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 某失去自由的勇武小隊成員

2020/4/12 — 17:39

CREDIT: @mmeflm

CREDIT: @mmeflm

在這場政治風波下,有人能夠走到台灣暫避,有人卻被迫留在香港,被警察全天候監視。

化名阿K的大學生,在被捕前是一個勇武抗爭者,差不多全職投入抗爭生活,但他身邊的人只知道他是一個和理非,並不知道他在運動中真實的角色。對於訪問的方式,阿K提出多方面的疑慮,他一方面擔心記者的安全,另一方面又害怕警察會發現我們的對話紀錄。在多次延期及更改訪問方式後,我終能夠與他會面。

阿K在去年六月前是一個不怎樣理會世事的人,大安旨意覺得活在當下開心就好。6月9日,他參與了人生中第一次的遊行,而在當天晩上親眼目睹種種不合理及荒謬絕倫之事,他決定自己要走前一步。「其實嗰晚之後,係我心目中勇武抗爭嘅種子已經開始萌芽。我哋所有人喺612嗰日係冇任何gear,而喺中信大廈逃生嘅經歷更加令我覺得要勇武抗爭。」他坦言自己在四年前魚蛋革命時未有勇氣及能力走上街頭,但覺得四年後的今天該是時候走出來,後來又在機緣巧合下認識了志同道合的隊友,「咁咪一直打仗打到俾人拉嗰日。」

廣告

無自由失自由 但對人生意義有新的看法

去年年底,阿K在非抗爭場合中突然被拘捕。他直言在保釋外出後,自己一直被人跟蹤。「有一日我揸車嘅時候見到疑似狗車(警察專用私家車)一直跟住我,之後我用Telegram查到呢架原來真係狗車。咁我咪試下轉入巷仔避開,點知架狗車真係專登cut線追住我,好彩最後尾甩到。」雖然他已被迫停止參與任何抗爭活動,但在現實生活仍被警察跟蹤、自己通訊軟件的帳戶亦被監視,仿彿完全失去自由及個人私隱。

廣告

對於被捕的原因,阿K表示不方便多說,但仍然想以「過來人」身份向其他勇武抗爭者給予意見及一些提醒。「敏感嘅嘢唔可以用Telegram講,用VPN、secret chat、較timer同定時清 record係基本。記住唔好低估敵人嘅實力,有時貪方便唔做呢啲嘢就會連累到其他人。」他又表示,現在大部份抗爭者都以為自己已有足夠的警覺性,但現實卻是並不足夠。「好多時都係因為做嘢嗰陣有疏忽或者趕住走,而俾人跟到。雖然我哋唔係受過專業訓練嘅人,但都要學識點樣避免同提防俾人跟蹤,就好似大家都要學識走嗰時唔好即刻返屋企咁。記住唔好咁aggressive、唔好諗住去害人,但點都要提防身邊嘅人。」他謹慎、認真地說。

作為原本站在最前線的勇武小隊一員,因一次意外及被捕後生活遭到監控,阿K被迫退出抗爭行動,他表示自己現已習慣「港豬」的生活。雖然他被限制在行為上的參與,又自稱「港豬」,但他現在每天仍然會看新聞、關心社運及其他前線抗爭者的最新情況。

談到被迫退場的感受,他認為空虛比傷心更能代表自己這一刻的心情,「見到其他人需要保護,但係自己已經做唔到……感覺真係好空虛。」阿K與其勇武小隊成員都認為,很多自稱「黃絲」的人仍未完全覺醒。他指這些人仍未能接受及承認香港有一群願意無條件地付出、甚至犧牲自身前途與性命的人。「好多時候手足做咗嘢,佢哋接受唔到係勇武做嘅,就會話多謝黑警乜乜乜……佢哋咁做係抹煞咗一班勇於冒險手足嘅功勞,亦都會令勇武灰心。」雖然前路茫茫,又不能離開香港暫避,但他仍然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無悔,並坦言「今時今日做到咁都叫做功德圓滿,我做嘅嘢全部對得住自己良心……你俾我揀多次我都會咁做。」面對着這幾個月所經歷的起伏跌宕,他認為自己在這場運動中能夠領略及體會到人生的意義。「被逼停落嚟都冇辦法,係可惜同埋遺憾嘅,但其實人生好多嘢都唔係能力控制範圍之下……時也命也。」街頭抗爭的經歷,徹底改變了阿K對人生的態度與看法。

