聲擔任法律顧問的錢志庸、創作兒歌反對佔中的李家仁、在《大公報》撰文批評反送中運動的楊華勇等等,由這些撐警人士監察警隊,本身亦形同「自己人查自己人」,在監警會報告尚未發表之時,相信港人亦無對此有任何期望。如今不過證實監警會的功能,形同虛設。

監警會報告之中,對警方暴行諸多包容、掩飾,但卻向示威者行為多番批評,甚至扭曲事實。例如將一名清潔工在兩群市民互擲磚頭期間不幸去世的事件形容為「私了」,更引述警務處處長鄧柄強言論指「香港或會步入恐怖主義年代」。

顯而易見,監警會名義上監察警隊,實際上高度配合警隊以至中聯辦論調,繼續以「恐怖主義」抹黑抗爭運動,並提倡以《反恐條例》檢控示威者,企圖以此在社會製造恐慌,並成為日後推動《基本法》第 23 條立法的最佳藉口,以「國家安全」為名打壓香港僅餘的自由空間。

監警會的本質,不過是政權用以控制社會輿論的一枚棋子。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