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衛生署和環保署還有專業水平嗎?

2019/11/21 — 15:08

今晨醒來,見到黃任匡和龍子維指正陳、黃兩位局長的文章。本來不想再寫,但實在食不消兩位局長昨天的發言,這裏再狗尾續貂補充幾句。

根據陳局長,警方不願透露催淚彈成分是因為怕會影響「行動部署和行動實力」。她似乎也就因此而不了了之了。陳局長是否完全忘掉,衛生署是做什麼的?保護市民健康的任務和精神去了哪裏?臉不改容地准許一批完全不知性質的花學品在香港大量釋放,無差別性地影響藍絲、黃絲、非黃非藍市民健康,是一位負責衛生事務專業人士可以做而不失責的事嗎?

不過,我更擔心的是陳局長其實已經知道成分,而又不敢、不願說自己可以擔保現在所用的催淚彈成分安全。

廣告

如果是歐美慣用的催淚彈一般差別都只是 CS 濃度高低而已。公布又如何會影響「行動部署和行動實力」?這就會使人擔心警方現在所用的催淚彈成分並非歐美那樣,而是混合了其他毒性更高,對示威者實際上除了驅趕之外,還可以起斬草除根作用。因此我懇望警方還是早日澄清,等大家放心。

世界上其實有很多不同的催淚彈類型和可能成分。伊拉克最近有不少示威者被軍用型催淚彈殺傷。這種催淚彈比香港所用的重量很多,目的不是催淚驅趕,而是擊中示威者時可以殺害。另外以前還有些催淚彈用比較毒性高可以傷肺及致命的 adamsite、CN 等等。而俄羅斯曾經把藥物和催淚彈一併使用,導致多人死亡。即使用 CS,催淚彈內還有燃料和其他物質。這些化學品,也有毒性高低、燃燒點高低問題。

廣告

CS 會釋放其他有毒化學品,而催淚彈爆作時愈高溫就愈會產生更多種類的有毒產品,所以研究者都建議用比較低溫的催淚彈。但是,不願透露給我們知道現用的催淚彈成分以及催淚彈燃釋放催淚物質時溫度多高是否因為溫度比世界常用的高,產生的有毒物品多?

其實,有兩點是很奇怪的。不少香港人都擔心有山埃和二噁英的污染問題。陳局長企圖安撫民心,說山埃不會在空氣留存很久。如果是歐美所用的 CS 濃度和釋放量,山埃通常都不值得一提。但香港用的是 CS 嗎?濃度多少呢?十幾至幾十支催淚彈近時間同一區內釋放,空氣和地面累積的山埃就難說了,要測試才知。衛生署有在現場做嗎?也許真的沒事,但沒有測試而大膽派定心丸,就真的是拿市民的命來開玩笑了。而山埃在空氣中據報告說是可以存留五個月之久,要稱為「不很久」,我也真的只可以無言問天了。

另外是二噁英問題。立場新聞最近有幾篇正反討論催淚彈能否產生二噁英的文章。像衛生署同行一樣,我也找不到催淚彈造成二噁英中毒的文獻。但世界各地像香港那樣大量使用催淚彈的先例極少,好像只有南韓光洲事件和巴林 Behrain。所以理論歸理論,只有化驗了才知道。但警方幾天之前已經向傳媒承認他們用的催淚彈確實可能釋放二噁英。那麼這是來自 CS、生產過程污染、還是故意加入的二噁英呢?

陳、黃兩位局長都強調示威者燒垃圾、雜物才是源頭。示威者燒的會產生多少二噁英,同區釋放的催淚彈又產生了多少?除非兩位局長有數據,否則豈不是只在做政治宣言,而不是以專業人士實事求是的立場說法?而且不久之前,環保署還在說香港空氣中的二噁英沒有變,怎麼轉瞬又改變說法了?

我衷心希望香港的衛生署和環保署能夠保持專業水平。如果連這也失守不保,那香港真的是步向滅亡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