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衛道之士在譴責前 可以正視涼薄的根源嗎?

2017/9/11 — 18:41

Lydie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Lydie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喪子,社會上立即出現一種幸災樂禍的聲音。然後不但一眾權貴急不及待以帶有文革批鬥意味的語調予以譴責,一眾衛道之士也紛紛爬上道德高地附和這些權貴,斥責這種聲音為「涼薄」。

但問題是,到底這些衛道之士是否明白什麼才是涼薄的根源?

「始作俑者,其無後乎?」

廣告

如果一眾衛道之士沒有失憶,大概應該還記得是哪位前教育統籌局常任秘書長在兩名教師因教改壓力跳樓後語帶輕佻地說「如果跳樓和教改有關,為什麼只有這兩名教師跳樓呢?」(連結

而如果這些衛道之士的失憶症沒有發作加深,應該還記得是哪位前教育局局長在回應大專生自殺時,扭曲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的報告,說他們自殺是因為沒有做好「生涯規劃」。

廣告

當然不能不提的是九七以來種種朝令夕改的教育改革和政策,包括普教中、TSA、國民教育等等,也包括如何在一方面聲稱「大和解」時將一位當日大力推動國民教育的教聯會副主席任命為教育局副局長。當然還有一眾權貴多年來如何蔑視香港的年輕一代,拿走本來屬於年輕一代的家和將來,在破壞這裏的一切後然後叫年輕人遠走他方,甚至在他們承受劣政所帶來的生活艱苦和未能上車時嘲諷他們不夠刻苦耐勞,是廢青,等等。

當我們看到這些涼薄的言語和行徑,難道還不知道今天幸災樂禍的涼薄言論是從何而來嗎?

正本清源,才能解決涼薄

若我們能看清今日幸災樂禍言論背後的根源,我們就不會停在譴責今天的幸災樂禍,而會明白今天的一切不過是多年來的港共政權禍港的涼薄帶來的惡果和表徵。今天的蔡若蓮在面對喪子之痛時仍然必須承受這些幸災樂禍的言論,其實正正是她為虎作倀所必須承受的報應(註一),因為這正是包括她在內的一眾權貴多年來在社會栽種的涼薄所結的惡果。他日若有任何不幸發生在 689、林鄭、吳克儉、陳茂波(下刪一百個人名)等身上,他們也必須承受同樣的報應,而他們完全是罪有應得的。

倘若一眾衛道之士真的如他們所說希望能解決社會上的涼薄,他們就應正本清源和對症下藥,而這絕不是去譴責今天的表徵。真正的正本清源是痛擊真正涼薄的根源:他們應該藉此機會詰問一眾權貴,逼令他們反思和覺醒(雖然他們未必會),今天的幸災樂禍正是他們多年來一手造成的。倘若他們不想在他日承受同樣的惡果,就必須由今天開始以人性施政。解決涼薄的根源的鑰匙根本一直都在他們手上,亦只有他們才能解決涼薄的根源。當涼薄的根源解決了,涼薄的表徵自然也會迎刃而解。

結語: 繞過表象,正視問題的本源

站在道德高地上指手劃腳總是容易的,但這樣其實只是沒有認清問題的根源,治標不治本,沒有對症下藥。

更甚的是,站在道德高地上將情感壓抑,除了將一頂頂光環放在自己的頭上和令自己自我感覺良好之外,其實並沒有解決問題。更差的可能只是為將來更大的爆發埋下伏線。

倘若一眾衛道之士能夠明白今日幸災樂禍的根源,就不應該站在一眾權貴身旁發出譴責。相反,應該將矛盾重新指向這些製造涼薄的權貴,譴責他們才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

早前東北十三子和雙學三子因為衝入公民廣場和衝擊立法會大樓而被判囚,某些今次走出來譴責的衛道之士卻懂得繞過「衝擊」的表象而直接探尋衝擊這個輕微的暴力背後的不公和制度暴力,但為何當我們面對這些針對權貴的幸災樂禍的言語,就不懂得繞過背象而探尋社會結構帶來的涼薄呢?

註一:請注意,我並沒有說蔡若蓮喪子是一種報應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