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賄都有得「被迫」咩?

2019/4/15 — 16:03

其實,泛民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絕對可以理解,因為他們擔心法例修訂之後,會因此而遭到政治逼害,被人捉返大陸受審。不過根據現行法例,不論大陸還是其他地方要求移交逃犯,除了特首同意之外,亦要法院審批。法例又規定,任何政治性質的罪行(不論在有關的訂明安排中對該項罪行如何描述),又或者被要求移交的人,會因政見而在審訊時蒙受不利或被懲罰,法院都有權不批,所以擔心政治逼害,實屬過慮。

相比之下,近日商界跳出來反對,其理由則是十分荒謬,甚至讓人希望,政府快點通過法例,讓大陸能夠找這班港商回大陸受審。即使法例不獲通過,大陸也應查一查這班港商,看看這幫混蛋尾巴是否夾着屎。以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為例,他便聲稱當年在內地很多商家是「被迫」賄賂,不付款便不給開廠證,所以擔心逃犯條例修訂通過後,會被人追究十多廿年前行賄者的行為。

講真,被迫賣淫大家聽得多,「被迫」賄賂還真是未聽過﹗什麼?對方問你索要賄賂?不付款便不給開廠證?田大少真是識得扮無知,難道大家會覺得,那幫商家佬把廠搬返大陸前,不會事先查一下,需不需要用錢疏通咩?要去到人家開口,他才知道需要用錢?既然他們事先已經查過,又知道需要疏通,依舊仍要把廠搬上去,這樣情況下的行賄,仲可以算乜嘢「被迫」?

廣告

再講,既然返大陸開廠那麼危險,竟然要「被迫」行賄,隨時被人秋後算賬,點解他們還要以身犯險,毅然把廠搬返大陸呢!當日香港工業北移之前,這幫廠佬不是已在香港設廠嗎?明明又有廠房又有工人,一切都好哋哋,點解要把香港的廠執了,然後搬去大陸呢?是有人用槍指着你,不在大陸設廠便打死你嗎?不是嘛?咁又算什麼「被迫」?

好明顯,這幫廠佬當日決定把廠搬返大陸,原因是當地的地平、人工平,勞工法例又不完善。在改革開放的早期,大陸政府為了吸引港商北上,在保稅區設廠,更有稅務優惠甚至是補貼。即使去到後來,大陸開始出現貪風,那幫廠佬都係計過度過,計完發現利潤仍是較香港高,他們才會把廠搬返大陸。要是他們計過沒錢賺,不要說用錢疏通,即使是倒貼他們,也照樣是走夾唔頭啦?

廣告

真的要講被迫,當日為他們打工的香港工人,因為他們把廠房關閉而失業,便真的是被迫面臨失業了﹗他們學了一門手藝,諗住靠此養家糊口,那幫廠佬一個唔該,便搞到他們無工做之餘,學來的手藝還無用武之地,最終淪為政府口中的「低技術工種」。在那個時候,這幫廠佬有為自己的伙計着想過嗎?沒有﹗他們為了賺錢,什麼缺德事都敢做,現在說自己的行賄是「被迫」?你唔好去死﹖

最後但是不得不說,那幫廠佬話自己「被迫」行賄前,不如先說說自己的廠房,是否真的一點甩漏也沒有吧?不論消防,還是排污方面,他們真的符合規格嘛?我們還不要說,當年港商在大陸或其他發展中國家,所搞的廠房有幾多是血汗工廠?所以嘛?那些廠佬靠走後門拿到開廠症,究竟又有多「被迫」呢?這些問題,真是大家心照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