阿K在被捕後選擇向家人和盤托出,告訴家人幾個月來自己的經歷與感受。由於父母的接受程度較為高、政治立場亦為相同,因此並沒有責備他。阿K直言父母為他所做的一切(勇武行為)感到自豪,但他們始終疼錫自己親兒,捨不得兒子為香港這個荒謬的地方付出這麼多、甚至失去未來及性命。「其實依家從兩老嘅神情睇得出,佢哋兩個係非常擔心我……所以其實由六月到被捕前嗰一刻,我都係同佢哋講我去朋友屋企玩。」他笑言,家人一直相信自己近這幾個月每一個星期六日,也是到同學家中「打邊爐」以及「玩通宵」。這些善意的謊言,其實也不過是想讓父母感到安心而已。

勇武眼中港人抗爭方式

街頭抗爭持續了近八個月,抗爭者在遊行集會中也會叫喊口號。對於這些口號,阿K另有一番體會。他認為港人要做到「和勇不分」,首先要設身處地明白勇武抗爭者的感受。「其實勇武係唔鍾意人哋同情自己……呢一場仗suppose係大家一齊去打,和勇都應該做相同嘅事而唔係嘥時間去可憐我哋。」他認為忠言必定逆耳,但也希望大家能透過他的直言而作出改善。「其實我哋好想用我哋嘅行動去影響其他人,但係香港人嘅接受程度始終都唔係高。」近來遊行中出現一幕幕的「讓路俾勇武」更令他感到失望,他直指其他人拍手、讓路的行為猶如「勇進和退」,與口號「和勇不分、齊上齊落」的意思背道而馳。

「時代革命」在每個人眼中有不一樣的意思。對於阿K來說,時代革命是指有一群人願意冒險把抗爭帶到第二個有正面效果的層次,意義遠超於一句口號。他希望香港人能夠一起進步,跟上勇武抗爭者的步伐,抹去抗爭層面上的「道德潔癖」、接受他們的「無底線抗爭」。

交通警欲殺人的眼神 此生難以忘記

有人認為11月的黎明行動成功引起社會迴響,亦有人認為因示威者在行動中元氣大傷、黎明行動徹底失敗。對阿K來說,他在黎明行動首天所經歷到的事,令他感到無比的憤怒,更直接導致後來的衝突升溫。他憶述當天的情況時亦難掩內心的憤怒,「記得嗰日隻交通狗高速咁樣撞埋嚟,佢個眼神好似想車死我哋咁樣。就算有人俾佢撞低咗,側邊嘅人依然係完全唔care咁樣繼續排隊等巴士返工,呢個畫面我呢世都忘記唔到。」他坦言,自己在那一天對港人感到徹底的失望,不明白為何他們親眼目睹年輕人被警察撞倒,仍然可以坐視不理,不禁反問「香港人奴性係咪真係咁重?」

「大家成日話大人肯罷工細路就唔使衝。真啊,其實香港人罷一個禮拜工已經好有效,可以直接擊中政府喺經濟上嘅要害。」他認為除了勇武抗爭行動升級,和理非罷工亦為另一個主要對抗政權的方法,希望港人能夠齊心參與「大三罷」。他又表示他們(勇武小隊成員)不怕被警察拘捕的主要原因,是他們內心的怒氣已經蓋過一切的恐懼。

