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表達政見的 Memo 紙屬表達自由ㅤ應受保障

2019/7/18 — 12:45

photo credit: 香港人權觀察

photo credit: 香港人權觀察

Memo 紙為工作和讀書恩物,亦可化身成遍地開花的連儂牆。讓我們從人權角度看 Memo 紙。

表達自由受《基本法》第27條、按《基本法》第39條適用於香港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和《香港人權法案》第16條保障,屬憲制權利。

公約第19條訂明人人有「尋求、接受和傳遞各種消息和思想的自由」。它保障任何表達方式和傳播途徑,譬如「口語、書面、手語、圖像和藝術品等非語言表達」形式、「書籍、報紙、小冊子、海報、標語、服飾和法律呈件」以及所有影音、電子和網絡表達。(段12)表達自由亦涵蓋「政治言論、關於個人和公共事務的評論、遊說、人權討論、新聞報道、文化和藝術言論、學說及宗教言論」,還包括令人深感冒犯的言論(段11)。[1] 若要限制表達自由,須有明確法律規定,出於必要,合乎比例。

換言之,如果於公眾地方張貼的 Memo 紙載有政治訴求,且屬和平表達,可以被視為表達活動的標語和物品,享有表達自由保障。

高等法院曾裁定食環署基於《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第 104A(1)(b) 條「禁止未經准許而展示招貼或海報」移除法輪功示威物品的做法違憲,因為署方批准或拒絕展示的基礎並不確定,亦無有關行使批准或否決申請的權力訂下指引,不符法律訂明的要求。當局移取和檢取法輪功學員示威展品的行為 ,被裁定損害表達、集會和示威自由。[2]

如果 Memo 紙的言辭構成恐嚇或涉嫌煽動即時暴力,則可能有刑事責任,警方可依照檢取證物的程序處理。若涉及誹謗,則屬民事,當事人可入稟法庭。

若 Memo 紙涉及個人資料,譬如姓名和地址,是否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 64 條「披露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而取得的個人資料屬罪行」?

第 64(2) 條訂明「 (a) 任何人披露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而取自該資料使用者的某資料當事人的任何個人資料;而 (b) 該項披露導致該當事人蒙受心理傷害,該人即屬犯罪」。

現時未有案例可供參考。不過,控方需證明貼街招的人「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取用資料當事人資料。如果某機構員工未經機構同意,使用該機構資料庫的個人資料,並將之製作和貼街招,第 64(2) 條則適用。但如果貼街招者僅從街頭、社交媒體或網絡論壇看到該等資料,而街頭、社交媒體或論壇為公開性質,則難以說成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第 64(2) 條未必適用。至於「蒙受心理損害」,應憑專家譬如醫生證明。[3]

註:
[1] UN Human Rights Committee (HRC), General comment no. 34, Article 19, Freedoms of opinion and expression, 12 September 2011, CCPR/C/GC/34.
[2] Chee Fee Ming v. Director of Food and Environmental Hygiene and Another (31/08/2018, HCAL73/2013) [2018] 4 HKLRD 517, [2018] HKCFI 2031
[3] 黃啟暘 - 腸《起底一定犯法?錯曬!》香港獨立媒體網。2019年7月4日。檢討《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進一步公眾討論報告。2011年4月。段3.72。

香港人權監察 Facebook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