勇武有話兒

訪問中,阿K提到現時運動中「捉鬼」及「左膠」頻繁出現的問題。他表示自己曾被其他人當為「鬼」(臥底警員),雖然自己已經無視別人在言語上的侮辱與攻擊,但仍遭到他們拍照放到網上「公審」。另外,他對抗爭者「私了」便衣警察時仍然有人走出來阻止感到愕然及不滿,並神情自若地表示「唔好再捉鬼同做左膠啦,再做呢啲嘢搞到自己都俾人打埋一份就唔好啦。」

警暴問題一天比一天嚴重,社會上荒謬之事有增無減,但依然有人會選擇不聞不問。「我真係好想打柒佢哋,不過其實最乞人憎嘅係嗰啲淨係喺網上repost少少關於運動嘅嘢當抗爭嘅人。屌你老味,行都唔行出嚟,撳幾個制人人都識啦……如果個個都好似你哋咁叻,場運動完撚咗啦。」面對這一群人,他選擇毫不忌諱地直斥他們的不是。他又點名批評某知名黃店在社交平台上「單單打打」的行為,「成日做埋啲咁無聊白癡嘅嘢,又叫班手足考慮裝唔裝修人哋間鋪……收皮啦,好心咁大個人就針對返場運動嘅敵人,唔好成日做埋啲無關痛癢嘅嘢。」

新舊交替 繼續抗爭

面對近日瘋狂的大搜捕及被跟蹤,勇武抗爭者走上街頭的風險及代價變得更大,但阿K相信今天仍然有勇武小隊願意站出來,不畏強權、繼續抗爭。「大家一定要繼續堅持落去,小心行事,嘗試用能力感染身邊嘅人。呢場運動只係一個開始,抗爭亦唔係一朝一夕就可以成功,打贏呢一場仗唯一嘅方法係堅持信念。我知道大家都驚,但大家一齊堅守住呢個信念行出黎就冇嘢好驚。」他希望這一番說話可以鼓勵到每一個仍未放棄的香港人。

阿K曾向我提起自己在大學正修讀某專業學系,打算畢業後在這個行業發展及打拼,可惜現實的掣肘卻不再容許他繼續唸書,而大學畢業對他來說亦成為異想天開的事。被問到對未來的看法時,他坦言自己並不敢去想像,揚言「呢一刻大家平平安安、快快樂樂就足夠。」

行到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

在訪問期間,他突然哼着樂隊 Beyond 的一首歌「獨坐在路邊街角冷風吹醒……默默地伴著我的孤影……只想將結他緊抱訴出辛酸……就在這刻想起往事……」這一刻,我們無人能夠理解他內心深處的感受及痛苦,但憑着歌曲 《再見理想》中的一字一詞,我們大概可以明白他的心聲與想法。我笑言他應該仿效屯門娜娜到公園賣唱為生,他則表示自己賣唱「會窮」。若你喜歡怪人,其實他很美。

訪問結束後,他一個人獨自坐在岸邊,望着夕陽落下時與無際的大海在地平線相遇,聽着海浪拍岸發出醉人悅耳的聲音,在此享受着一個人寧靜的時光。或許,這對我們來說平平無奇,但卻是他現時能夠感受到自由自在的唯一時刻。「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這是他很喜歡的一句說話,亦是他在被捕、失去自由後對人生意義的看法。

近日,我發現他已刪除自己在通訊軟體及社交平台的帳戶,至今仍未能聯絡到他。在今天的香港,千言萬言也勝不過一句「安全」,希望他一切安好。

「在漆黑的房間中,只有榮耀或背叛。」這是他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盼望有一天,我能夠親手把這本書當作禮物送給你,保重。

 

*原文收錄在《反抗故我在》
*感謝 @mmeflm 為訪問繪畫了這一張圖
*希望他的說話能夠鼓勵處於逆境中的每一個朋友,令大家有所進步。

香港人,加油。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